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年末重磅場!}12.10(五)六○年代邊緣文青的往事——陳雨航《時光電廠》書友會

20 十一月, 2021
小小書房

時間:12.10(五)7:30-9:30
講者:陳雨航(作家)
入場費用:
小小會員入場150元
非會員購買《時光電廠》入場150元(書款另計),僅參與活動250元(非會員購書可立即入會,享各式會員優惠)

❤️ 報名:https://www.beclass.com/rid=25465a5618a296d5d8ec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
新北市永和區文化路192巷4弄2-1號
(捷運頂溪站2號左轉直走到文化路再左轉直走
電話:2923-192
smallidea2006@gmail.com

沙貓貓說:雖然知道機會不大,我還是想試試,便寫信給出版社,可否代為詢問,航叔會不會願意來小小與讀者分享?企劃回信說,航叔有意願來小小分享時,我在電腦這頭大叫,立刻回信:「天!我要去買樂透!!」這是譬喻,樂透沒買,但出版社企劃深知我的興奮其來有自:這是樂透級的邀約首肯,航叔一向低調,他願意來小小,實在是二〇二一年年末送給小小的大禮。

小小不時會出現一些「人物」,有些是作家、學者、youtuber、藝人,但我們通常一視同仁,不特別招呼,也不會打擾他們,希望他們在書店能夠享受獨處、靜靜的閱讀時光。但航叔第一次現身時,我差點沒「跪下來」(這反應真的很誇張,但我沒跟他說過這件事),努力、假裝保持鎮定地問,怎麼會來小小,他說:在附近修車,就順道來買書。這一修一買,也好多年過去,而且我們還接收了不少航叔致贈的書(他說是家裡書太多了,要清一清,這件事,倒是在書裡我終於讀到了「全貌」)。

陳雨航,出版業內多稱他航叔。店裡比較資深的同事大略知道他是出版業大前輩,但這些年新進的年輕同事,對於航叔的認知,應該就是華文作家——我想,對於更年輕一輩的讀者而言,也是如此。

我知道航叔,是因為麥田出版,而航叔,是被我歸在「出版人理想型」的人設裡:低調、溫潤、用功、知識淵博並有專攻。

一九九七年我剛從莫斯科回來,滿懷著想要把俄國當代的文學作品推薦給臺灣出版社,走訪了幾家,麥田是其中一家,不過,當時與我碰面討論我那完全不成熟、不可行的企劃案的人不是航叔,而是當時麥田的文學顧問王德威老師。與航叔有所接觸,應該是後來我從事刊物編輯工作之後的事,於我而言,航叔的學識、涵養,在當時我的心目中的位置差不多就是星辰,我則是連仰望的邊都還沾不到的水裡小蜉蝣。

出版業內總有變動,二〇〇〇年前後,不只是傳統紙本出版業面臨網路的衝擊,網路自身,亦瞬間大量破沫化、並且從中再生的年代。不久後,航叔離開麥田,創立一方出版,再結束掉一方。而我,也已經離開雜誌的編輯工作,幾年之後,開了間小書店,在第一線直擊出版業的興衰與求生。也是晃蕩在這條出版業方舟上之時,我感覺到臺灣出版業不太「說」自己的事。小小十週年時,我們為了出版《馴字的人:寒冬未盡的紙本書出版紀事》,走訪了麥田的主編秀梅,她是當年跟著航叔一起工作的編輯之一,談到了對於作家作品的審視眼光與編輯工作的養成,她受到航叔很深的影響,可以說,是跟在航叔身邊工作的期間,很自然被訓練、養成的能力。

我很嚮往。非常渴望有朝一日,我們能夠記錄下這些養成的方法與條件,非常渴望能聽到早期的出版人們站出來談編輯的要件、談做一本書的選擇與修煉,談他們的時代,談他們在網路衝擊二十多年將將三十年之後,我們的時代。

因此,打開《時光電廠》翻目次一瞥到〈六〇年代的一個邊緣文青〉,就先挑出來讀。航叔寫了十多頁,我怎麼也看不過癮;整本書大約有四分之一的篇幅,寫了許多我不知道的出版往事:王禎和、鄭清文、王宣一、郭良蕙、寫了他在遠流的時光(這間出版社,真的很神奇)。我捧著書,像手裡捧著什麼難得的寶藏一樣,細細地、慢慢地讀。一邊讀,一邊也感覺到,這些出版往事,佔整本書的四分之一篇幅而已,也許是寫多了,就會成為與讀者距離遙遠之「業內事」吧?

另外的四分之三,談及自身在花蓮的光陰往事篇章,便像是《小村日和》的延伸版——不過,《時光電廠》裡的時間軸線拉得長多了,童年、青年、成人、結婚生子、職場、離職、寫作……航叔的這些生命經歷,藏在每一篇各有主題的文章裡,在這裡面,也藏著他的閱讀、創作、觀影,以及編輯時代的片段。雖說這些文章,多是在報刊上發表的文章集結,但編輯的順序,真的很重要——這一點,在這本書的〈附錄〉,孫梓評訪談航叔的文章裡,同樣提到了這件令他讚賞之事。不過,我倒是因為這篇附錄大為振奮——整本書連附錄都是好看得不得了的出版往事啊!

這場座談邀約,首先是出自我的私心:我希望我們的讀者,能夠認識這位重磅級的出版前輩;另一方面,也很希望能夠透過航叔的分享,連結臺灣重要的藝文起飛年代:一九六〇年代;航叔那一輩的藝文青年,如何吸收養分、如何培養自己的閱讀土壤,對於紙本世代到網路世代的創作挑戰,他有什麼樣的看法?最後這點,是因為他離開編輯工作之後,依舊是目前臺灣文壇很重要的評審與推手。

或許,「文青」一詞對某些人來說是用於貶意,用以嗤笑某些形象;但對我而言,「文青」當然不是表面的樣貌。也期待,每個不同年代的文青,也能一起來聊聊噢!

(啊啊啊啊~~但是想到航叔要來我真是緊張死了!)

❤️ 報名:https://www.beclass.com/rid=25465a5618a296d5d8ec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