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免費入場,敬請預約}年末重磅場!12/19(日)晚間,林新惠 x 高翊峰:打造一個永遠愛著我的人──從《科學怪人》到《科學愛人》

9 十二月, 2021
小小書房

時間:12/19(日)晚間7:00-8:30

*留意,本場次的活動時間提前到晚間7:00!

講者:林新惠(小說家)
   高翊峰(小說家)
主持:葉美瑤(新經典文化總編輯)

入場:免費入場,敬請預約(非會員購買活動用書可立即入會,享各式會員優惠)

❤️ 報名:https://www.beclass.com/rid=254660961b1e9162ec6b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 新北市永和區文化路192巷4弄2-1號
(捷運頂溪站2號左轉,走到文化路左轉直走到192巷巷口)
電話:02-2923-1925
Email:smallidea2006@gmail.com

沙貓貓說:我非常、非常、非常喜歡《科學怪人》。去年MIT評註的版本出版之後,我認真地從頭到尾讀一遍,發現這是一本長年被我因為電影而「誤解」的經典。作者瑪麗.雪萊,先生是詩人雪萊,瑪麗的母親,瑪麗.沃斯通克拉夫特(Mary Wollstonecraft)是知名的女性政論者、哲學家,以及女權主義者。談這個背景,是因為它跟後面這本由珍奈.溫特森的新作《科學愛人》有關。

首先,《科學怪人》的原書名不叫「科學怪人」,它很簡單,就叫《法蘭克斯坦;或另一個普羅米修斯》。法蘭克斯坦,不是那個(恐怖)「被造者」的名字,而是「創造者」的名字,所以才會有「另一個普羅米修斯」這個副標。

因此,佔據核心位置的是創造者,由他(其中一位)來講述這個故事。他談到他如何造出「那個怪物」,而「那個怪物」如何殘暴、他要親手毀滅他,因此才千里迢迢循跡追捕怪物。

這是我們從「造物者」的角度所聽到的故事。

但,還有另一個視角,來自於「那個怪物」。

對,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被賦予名字。

因為他一被造出來,就被遺棄與否定了。

《科學怪人》是一個非常悲傷的故事。但是,瑪麗.雪萊寫下這個故事時,只有二十一歲,書出版之後,評價兩極(但我認為另ㄧ極詆毀與否定的,不過是嫉妒她的才賦而已)。瑪麗.雪萊寫出這個故事的背景,也成為傳頌的「傳奇」——我想,當代任何作家被瑪麗.雪萊及其《法蘭克斯坦》吸引,而企圖從中再延伸的渴望,是極其自然的。因為它觸及太多我們存活於世所渴望揭開的謎題:生命是什麼?愛是什麼?創造者與被造者之間的權力關係是什麼?

珍奈.溫特森不算是「改寫」《法蘭克斯坦》,她把書名變成Frankissstein: A Love Story。雖然《科學愛人》的另一部分是來自於它,但溫特森有她的當代難題要提問:性別是什麼?肉體是什麼?意識是什麼?人死之後還會有意識嗎?意識可以在死後被保留嗎?創造者要為創造物擔負責任嗎?當肉體跨界、意識跨界,愛也跨界之時,人類未來的世界,會變得如何呢?
新書果不其然在goodread上評價兩極,我看得哈哈大笑。但她寫得很幽默、風趣,也極其嚴肅地告訴你:當下即是真實。

當普羅米修斯偷了火、當法蘭克斯坦為那具肉體通上電——當你以為的未來還沒到,但那其實已經是現在之時,我們觀看這一切的角度,就會變得極為不同。
對,這是一本近未來的科幻小說,挑戰的議題正是近年最熱的:人工智慧。溫特森透過這個現代「造人」的技術,帶領我們走向一個不太遠,但令人心驚膽顫的未來:人類所做出許多瘋狂的事、直抵「道德」邊界,甚至跨界之事,究竟是為了什麼?

當年法蘭克斯坦以各個身體部件拼揍出「那個怪物」時,他可知道他正在跨越一道難以回頭的界線?如果知道,那他為何還要這麼做?

當人類冷凍保存胚胎細胞之時?當我們將器材探入大腦之時?當修改編輯基因之時?

人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這場年末緊急加開的場次,邀請到小說家林新惠與高翊峰,兩人的作品對於近未來的關鍵議題皆有探觸,希望讀者一起來聊聊,你眼中的「科學怪人」,以及想像中的「科學愛人」!

❤️ 報名:https://www.beclass.com/rid=254660961b1e9162ec6b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