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預購!《0.018秒:隱匿詩集》(獨立書店限定,限量親簽版)7/31截止

19 七月, 2021
小小書房

*預計8/13上市,親簽版本需預購~

小小賣場這邊請進~:
https://smallidea2006.cashier.ecpay.com.tw/product/000000000259603?cid=1670

如果你是書店,也想要銷售這本書籍,歡迎與我們聯繫:smallidea2006@gmail.com

本書簡介:

在那些偷來的時光之中,我成為現在的帝皇與詩的臣僕,而當這些詩作逐漸累積,我便開始為它們打造一個合適的容器:以極為笨拙的手法,耗費漫長的時間,反覆思索與修改,將這些詩作排列組合,調整版面與行距,甚至為〈這裡〉添加了另一首影子般的詩〈那裡〉,最後再加上插圖與封面,終至,成為一本詩集。

我想像著,我在刑期之間完成的這些書,即是我的墓碑,這該是多麼美。而我在意或說著迷的,從來不是歷史定位,而是寫詩的時刻,我在宇宙間的定位。

序/隱匿
一剎那與一輩子

我15歲開始寫詩。當時的國文老師帶領全班同學登上集集大山,我在山頂上的竹林前面,遇見了一大片映照著夕陽的、遼闊無邊的雲海……在那種令世界秩序崩潰的、壓倒性的美之前,我頭一次發現:尋常的語言和文字完全失去了作用。下山後好一段時間,我思索著這不可言說之物究竟是什麼?然後,幾個字句浮現,我開始寫詩。

畢業後進入職場,我還是斷續地寫著,只是始終不得要領,下筆如有千金重,詩的產量也很少。一直到我30歲,在某次車禍中遭撞擊頭部而昏迷,奇妙的是,當我在馬路上醒來之後,我開竅了,會寫詩了,最重要的是,我終於發現了寫詩的快樂。從那時起到現在20年,我穩定且持續地寫詩,享受著寫詩的快樂——以及不可避免的痛苦。目前出了五本詩集,但15到30歲的詩僅收錄兩首。這20年間我經歷過一場大病,告別了婚姻和開了十一年的書店,並帶著五隻貓從台灣北部搬到南部,接著,便迎來了知天命之年。

「知天命」聽起來很厲害,但其實也沒什麼了不起的,以我來說,只是從過去的各種錯誤中,看清且接受了自己的平庸。我沒有聰明才智、沒有學術基礎、沒有華麗的修辭、沒有足供套用的寫作策略,並且隨著年齡增長,連過去擁有的豐沛靈感和對詩的激情,都平淡了不少。每寫完一首詩,我彷彿失去了一切,不知道下一首詩會在哪裡,不知道依然糾纏著我的許多疑惑、不滿以及小小的領悟,將會如何跋涉過眼前這片漫無邊際的泥濘,找到屬於它們的字。然而,正因為一無所有且無依無靠,我似乎更接近了詩。

昆德拉曾說:「理解自我的不足,並將此轉化為自己的利器。」這是多麼激勵人心的警句呀,可現在我明白了,這樣是不夠的,接下來還必須丟掉手上的利器,什麼都不要,甚至連寫詩的念頭都不要,最好能像個不識字的人,來到了一個尚未命名的世界,而每次指認出一朵花、一座山,都像是第一次與詩相遇──如果真能作到的話,那麼我也可能因為無能為力而無所不能──只是,這想法實在太飄渺了,頗有講大話的嫌疑,但這就是我在接下來應該不長的人生中,依然渴望能看見的風景。

根據《摩訶僧祇律》,一日一夜有30個「須臾」,1.2萬個「彈指」,24萬個「瞬間」,480萬個「剎那」,由此推知「一剎那」是0.018秒……每一首詩的生發就在那0.018秒之間,只是詩人困在有限的肉身和文字的迷障中,註定必須為了那一剎那,而服一輩子的勞役。

我當然也是如此,每當我無論如何努力,都抓不住那不可言說的一剎那,每當我在詩行間不斷地迷路,我懷疑自己、懷疑文字、懷疑生命存在的必要性、我縮回母親的子宮內哭泣……然而,總是還有幾首詩,當它們終於完成的時刻,世界變得如此安靜,我抬起頭來,彷彿和宇宙中的某顆星連線了,空氣的粒子更改了結構,清新的風將我高舉、純粹的光照亮了我……每當這樣的時刻,我是如此地快樂,我快樂得就像是──回到了十五歲的雲海之上。

小小賣場這邊請進~:
https://smallidea2006.cashier.ecpay.com.tw/product/000000000259603?cid=1670

如果你是書店,也想要銷售這本書籍,歡迎與我們聯繫:smallidea2006@gmail.com

預購!(內有各地獨立書店清單)《情熱書店:史上最偏心書店店員的東京獨立書店一手訪談》(獨立書店限定小zine版)

15 七月, 2021
小小書房

*預計7/21上市,跟獨立書店訂購可獲得「《亞細亞的本屋磨磨蹭蹭放浪日記》小ZINE」,跟獨立書店訂購的朋友,請註明你要這個版本噢!

可訂購的獨立書店名單:

https://www.google.com/maps/d/embed?mid=1pdk-wsnDsvcLibLWQDGYNOG29nKb58cY

我家附近沒有書店(嗚),不哭,你可以直接上小小網站訂購這個限定版:https://smallidea2006.cashier.ecpay.com.tw/product/000000000257734


如果你是書店,也想要銷售這本書籍,歡迎與我們聯繫:smallidea2006@gmail.com

一個書店店員的街區書店朝聖之旅/文/虹風(沙貓貓)

距今約十多年的某個晚上,在小小2.0[註1]舉辦了一場名為「華文文壇新力量」的書友會[註2]。圍坐在咖啡區拼成的大方桌前,連同講者大約十多人,講者分享完之後,我們請前來的讀者,一一分享為何會想要來參加這場書友會——這在小小其實並不常見。有時候講者分享完,若無人提問,活動就會結束。要請前來的讀者分享,需要根據現場的狀況:譬如,活動的類型比較聚焦,屬於特定讀者才會參與的;或者,參加的人不太多,我們有足夠時間讓大家都說說話。剛好這一晚,皆符合這兩個條件。

這個座談,是由於寶瓶文化一口氣推出了六個華文新作家的作品,彼時他們在文壇都是新面孔,一般讀者對他們不太熟悉,基於推廣新人的立場,我們邀請了其中三位來到現場與讀者談談他們的創作歷程。報名的讀者裡,出現了一位日本朋友的名字,我當時很好奇,他會不會聽不懂分享的內容。輪到他分享時,一開口讓我嚇一大跳。他一口流利的中文,令我感到最初的擔憂不僅是多餘的,也犯了預設立場這樣的謬誤,內心感到很抱歉,也覺得很羞恥。

Continue Reading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