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實體免費,另有遠距方案!)6/24(五)晚間,香港【誌】傳媒臺灣首度發行!「社會危機下的香港新聞專業,為什麼我們還在堅持報導和出版?」

21 六月, 2022
小小書房

時間:6/24(五)晚間7:30-9:30

講者:關震海(誌傳媒總編,遠距) X 鍾慧沁(蝸篆居創辦人,實體)

入場方式:
實體免費入場(需預約,敬請填寫報名表單)
遠距參與(視訊平台:webex),活動前會寄發連結
購買《B side》+入場 600元(郵寄需另加運費80元,海外運費另計)
無購書入場費400元

❤️ 報名:https://www.beclass.com/rid=2648aba6298c1c5b57b8

實體地點:
小小書房.小小café  新北市永和區文化路192巷4弄2-1號
(捷運頂溪站2號左轉,走到文化路左轉直走到192巷巷口)
電話:02-2923-1925
Email:smallidea2006@gmail.com

 

講題:社會危機下的香港新聞專業,為什麼我們還在堅持報導和出版?

講綱:

記錄香港的任務看似簡單,在這個大時代,記錄香港的任務變得愈來愈艱鉅。哈維爾的經典說:「活在真相」,但活在真相中,又談何容易?

二〇二〇年實施港區國安法之後、移民潮一發不可收拾,香港各大媒體倒下,在香港「沒有新聞」「沒有傳媒」的氛圍下,【誌】仍然以小眾、在地獨立媒體方式運作、出版過百頁的雜誌《Side B》。哪來的勇氣及信念?

《Side B》不做政論,但堅持做在地的專題報導。這些專題是事件發生後三個月、一年或甚是數載的事件。這些專題或許在今日並不起眼,但為何經年月洗禮之後,它們將會是一個地方的歷史瑰寶?

從歷史中的香港、日本、台灣的媒體經驗來看,為什麼一個大時代就是需要一本報導式、記錄一個地方的雜誌?在網絡年代,為什麼還堅持印在紙上?

 

講者:關震海 X 鍾慧沁

關震海 | 香港 誌傳媒有限公司 總編輯
二〇一一年加入《蘋果日報》突發偵查組,二〇一五年進入《明周》擔當社會專題記者,二〇一九年獨立出來創辦《誌HKFEATURE》,以「記錄香港 香港有誌」和培訓獨立記者為宗旨。二〇二〇年創辦以專題為主的新聞網站 https://hkfeature.com,二〇二二年創辦《Side B》雜誌。

鍾慧沁 | 蝸篆居創辦人、台港文化人
在香港從事文字工作、出版、生死教育二十多年,相信只有生命才可以影響生命,讓自己成為那個改變為開始。二〇一八年移居台南創辦蝸篆居(現暫時歇業,以身土不二的人文精神及家庭料理來展開港台文化交流及對話。

 

沙貓貓說:

這兩年的臺灣出版很特別的現象是,來自香港媒體、出版人、藝文工作者的投入,使得臺灣出版品出現了一波新的浪潮。在這波進行式的出版現象裡,可以看得出來自香港朋友所關注的主題,除了抗中之外,聚焦於國際政治與情勢、地緣政治、民主/人權、媒體環境……而流動到世界各地的香港人,也在異地持續發聲,透過各種虛實網絡出版的作品,質量都相當驚人。

二〇二〇年銅鑼灣書店在台重啟,實體書店在臺灣不是一條好走的路,但退無可退,林榮基以臺北為基地,將臺灣的銅鑼灣書店打造成一個中介點:為來到臺灣的香港人提供一個窗口、一個棲地;前些日子,有兩本關於烏克蘭與俄國戰爭脈絡的書出版,出版社名為一八四一,在臺灣為數不多烏克蘭相關出版品中,顯得特殊。一八四一,是香港殖民地時期的開始,這個出版社,亦是由香港人所成立;創立Matters的《端傳媒》前總編張潔平,一念之下,接下了位於西門町即將結業的一間書店,改名為「飛地Nowhere」(前身為「電光影裡書店」,後是「意念書店」,老闆都是香港人)。

這樣的「故事」,想必,在臺灣還有很多很多。但他們所做的事,在我看來,並不只是「成為港臺的中介點、交流站」,而是,我認為為臺灣注入了一股異質的活力,我經常從他們身上,看到許多令我欽佩的勇氣、毅力與創意,當然,還有實力。

慧沁,二〇一八年結束在香港梅窩的生活,帶著兩隻貓,毅然決然移居臺灣。在那之前,因為我們彼此對友善環境及真食的興趣而在網路上熟識起來,她移居臺灣之後,落腳臺南,開了蝸篆居家庭料理,以蝸篆居為據點,做為港台文化交流的基地。疫情襲來前不久,暫時將蝸篆居收了起來,暫居臺北。有一天,她跟我提起《Side B》這本雜誌,並詢問在臺灣發行刊物的數量與通路。

雜誌啊,在臺灣是另一門艱難的生意,我這樣回她。

但對於香港人而言,很多事情已經不能用「生意」來考量了。

創辦【誌】傳媒的關震海,曾任《蘋果日報》、《明周》,後來創辦《誌HKFEATURE》、新聞網站 https://hkfeature.com,以及這次我們要談的《Side B》——將由慧沁在實體與遠距的關震海對談從香港抗中以來,一路被嚴加看守、打壓,甚至逼得結業,記者離散的新聞媒體,到底還能怎麼做?關於這一點,實則是活生生的進行式:無論在香港或者在俄國,由國家祭出各種嚴苛的管控機制,一路收緊到最後,媒體與記者,有什麼選擇?

令我詫異的是,即便如此,【誌】傳媒堅守的是「在地的專題報導」,為了達成這一點,他們要做些什麼樣的準備(現實條件與身心理)?可能會付出何種代價?讀者是誰?如果做在地報導、面向在地讀者,又何須對國際、對臺灣發聲?不僅於此,【誌】傳媒還選擇紙本發行。的確,一如講綱裡提到的:「香港各大媒體倒下,在香港『沒有新聞』『沒有傳媒』的氛圍下,【誌】仍然以小眾、在地獨立媒體方式運作、出版過百頁的雜誌《Side B》」,這麼選擇的原因,我想,活動當天,關震海與慧沁,會好好地來談談這件事。

 

❤️ 報名:https://www.beclass.com/rid=2648aba6298c1c5b57b8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網站或網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