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小小閱讀通信】 〈慢:全面減速〉 / 沙貓貓

三月 30, 2019
小小書房

〈慢:全面減速〉

撰文:沙貓貓

 

我們已經從一個大吃小的世界,轉變成一個快吃慢的世界。
──世界經濟論壇創辦人施偉伯(Klaus Schwab)

 

加速時代,加速破壞?
現代社會的鮮明時代特質之一,「快」,毫無疑問必定列榜。然而,快,對於資本主義經濟體系來說,可能還不夠。「加快」、「效率」、「時間管理」,這些都是許多人耳熟能詳的字詞,追求效率、速度至上的經濟體制,徹底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模式與生命樣態。這種與時間賽跑的時代,累積了什麼?犧牲了什麼?「現代資本主義創造了莫大的財富,但是對自然資源的破壞卻比大自然本身的更替速度更快。」(《慢活》,頁11)。對於速度、效率的崇拜,犧牲的不只是自然生態,Carl Honoré在《慢活》這本書裡,盤點為求經濟高速發展帶來的危害,包括:人的身心健康受損、早衰過勞、倚賴速食、藥物、缺乏耐心、缺乏休閒時間、人際接觸變得表面化、危害家庭生活;而這樣的速度追求,也造成對下一代教育的壓迫:「孩子也許正是加速過度下最大的犧牲品。他們以前所未見的速度成長。現在有許多小孩和父母一樣忙碌,每天課後補習、學鋼琴、踢足球,行程滿檔。」(頁17)。
事實上,使Carl Honoré得以回頭檢視自己生活的契機,正是他被「一分鐘床邊故事」這套有聲書吸引,準備全部打包下單,好滿足他那總是喜歡聽節奏緩慢、情節曲折的長篇故事的兩歲兒子。他意識到,準備這麼做的自己,其實已經深陷速度漩渦,患了「時間病」,再不「治療」,後果堪慮。
同樣的,速度成癮、患了「時間病」的時代,又該如何治療呢?

 

解方:回歸「正確的速度」
相較於快,慢是第一個會浮上腦海的解方。然而,面對一切都要求越來越快的現實,「求慢」,彷彿是要向速度宣戰,實則是訴求回歸「正確的速度」──「緩慢哲學便是平衡。該快則快,能慢則慢。盡量以音樂家所謂的tempo giusto(正確的速度)生活。」(《慢活》,頁23)。西班牙「慢郎中」協會(Asociación española «Slow People»)理事長María Novo談到,忙碌與競爭,通常與我們的生活方式,以及浪費的習慣有關,因此,從日常小事做起,從個人改變,促成社會改變,是一條可行之道(《慢.慢.慢:活得慢 活得好 活得久》,頁15);而重整個人的時間修養、重新認識自己的時間,是推行減速生活的首要之務:「『慢』本身並不是目的,而是一個參考點,致力於時間的妥善運用,其目的是要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質,是要以更負責任的態度面對環境問題,也是要享受生活在今天這種社會得之不易的內在平安。」(頁16)

 

要施行「減速」生活,在資本主義社會體制底下,並不容易,尤其,現代人被「時間就是金錢」這句話綁架已久。「浪費時間就是浪費金錢」的價值觀,經常透過這句話來印證、提醒,「注重效率」、「快速」是一件多麼重要、甚至天經地義的事。諷刺的是,這句話的另一層含義:要珍惜時間,因為它稍縱即逝,像金子一樣貴重。若是從後面這個含義來看,那麼,我們不由得審慎思考:當人們為了累積財富,卻失去時間,不也等於兩相加減,一無所獲嗎?在加速的資本主義時代,當我們檢視自己的食、衣、住、行、娛、樂,有哪一樣是可以好整以暇進行的呢?

 

慢活:全面減速方案
倘若我們回顧許多的寓言、傳奇故事、小說,不難發現,掌控時間的能力,是一種幾近於魔法的能力。這不僅是因為人的生命有限,也因為,當「時間」被人類創造出來,開始計時、切割之後,那麼,每一個人就進入一個社會所規範的時間制度。反抗社會時間制度,或者,意圖讓時間過得「更慢」,這樣的念頭,老早就存在於人類的歷史之中(《慢活》,頁53-54)。

 

