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小小閱讀通信】 〈藏在冷冽風景的祕密:巨大的謎語〉 / 李敏勇

三月 31, 2019
小小書房

5bf3aefb6cd0bFFBE23BA08418D30C344CF7868C1CEE820181120.jpg

《巨大的謎語》(Den stora gatan)

作者:托馬斯.特朗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ömer)

譯者:馬悅然(Goran Malmqvist)

出版:行人出版,2011

 

托馬斯.特朗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ömer),我習慣以「川斯特默爾」稱呼他。在他還未獲頒諾貝爾文學獎(2011年)之前的廿世紀末,我就在譯介的專欄介紹了他的〈十月的素描〉(編註1:收錄於《溫柔些,再溫柔些─40位世界詩人編織的聲音情境》,李敏勇著,臺北:聯合文學,2005。),後來也譯介了其他作品。

 

其實,他獲諾貝爾文學獎距他最早被提名時已多年。特別是1990年他中風,手腳不再真正聽呼使喚,仍於九〇年代中期出版詩集《悲哀貢多拉》或《悲傷的鳳尾船》(編註2: 此書瑞典文原名為 Sorgegondolen,英文則通譯 The Sorrow Gondola,譯者李笠將書名譯為《悲哀貢多拉》,董繼平譯為《悲傷的貢多拉》,馬悅然則譯為《悲傷的鳳尾船》。);於廿一世紀初,又出版《巨大的謎語》(Den stora gåtan,英譯 The Great Enigma),更讓人為其持續不懈的精神動容。

Continue Reading

【小小閱讀通信】 〈繪本裡的臺灣味臺灣自製繪本推薦〉 / 陳培瑜

三月 31, 2019
小小書房

若有人問,繪本是什麼?有一個較為普遍的說法就是:繪本的服務對象是學齡前後的兒童,書裡介紹世界事物,其當然包括了自然環境、人際社會、科學知識與生活教化。雖然繪本有這些較具功能性的意義及目的存在,但仍然令人感到開心的是,多數繪本創作者及出版社在書寫內文及繪製圖畫的同時,仍然會以兒童的需求為主要優先,以期吸引兒童讀者的喜愛。

 

1658年,捷克教育家夸美紐斯(Johann Amos Comenius, 1592 – 1670)出版了《圖畫中見到的世界》(The Visible World in Pictures),書中編寫一百五十個項目,為兒童介紹世界事物的基礎知識。此書的重要性在於除了文字描述之外,還加上圖像,被視為繪本的雛形。現在,兒童學習資訊的來源,其實已經不僅止於繪本,尚包括了電視、網路、學校課程,多元而豐富,但是繪本仍然在此當中占有重要一席之地,因為其靜態的形式,對於培養專注力有重要連結關係;同時,繪本的圖畫也能讓兒童不斷提昇個人良好的美感經驗。

 

繪本從西方開展,成了一個重要的文體及專門的學問。過去二十年來,臺灣亦跟上腳步,以翻譯外國作品為主,向國人介紹西方經典作品及重要作家,近年來,更已經有許多出版社著力在開發本地的故事繪本,讓本地的故事人、插畫家及豐沛的創作能量,透過繪本,傳達給孩子。這些耕耘看似無形,但卻有著重要傳承意義:兒童是故事的最大收聽群眾,因此透過繪本圖畫及文字的巧妙結合,將重要的人、事、物,傳播到每一個孩子的心中,繪本肯定是許多好工具之中的首選!

