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免費入場,敬請預約}11.24(五)晚間,一起「鬥腳手」,別放他一個人——邱顯智律師《我袂放你一個人:律師,永遠的反抗者》書友會

十一月 9, 2017
小小書房


時間:11.24(五)晚間7:30-9:00
講者:邱顯智(律師,作者)
費用:免費入場,敬請預約(會員當次購書享一般書籍85折優惠;非會員當次購書可享一般書籍9折優惠,並可成為會員;CD、DVD、特殊商品皆95折優惠 ;特價品不再折扣)
主辦:大塊文化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
新北市永和區文化路192巷4弄2-1號
(捷運頂溪站2號左轉直走到文化路再左轉直走)
電話:2923-1925
smallidea2006@gmail.com
沙貓貓說:讀這本書的時候哭了很多次。不是因為書寫得悲情或者傷痛。這本書寫得很樸實,簡簡單單,沒有華麗的詞彙,就是把事件,來龍去脈講清楚。哭,是因為面對書裡的許多知名的案件,要花費這麼多的人力、這麼冗長的歷程,才能將一個誤判的,或者不公義的案子,推上再審,重見天日。
我難以想像這背後的心力交瘁,也難以想像,懷著信念走下去的人們,要有多大的勇氣與耐力,才能日日月月在這些煎熬裡撐過來。
在自序裡,邱顯智律師提到,他成為律師的因由,他後來會成為許多需要耗時費工,與政府、體制對抗的律師團之一,或許跟他小時候的記憶有關。他的阿嬤,有一天被騎機車的少年撞死,母親沒有錢請律師,花了很多時間,自己去請教律師、看法律書、寫狀紙,找證據、找證人,最後才獲得法院判決勝訴。他的阿嬤,是一個會看顧、幫助無助的人之人,他也總會想起阿嬤說的,看到無助的人,要「鬥腳手」(相互幫忙)。
「鬥腳手」,是這本書裡讓我最為動容之處。
關場工人案,如果你還記得。二O一二年冬天,一則訊息慢慢地在網路蔓延。一九九六年到九八年間,多家紡織、電子工廠惡性倒閉,這些工人起而抗爭,政府起先「代位求償」,給予資遣費、退休金,十五年後,這些多數依舊生活於窮弱老病的工人,接到國家的訴狀,要求返還。勞委會花了兩千萬,請了八十個律師告這些關廠工人。工人們沒有錢請律師,只好請工會上網徵求義務律師。邱顯智律師在苦勞網上看到這則訊息,他聯絡了那位留下電子信箱的秘書,叫王浩,他當時還是台大的學生,在工會兼職秘書,負責這個案子。
許多人到現在,可能還不是很瞭解這個案件是如何反轉的。


在這本書裡,也有許多這種例子,因為不了解條約內容,或者有人利用法律的漏洞,陷人於不義,加上每個律師所熟悉、擅長的法律範疇不同,因此常常需要百般鑽研、詢問不同律師的建議,才有轉機。關廠工人案的契機,乃是如何從原定的民法關係(借貸,需還),更正為公法關係(津貼,免還)。看起來很容易,實際上卻是一場硬仗,一來因為管轄權不同,民法關係乃由法院審理判定,而公法則是由行政法院審理,要讓法院裁定移轉此案的管轄權,不是那麼容易。
再則,則是這個案件的規模龐大:「勞委會花了兩千多萬請了八十位律師提告六百三十件案,區域遍布台北、桃園、苗栗和台中,而光是桃園地院就有三百件,而我方大概才五位律師。」(頁65)。義務團律師只能分頭再去招兵買馬。
此外,勞委會不只是提告債務人,還連同債務人的繼承人、保證人以及保證人的關係人,牽涉龐大,使得這些老病窮的關廠工人身上背負巨大的壓力。
看到這裡,我難過到眼淚停不下來。
這種難堪。國家如何能夠在十五年對這些被惡性倒閉的工人不聞不問,十五年後花大筆費用提告這麼多人。我不得不想,如果,這個國家的存續,都得建立在從窮人身上榨出任何一丁點還能榨出的錢的話,這樣的國家,我不要也罷。
在洪仲丘案之前,邱律師還接過一個因為軍法審判粗糙被關的案子,那也是他第一次挑戰軍事審判制度的合憲性。不久之後的洪仲丘案,書裡所描述的軍法審判過程,使得你不得不懷疑,有多少人命,都這樣被草率的處理掉了,真相不見天日。
鄭性澤案、太陽花學運案、大埔丟鞋案,即便是這些我們耳熟能詳的案件,若不是邱顯智律師的這本書裡詳述與法院交手的過程,你很難想像這背後需要多少人的支援,需要花費多少時間、耐心,以及對於正義的信念。
書裡更多的,是那些如同我們身旁一樣的小老百姓的冤錯案。
邱顯智律師在書裡說到,張娟芬寫蘇建和案的《無彩青春》,是他當時去德國留學的期間帶去的書之一,回國之後,他能夠到羅秉成律師的事務所上班,也是因為這本書的機緣。而我自己,則是因為娟芬的《殺戮的艱難》,才開始意識到台灣的司法制度問題。
邱律師書裡的這些冤錯案,不只是讓我們看見制度的缺失,或許,也可以讓我們一起思考,法律的本質,以及,為何推動司法改革,每一個你,是不能缺少的助力。

https://www.beclass.com/showregist.php?regist_id=MjEzYzk2NDVhMDMyNmEyNDJkMGQ6U2hvd0Zvcm0=

邱顯智律師簡介:
律師,社會運動者。出生於嘉義縣竹崎鄉,高中就讀嘉義高中,日後於台北大學取得法學學士、碩士,並在德國海德堡大學取得法學碩士,現為海德堡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
從小在農村環境成長,深感中下階層疾苦,一路走來莫不以「擁有專業知識的人,應該要去幫助比較辛苦的人」自我勉勵、身體力行。2011年返國後加入鄭性澤案律師團,2012年年底,參加關廠工人案,聲援全國關廠工人抗爭事件,後續更以律師身份積極參與如鄭性澤案、洪仲丘案、大埔丟鞋案、苑裡反瘋車案、梨山老農案等案件之義務辯護行動,同時也是2014年太陽花學運義務辯護律師團之一。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