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本場次取消){免費入場,敬請預約}4.12(日)下午,真假?你當年(或到現在)相信的那些都市傳說——謝宜安《特搜!臺灣都市傳說》書友會

18 三月, 2020
小小書房

cover523x206mm(含出血各3mm)_字外框

時間:4.12(日)下午2:00-3:30
講題:在地化也是全球化!臺灣「進口」了哪些都市傳說?
講者:謝宜安(作者, 「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成員)
費用:免費入場,敬請預約(會員當次購買活動用書享85折優惠;非會員當次購書可享一般書籍9折優惠,並可成為會員)

講座內容簡介:
西門町的愛滋針頭、辛亥隧道的搭車女鬼⋯⋯這些感覺很在地的都市傳說,其實都有外國血緣!這些外來的都市傳說,是怎麼在臺灣落地生根的?這過程中,傳說的意義又產生了什麼改變?

*四月份講座我們將會依武漢肺炎的疫情適時調整,因此請填寫報名表時,仔細核對您所留的資料噢!

❤️ 報名:https://www.beclass.com/rid=2343b7e5e712c1e3671b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
新北市永和區文化路192巷4弄2-1號
(捷運頂溪站2號左轉直走到文化路再左轉直走)
電話:2923-1925
smallidea2006@gmail.com

沙貓貓說:這本書收錄十三個臺灣以及世界性的都市傳說,我數了數,竟然看過十一個!而且,這十一個的確都有相當歷史,都是早期剛開始進入網路世界時,透過轉寄信或者忘記到底是在哪看到的。有「空難後接到靈異電話」、「失蹤的幼童被截肢」、「盜腎傳說」、「辛亥隧道遇上搭車女鬼」、「愛滋針頭都市傳說」、「某某處其實是『日據刑場』」、「深夜會動的蔣公銅像」、「嬰靈傳說」、「人面魚」以及熱度超高的紅衣女孩……身為政治大學的畢業生,對於辛亥隧道跟蔣公銅像自然是非常有感,在讀謝宜安重述的「傳說」時,忍不住在電腦前笑了出來:哎呦我念了四年到最後還是搞不清楚銅像馬本人到底舉的是哪隻腳。

寫一本都市傳說的書要幹嘛?難道只是把這些傳說搜集起來,成為實體書版的「網路謠言追追追」嗎?NONONO,這本書很好看噢——雖然它跟我一開始想像的很不一樣。

我一開始以為(大概是受泛科學之類的網站影響),要破解都市傳說會採用一些「科學辦案」的工具,準備把它當科普書來讀,但讀了第一則「華航空難」之後,我發現謝宜安更重視的,是這些都市傳播的源頭(如果追得到最先開始的版本)、變異、相似度,傳播的方式與媒介(不一定是網路噢,報紙、廣播、電視節目,在網路前期或者還沒有網路的時期,可是發揮了相當的、推波助瀾的功能)、被廣傳的社會因素、背景,以及集體心理層面的原因。因此,追溯每一則都市傳說的同時,其實也在爬梳隨著這則傳說演變的集體社會文化與心理。

像是「愛滋針頭」這一則,謝宜安分析了多個相似的都市傳說的版本,歸納出這些版本的共通點與差異之後,開始細述為何這個傳說地點會集中在西門町,為何明明臺灣實際上當時多數的愛滋患者以男性居多,但加害者(持愛滋針頭刺人的人)竟是女性;為何之後的版本又陸續「擴展」到臺灣各地的夜市、鬼屋、電影院、商圈……而這則都市傳說的背後,隱藏著什麼樣的社會歧視結構?

更精彩的分析——或者,也可以說是搜集、並且解構這些都市傳說對於我們而言,為何重要的極佳範例,是解析「日據刑場」這一篇。謝宜安以這樣的提問開場:「你聽過『某某地方是日劇時代刑場』的說法嗎?或者,你讀的學校就流傳過這種說法?又或是,你曾遇過有人提到你熟悉的某家百貨公司、某家飯店,信誓旦旦地跟你說:『那裡很陰,因為以前是日據時代的刑場噢!』」(頁195)

欸,我真的聽過。

於是,她將收集到的各地「日據刑場」的傳說樣貌一一進行考證:將這個地點,以及其傳說的內容,比對該傳說時代的地圖、歷史文獻,還原這個都市傳說真正應該要發生的時間點:那些大量的刑場裡當該出現的時間點,不是日治時代,而是白色恐佈時期,或二二八。亦即,地點是對的,但「刑場」的時間,被錯置了。

靈異傳說的政治性,或許不只這一例。

又或者,到現在還會偶爾看到的盜腎傳說,真可是百年(好啦二十幾年其實)不敗的傳說;此外,我也非常訝異,流傳在臺灣靈異傳說裡非常「經典」的嬰靈,它的歷史之短(而且是外來的!)!

我想,這些都市傳說你聽過的肯定也不少,甚至,你心目中可能有「難波萬」的都市傳說,沒有被收錄進來的!

謝宜安是「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的其中一員,這個奇妙的工作室可是臺灣近年妖怪、鬼怪大流行的推手之一噢,而他們真正感興趣的,正如瀟湘神在推薦序中所言:「是文化的記憶、傳統生活的證明,換言之,鬼怪與社會的脈動息息相關,這種脈動不限於傳統生活的方式,還延續到當代。」(頁7)那麼,工作室所搜集、解析的這些地方異聞、鬼怪故事,其實為後續的創作提供了相當的素材與能量。這些素材,讓我想起最近很熱門的跨國推理小說計劃《筷》,也是多篇以「都市傳說」為創作題材;而容易混淆的「民俗」與「都市傳說」這件事,也讓我想起水木茂走訪日本民俗大師柳田國男《遠野物語》筆下的原鄉,將傳說奇譚與田調對比、核實的功夫。

的確,民俗,與都市傳說要如何區分呢?其實是有一番定義的噢!好奇嗎?來吧,帶著你記憶中的都市傳說,一說找到它真正該放置的位子吧!

講者簡介:
一九九二年生,彰化鹿港人。文字工作者。現居臺北。
臺中女中、政治大學中文系、臺灣大學中文所畢業。

「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成員。
參與製作桌遊《說妖》。《說妖卷一:無明長夜》、《說妖卷二:修羅妄執》、《臺灣妖怪學就醬》作者之一

❤️ 報名:https://www.beclass.com/rid=2343b7e5e712c1e3671b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