Continue Reading

【小小閱讀通信】 〈挖掘我們的時空膠囊〉 / 梁家瑜

三月 31, 2019
小小書房

5be3e315075d6FFBE23BA08418D30C344CF7868C1CEE820181108.jpg

大轉向:物性論與一段扭轉文明的歷史》 (THE SWERVE: How the World Became Modern)

作者:葛林布萊(Stephen Greenblatt)

譯者:黃煜文

出版:貓頭鷹出版,2014

 

一本書,如何牽動文明轉向

 

某個平凡無奇的下午,某個平凡無奇的學生在舊書堆中翻找到一本便宜的舊書──多麼平凡無奇的場景!身為讀者的我們,誰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時刻呢?但是,約莫二十年後,這位名叫葛林布萊(Stephen Greenblatt)的學生卻成了文學理論中新歷史主義學派的創立者之一,而他當年翻到的舊書──盧克萊修(Lucretius)的《物性論》(De rerum natura),也有一段精彩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小小閱讀通信】 〈那些消失的重生的以及尚未誕生的經典(們)〉 / 沙貓貓

三月 31, 2019
小小書房

 

假如把每一年連鎖書店的年末暢銷榜文學類(翻譯&華文)前十名一一羅列,我們大致可以得出一個結論:新面孔少,老將「不老」。因此,哪一年要是殺出了匹新馬黑駒,年末出版報告就終於有事可講了。

 

對於絕大部分的重度讀者而言,有沒有哪匹馬其實一點都不重要。因為,書海漫漫,站在自己所立的任何一個時間點,往後看,都有數不盡的經典在召喚。「來不及讀完啊」或者是「怎麼沒早一點認識他/她呢?」皆是常有的感觸與缺憾。因為,書不總是一直買得到;很多書,會絕版,從書市消失,圖書館借不到、二手書店遍尋不著。你聽過它,但你怎麼也遇不見它。

 

在書店的訂書備忘裡,存在一個清單,可以名為「絕版關注」──意即,那些已經從書市消失,但有可能哪天出版大人善心大發,決定重出、再版,或者書店店員逛二手書店時發現,就會將這些書訂進來、帶回來,通知那些曾經留下一張紙片、一封郵件,或者只是偶然聊天中發出一聲嘆息的讀者。

Continue Reading

【小小閱讀通信】 無能為力的陷落──《美麗男孩》、《無處安放》 / 沙貓貓

三月 30, 2019
小小書房

5c49822af1302FFBE23BA08418D30C344CF7868C1CEE820190124051522.jpg

《美麗男孩》(Beautiful Boy: a father’s journey through his son’s addiction)

作者:大衛.薛夫(David Sheff)

譯者:李淑珺

出版:時報出版,2019

 

《無處安放:吸毒逃家的日子去了哪裡?》(Tweak: Growing Up On Methamphetamines)

作者:尼克.薛夫(David Sheff)

譯者:李建興

出版:時報出版,2019

 

大衛.薛夫(David Sheff)的《美麗男孩》出新版了。看過電影的朋友,或者當年在舊版出版時,就被撼動過的朋友,可以試著在重讀之餘,也一起讀大衛.薛夫(David Sheff)的兒子,也就是「美麗男孩」的主角(尼克.薛夫)的回憶錄:《無處安放: 吸毒逃家的日子去了哪裡?》。

 

把這兩本書放在一起讀時,我一直在想,當年,如果能夠兩本書一起出版該多好。為什麼只出版了父親的呢?《美麗男孩》是一個父親對兒子無私的付出、等待,即便經過十多年,再重讀這本書時,你依舊會非常震撼:尼克的童年,大衛跟妻子離婚之後,尼克必須自己搭飛機往返舊金山與洛杉磯、尼克的中學、高中,大衛發現尼克抽大麻、禁足……然後,他以為孩子已經如他所承諾的,不再犯,直到學校通知他、直到有天警察當著一家人的面把他的兒子帶走。

 

接著,便是難以計數的消失、承諾、戒毒,像是無盡的輪迴一樣。

 

一本拯救孩子遠離毒品的書,跟你的關聯是什麼?

