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新年第一波重量級!}1.6.2019(日)晚間,當代小說與藝術介入:駱以軍《翻牆者》之多重演繹—— 2018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超日常」Daily+論壇

十二月 27, 2018
小小書房

駱以軍

超日常衛星站
展臺設計:尺寸為 高 120 x 寬 50 x 厚 35 cm,外觀為白色極簡,以延伸主展品的概念設計
呈現概念:內建有聲書/電子書,有聲書由駱以軍親身導讀
小小書房巡迴檔期:2018/12/27(四)-2019/1/9(三)

論壇時間:1.6(日)晚間7:30-9:30
講者:駱以軍(小說家)、張君懿(策展人&藝術家)、劉佳旻(獨立編輯)
主持:張韻婷(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美術系專案助理教授)
入場費用:150元

論壇簡介|
藝術與文學的相遇如何消解了空間本有的樣貌,成為記憶和想像的疊加之地?小說家駱以軍將分享小說《翻牆者》的創作過程,談談他如何在舊式眷舍改造而成的展覽場域中,以書寫逼近藝術實踐,帶著觀者翻過一道道有形無形之牆。

沙貓貓說:最近有兩檔小說家參與的藝術展,喜好文學的讀者或許已經知曉。一個吳明益在北美館台北雙年展的活動,另一個則是駱以軍在臺藝大,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兩位小說家都以新創作的小說參與藝術展,吳明益以《苦雨之地》,而駱以軍則以《翻牆者》參展。

小說入列藝術創作領域,是近百年之事,然而,它與藝術作品的多重交會,並非是近代才發生。而當代藝術擅用多元載體、空間發生的形式,使得它越益難以界定邊界及框架。每一種藝術創作帶著自身特有的語言,轉換,或者與另一種藝術創作試圖嫁接之時,會遇到什麼事?是否封閉了彼此,或者,能夠開啟不同的窗門?意即,我們能夠想像,它必然會遭受到彼此的局限,但具體而言,那會是什麼?又或者,在這樣的框架內,它或許,超越、打開了什麼嗎?這次論壇,我們希望能夠讓小說家、策展人與編輯更具體的來談論這次的合作所遇到的情況。

《翻牆者》是駱以軍為了這次的展覽所創作的中篇小說,其基地原型來自於「北區藝術聚落」的場景及歷史脈絡。這是一個舊式眷舍改造而成的展覽場域,假如,你還未曾踏進,那也沒有關係,因為當你閱讀/聆聽這篇小說時,你會發現你被帶入一個奇異的、我們或許都曾在臺灣的某個記憶角落裡駐足、期待、害怕,或者,恐懼的廢墟角落。

駱以軍的奇筆很輕易地將一層層的空間搭築,它們每一個小可以至火柴盒般的精緻,探眼窺視你會發現其中的精巧宇宙,在那裡演繹某些人的人生;或者,它也可以是我們的,居租在擁擠的城市裡,一個格子接鄰著一個,舊的逐漸搬離、破落、消亡,而般舊的我們,在逐漸被這個嶄新鮮麗的城市排出之際,只能翻牆逃出,進入小說家的記憶裡:
「每一次的朝外翻牆,都是一次的逃死求生啊。
有幾個關鍵字:葛樂里颱風。婦聯新村。福利中心。毀滅。遷走。那些都在很早很早以前消失了。浮州。平埔聚落。漳州人。鐵道。大批的流亡外省人。大水淹漫。墊高的地基。像小螞蟻繼續壘土在這廢墟之上的,沒有確切身分的搭建這些房子。自生自滅但真實的『生活』其中:有殺雞的、賣果菜的、有檳榔攤、有非常小的雜貨店、有獨居老兵、有南部上來進不了城在工廠當苦工的、有華僑中學的老師、有藝專的學生……,然後半世紀又過去了,這些房子也頹圮崩壞了,不,是像這片櫛次鱗比、迷宮地圖、陽光曝曬下滿嘴亂牙,被參差拔掉了好些牙,剩下的爛牙,原本居住其中的人們遷走了、消失了,剩下廢棄片場般,曾經在其中生活的幻影。」(駱以軍,《翻牆者》)

論壇活動報名請至:https://www.beclass.com/showregist.php?regist_id=MjIzZjBlYjVjMjRkYTVjODY1ZTQ6U2hvd0Zvcm0=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