沿著工業化的腳步一路加速至今,「減速」,成為人類將掌控時間的權力奪回的一種重要方式:要求合理工時、放慢工作速度、推行慢食、慢行、緩慢性愛、追求身心合一的緩慢運動、尋回彼此傾聽的醫病關係、強調悠閒休息的重要性、正視內在時間的需求,達到身心平衡、教養從容的下一個世代,以及,讓「慢」的核心價值,能夠擴及、滲透到整個城市的建設與生活……

 

緩慢運動所秉持的哲學,來自於重新審視人的身心靈、生活與時間的關係。他們將人放回自然的時間體系裡,發現加速的生產觀違背自然的嚴重性:「自然本身乃是一個自我調節系統,其中絕無搶快之類的事情。」(《慢.慢.慢:活得慢 活得好 活得久》,頁56);因而,迥異於人類的生產體系、都市競爭,封閉而循環的生物圈,一切作為都會彼此聯動影響。從這一個論點來看人類的科技進展,便不難看出,環境生態被大規模的破壞,來自於我們所創造的與消耗的,跟大自然能夠重新創造與負荷的速度不同步。加速經濟,即是加速耗竭地球資源,耗竭人類自我的生命。因此,許多支持緩慢運動的人,同時也是關注環境生態人士,這毫不令人訝異。

 

慢的力量:人與生態的永續之道
相較於自然時間,受社會時間所規範的人們,在生活各個層面,亦會逐漸累積成社會問題。譬如飲食,速食文化影響力加劇的結果,最終危害人以及地表的健康;譬如交通,大量建造縮短時距的快速道路、鐵路,必須大量徵收臨近土地,造成農地縮減、迫遷等社會問題之外,亦會造成環境生態的浩劫;譬如醫療,為求更高效率地看診,犧牲問診時間與品質,醫療崩壞的警訊浮現。而一個社會公民的健康,是建立健全社會的基礎,確保醫療體制的良善,是每一個進步社會都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另外,諸如強調效率首要、品質次要的工作價值觀,也造成各項工作成果的品質下降。
此外,推行緩慢運動者,也同時意識到,人的內在時間,無法用時間衡量。因此,加速生活、加速生產、加速消費,皆會造成人的身心靈無法協調與平衡,產生精神上的焦慮與疾病。由此看來,我們如何能不訝異,它與現代社會裡精神疾病的高成長率之間的相互呼應啊!
從這些層面來檢視,人類對於快的渴求,已經遠遠過度而不知節制。推行緩慢運動的人認為,自然有其規律,不趕快,也不貪求,因此,人也應當凡事都有適當的步調,否則,最終會觸及到每一個生命系統的(自然的、社會的,以及人的)變化極限。超越極限,身體或系統皆會崩潰,一蹶不振(《慢.慢.慢:活得慢 活得好 活得久》,頁94)。María Novo特別談到,緩慢運動的訴求,正是要求人要有所節制,「自我節制加上放慢資源的消耗,乃是個人與全球永續的先決條件。」(頁76)

 

慢的力量,來自於你對時間的掌控能力──亦即,握有時間,你便擁有財富與權力。我們必須理解,時光珍貴,因而,尋回、掌控每一個人自我生命裡的時間,是一件需要與之搏鬥的事情。面對珍貴的時光,人們究竟該如何利用它、誰來決定該如何利用,誰擁有控制權,這些,都並非僅只是個人問題,而是時間作為社會價值體系中的一環,必須去正視的社會問題,它牽涉到人生存的種種重要權益,諸如工作、居住、移動、醫療、休閒、教育權等重要的人權議題。「美國經濟學家李夫金(Jeremy Rifkin)認為時間可能是二十一世紀最重要的議題。『一場時間政策的戰爭正在醞釀當中。』」(《慢活》,頁64)

 


 

★ 什麼是「小小閱讀通信」?
不定期發布藝文文章,透過達人們的第一手報導,讓你直擊藝文現場!他們的觀看與思考,將大大拓展我們的眼界。

 

★ 誰需要訂閱「小小閱讀通信」?
喜歡藝文訊息,渴望在工作與生活的夾縫中,仍能深度閱讀;想要突破臉書同溫層,不想看大家一窩蜂轉貼的文章;是個書訊狂熱者,深怕錯過每一本好書、新書、奇特的書、重要的書。

 

★ 喜歡「小小閱讀通信」的內容嗎?歡迎贊助我們!
你的鼓勵,讓寫作者們能夠繼續寫下去,而藝文工作者們的成果得以被看見,讓小小收到更多能量,持續關注出版、獨立書店與藝文創作領域。
贊助連結:https://p.ecpay.com.tw/163B5  (也可以掃QR-code!)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