Continue Reading

【小小閱讀通信】 書介《福爾摩沙.美麗之島》 / 沙貓貓

三月 30, 2019
小小書房

5c3f14b174f0fFFBE23BA08418D30C344CF7868C1CEE820190116072537.jpg

《福爾摩沙.美麗之島:1910-20年代西方人眼中的臺灣》

作者:愛麗絲.約瑟芬.包蘭亭.柯潔索夫(Alice Josephine Ballantine Kirjassoff)、哈利.阿佛森.法蘭克(Harry Alverson Franck)

譯者:黃楷君、蔡耀緯

出版:遠足文化,2018

 

「在爬滿苔蘚的林木間,美麗的蝴蝶蘭生長其中;在開闊的原野上,杜鵑依偎在石縫中,玫粉色的花朵恣意綻放。海拔再高一些,身價不菲的樟樹布滿高原,這裡是世界上最廣裘的樟木林。而海拔更高處孕育了更多的針葉林;參天的紅檜近似加州的紅衫,它是東方最巨大的樹木,在世界排名第二;還有價值連成城的黃檜(或稱日本扁柏),松樹、雪松及新英格蘭數州的雲衫。再往上攀升,便來到最高山脈的陡峭山峰,幾乎沒有任何植被在此生長,老鷹築巢其中,這裡幾乎終年積雪。」

 

這一段描述,倘若你辨識得出來是何地,那麼,你也許曾經讀過相關的歷史文獻。因為,曾經滿佈臺灣島嶼中低海拔山原,多達一百八十萬餘株的樟樹,已經在日據時代被大量砍伐來做樟腦。

 

「製樟可以說是這座島嶼獨有的行業,眾所周知,國際市場上這種珍貴藥材的生產實際上由福爾摩沙所壟斷。

 

在一戰之前,德國透過祕密程序成功製造出某種合成樟腦,但所需勞力極為昂貴,以至於這項人工產品無法與天然樟腦競爭,而且短期內恐怕都是如此。
二十五年前,日本人來到福爾摩沙後不久,製樟產業便成為政府的專屬事業。」

Continue Reading

【小小閱讀通信】 〈帝國的棄路與幽靈──高俊宏《橫斷記:臺灣山林戰爭帝國與影像》〉 / 沙貓貓

三月 30, 2019
小小書房

 

《橫斷記:臺灣山林戰爭、帝國與影像》
作者:高俊宏
出版:遠足文化,2017
(原文刊載於小小書房部落格,2017.10.31)

 

在高俊宏的臉書上,看到他進行這個台灣山林踏查計畫有一陣子了,很期待這本書。但我沒有想到,翻開書沒多久,會跟前兩年吵得很兇的三井物產倉庫保留爭議事件相遇。三井財閥創建於日本江戶時代,明治時期之後,採現代經營手法迅速擴張,一九〇九年成立三井合名會社,成為日本最大的財閥。而高俊宏在首章所進入的山林,有一整個傳統部落被日本帝國滅村,並且將這個傳統部落的領域,轉給三井合名會社經營,砍伐樟樹以產出利益龐大的樟腦,製炭,以及成立茶場。

 

這個傳統部落,即是大豹社,三峽大豹溪流域的一支泰雅族。遺族林昭明(Watan Taya,瓦旦.達亞),住在復興鄉角板山,高俊宏在研究大豹社事件的傅琪貽教授協同下,前往探訪,打開對於大豹社歷史的探索之路。

 

「除了極少數的學者,臺灣人對於大豹社的理解,可以說近乎空白——即使其發生的地理位置是如此接近『首善之都』的臺北。[…] 與其他原住民的傳統領域相似,大豹社的傳統領域在清帝國與日殖初期的地圖上全都是一片空白,是帝國領土以外的區域。[…]過去地圖上的空白交界處,往往是昔日的隘勇線;」(頁34)隘勇線,一開始是指臺灣從清代開始所設置的一種防衛制度,防止原住民攻擊,以保護線內開墾者的安全,數消極防衛,但後來,它變成帝國得以積極包圍、攻擊原住民傳統領域的工具:推進隘勇線,以消滅、驅離原住民。

Continue Reading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