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8.29-10.3.2016,每週一晚間,世界文學讀書會瑪格麗特‧莒哈絲之《副領事》、《印度之歌》(聯經)

八月 20, 2016
小小書房


時間:8.29-10.3.2016,每週一晚間7:40pm~10:00pm
Leader:虹風(小小書房店主,世界文學讀書會leader)
費用:六堂1150元{讀書會成員於活動期間可享購一般書8.5折優惠,其他商品、特殊書籍品項95折優惠(含Café區消費),並可立即成為會員,享多種優惠活動。特價書、簡體字書不含在內}
單堂:200元
備註:讀書會課程無法遞補,因此也不退費、不挪到下一梯次,請謹慎評估你的意願以及時間。
人數限制:限額16名,額滿可預約候補。
讀本:瑪格麗特‧莒哈絲之《副領事》、《印度之歌》(聯經)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
新北市永和區文化路192巷4弄2-1號
(捷運頂溪站2號左轉直走到文化路再左轉直走)
電話:2923-1925
smallidea2006@gmail.com
沙貓貓:《勞兒之劫》之後,我們將接連讀兩本與之有關的莒哈絲作品,《副領事》以及《印度之歌》,這也是文學讀書會首度我們一口氣讀同一個作家的三本書,敬請把握。
我們曾經讀過:

Continue Reading

8.1-8.22.2016,每週一晚間,世界文學讀書會瑪格麗特‧莒哈絲之《勞兒之劫》(聯經)

七月 21, 2016
小小書房


時間:8.1-8.22.2016,每週一晚間7:40pm~10:00pm
Leader:虹風(小小書房店主,世界文學讀書會leader)
費用:四堂700元{讀書會成員於活動期間可享購一般書8.5折優惠,其他商品、特殊書籍品項95折優惠(含Café區消費),並可立即成為會員,享多種優惠活動。特價書、簡體字書不含在內}
單堂:200元
備註:讀書會課程無法遞補,因此也不退費、不挪到下一梯次,請謹慎評估你的意願以及時間。
人數限制:限額16名,額滿可預約候補。
讀本:瑪格麗特‧莒哈絲之《勞兒之劫》(聯經)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
新北市永和區文化路192巷4弄2-1號
(捷運頂溪站2號左轉直走到文化路再左轉直走)
電話:2923-1925
smallidea2006@gmail.com
沙貓貓:常常有人問小小的大人頭像裡面有一個美女抱著美貓的是誰,那就是莒哈絲,我心慕儀的作家之一。我們曾經讀過她的《情人》,事隔多年,來讀讀她的另一名作《勞兒之劫》吧。
我們曾經讀過:

Continue Reading

5.9.2016~6.6.2016,每週一晚間,世界文學讀書會之羅貝托.博拉紐《狂野追尋》(遠流)

四月 30, 2016
小小書房


時間:5.9.2016~6.6.2016,每週一晚間7:40pm~10:00pm
Leader:虹風(小小書房店主,世界文學讀書會leader)
費用:五堂900元{讀書會成員於活動期間可享購一般書8.5折優惠,其他商品、特殊書籍品項95折優惠(含Café區消費),並可立即成為會員,享多種優惠活動。特價書、簡體字書不含在內}
單堂:200元
備註:讀書會課程無法遞補,因此也不退費、不挪到下一梯次,請謹慎評估你的意願以及時間。
人數限制:限額16名,額滿可預約候補。
讀本:羅貝托.博拉紐《狂野追尋》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
新北市永和區文化路192巷4弄2-1號
(捷運頂溪站2號左轉直走到文化路再左轉直走)
電話:2923-1925
smallidea2006@gmail.com
沙貓貓:因為沒有《2666》可以讀(有的話可能要讀個三個月),所以我們就來讀《狂野追尋》吧。
我們曾經讀過:

Continue Reading

2.22~3.14.2016,每週一晚間,世界文學讀書會之米蘭.昆德拉《笑忘書》(皇冠)

二月 17, 2016
小小書房


時間:2.22.2016~3.14.2016,每週一晚間7:40pm~10:00pm
Leader:虹風(小小書房店主,世界文學讀書會leader)
費用:四堂700元{讀書會成員於活動期間可享購一般書8.5折優惠,其他商品、特殊書籍品項95折優惠(含Café區消費),並可立即成為會員,享多種優惠活動。特價書、簡體字書不含在內}
單堂:200元
備註:讀書會課程無法遞補,因此也不退費、不挪到下一梯次,請謹慎評估你的意願以及時間。
人數限制:限額16名,額滿可預約候補。
讀本:米蘭.昆德拉《笑忘書》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
新北市永和區文化路192巷4弄2-1號
(捷運頂溪站2號左轉直走到文化路再左轉直走)
電話:2923-1925
smallidea2006@gmail.com
沙貓貓說:有些作家的書,年輕的時候讀以為讀懂了,等到更大年紀之後,你才發現,當年你以為懂的那些,其實都還離得很遠。我承認卡爾維諾所說的,「輕」,遠比「重」容易被誤解,每一次重讀昆德拉,我都深深覺得,他一再被我擱置選書,是因為我心底明白,我還無法懂得輕的重量。
我們曾經讀過:

Continue Reading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