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1/7/2022(五)晚間,在冬夜裡拜訪一些詩:蔡宛璇《感官編織》詩友會

26 十二月, 2021
小小書房

時間:1/7(五)晚間7:30-8:30

講者:蔡宛璇(詩人)

入場方式:
1. 購買《感官編織》可免費入場(任何地方買到的都可以)
*已有購書的朋友可以直接帶書來作為入場證明,沒有書的朋友歡迎底下填單訂購,入場時取書即可
2. 或可繳入場費200元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 新北市永和區文化路192巷4弄2-1號
(捷運頂溪站2號左轉,走到文化路左轉直走到192巷巷口)
電話:02-2923-1925
Email:smallidea2006@gmail.com
❤️報名:https://www.beclass.com/rid=254661a61c8871abc4ac

詩人說:

這是一本在經歷了疫情之夏,在冬天的中間,一年的沉默倒數聲中問世的詩集。

它有著肉粉色的外觀,還有或許會引人聯想起某位知名日籍女性藝術家作品元素的紅色線條,以及散落中的火柴和形似灰燼的黑碎屑——那也可能僅僅是些隨著什麼於不經意間被撥落的塵埃。

它的開本尺寸,希望讓讀的人願意帶著走。裏頭的圖像,以看不出明顯規律的方式出現在詩文間,白色的線黑色的紙,像是,話語間的停頓和沉默——像是,另一種溝通和撩撥。

這本詩集橫跨了作者生命中較多大幅度空間移動的七年,那麼在二〇二二年的第七個日落之後,作者宛璇就要來說說詩集中,某些詩的身世,以及某些圖對它們自己耳語的位置。

沙貓貓說:

在《陌生的持有》之後,我們斷斷續續談了好久,關於新詩集。選詩選好,寄來,印出來好厚一疊。我說我看看再跟你討論,你說好。沒有任何進度的日子,你我各自累積了什麼,也許也流失了什麼,有天我想,該把進度推進一點,來討論討論?你說,你想再把選詩重新編選一下,我說好。那就等你。等了不知道多久,寄來了新的選詩。照例,我說我看看再跟你討論,你說好。

假如作者與編輯有所謂的合拍關係,多數是呈現在溝通順暢與否,很少以如此緩慢的節奏呈現。我跟你,一隻像烏龜,一隻像蝸牛,偶爾探出頭來問候看起來沒進度的對方「嘿你進度到哪了」,但彼此都很確定,總有一天,我們會抵達預定目標。

不過,也不是所有的書都這樣,可能因為,那是詩,需要時光篩子濾去一些,也許在彼時不在此刻,或是不在此刻可能在未來的東西。

我這樣安慰自己。

未來的詩集還是空氣分子之時,我們的聊天裡也不總是只有它。或者說,它比較像話引子,進度推進一點之後,就開始閒聊其他:你最近在做的事、孩子的事、創作的事。那時,我還在臉書,你會貼些禁轉的孩子說的話,那些話語,質純如詩,念出來,念出聲,海就來了,月也是,閉上眼,浪來了,海緩緩地醒來,將你跟孩子輕輕地攬進它的夢裡,吟唱。

我說:那不然來做本「小人詩」。所以,我們先有了《我想欲踮海內面醒過來——子與母最初的詩》,用鉛字做,那也是印刷的最初。鉛字詩集,很單純,沒有花俏的排版,只有字,與歌,詩的最初。

接著,是兩年時好時緊的疫情,光是顧著書店的營生,就費盡力氣。你沒有催,也沒有任何責怪。疫情稍微緩和之時,我們見了久違的一次面,把喜歡的書都一一搬到桌上來,尺寸想做多大、為什麼不能做什麼樣的尺寸,內頁紙想要有什麼樣的觸感,封面是什麼感覺,要找做出什麼樣風格的美術設計……在筆記本上記下進度、標上各自要做的事,有一種

終於來到這裡了啊,的踏實感。

連絡上美術設計以後,她回覆,那個時間剛好有其他案子,卡不上,給了我一個她才可行的時程。我回信,是因為宛璇的詩、她的風格,所以這本詩集特意想找她做,時間我們可以配合,我們不急。

都已經等待了這麼久了,不差再等一個月。我想,詩人也會同意的。

決定好美術設計之後,一切就加速了——

進入編輯流程之後的詩集,有很多事情要做(遠超過讀者你的想像)。

一本詩集的誕生,是許多的微小細節累積而成的。簡單的來說,你手上的那本詩集,是由龜毛的編輯、龜毛的美術設計,以及龜毛的作者計較著幾mm、幾%、哪裏要斷行、字體要用哪一個,諸如此類雞毛蒜皮的事情來的。

遇到沒耐心的美術設計或不在乎的作者,編輯會陷入自我否定與懷疑:我這樣是不是不正常?(而且會無限輪迴地自問)

但是,遇到比我還龜毛的美術設計與無時無刻不龜毛的作者,我終於可以安心的告訴自己:我是個正常人。

這場書友會,歡迎來聽龜毛的作者如何用感官編織成許多詩(以及或許會講講,請她補畫作但是最終跟我說:我畫不出來,的神祕事件)。

❤️報名:https://www.beclass.com/rid=254661a61c8871abc4ac

作者簡介:

蔡宛璇   
出生於春天的群島。喜歡畫畫閱讀看雲看海的小孩。學習視覺藝術同時自己寫詩。在大島臺灣畢業後,去歐陸七年,後回到大島——生活,與從事當代藝術創作相關工作。出版詩集《潮 汐》。和聲音藝術工作者Yannick Dauby在臺成立「回看工作室」,繼續藝術相關活動。成為母親,慢慢講回母語——臺語。出版《陌生的持有》詩圖集。嘗試寫臺語詩。第二次成為母親。出版活印親子母語詩集《我想欲踮海內面醒過來——子與母最初的詩》。繼續創作、周邊工作、編織生活。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