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俄國潮來襲,重量級!}10.28(六)晚間,成功與未竟的革命——托洛斯基《十月的教訓》書友會,周雪舫教授主講

十月 12, 2017
小小書房


時間:10.28(六)晚間7:30-9:00
講者:周雪舫(輔仁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費用:150元(會員當次購書享一般書籍85折優惠;非會員當次購書可享一般書籍9折優惠,並可成為會員;CD、DVD、特殊商品皆95折優惠 ;特價品不再折扣)|卡卡會員免費入場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
新北市永和區文化路192巷4弄2-1號
(捷運頂溪站2號左轉直走到文化路再左轉直走)
電話:2923-1925
smallidea2006@gmail.com
沙貓貓說:一百年前,俄國的十月革命撼動世界,信奉馬克思主義的布爾什維克黨(多數黨之意)領導無產階級革命,成功奪取政權,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無產階級革命成功的例子。長久以來,貧苦的工農階級翻轉的夢想就在眼前,整個俄國陷入一種激情、前所未有的活力之中,新世界就要來了,底層的、嚮往平等與自由的知識分子這樣渴望著。然而,當年的革命究竟是如何辦到的?透過什麼樣嚴謹的規劃或組織?從一九O五年的革命,到一九一七年的十月革命,短短十多年間,俄國以及世界情勢又是如何,國際局勢如何看待這場發生在俄國驚天動地的事件?從外面看,有許多說法,但這次,跟俄國十月革命密切相關的組織者——托洛斯基,將透過《十月的教訓》,重新檢視這場革命的經歷與檢討。
托洛斯基首先提出,一九O五年的革命,「使得無產階級鬥爭的根本或戰略問題浮上檯面。」,進而「為俄國的革命社會民主人士——即布爾什維克——確保了極大的優勢。」然而,一九O五年的革命,並非由特定組織所領導,而是俄國民間對於沙俄統治下的俄國長期不滿的結果,各地零星的攻擊事件、罷工、示威……等等,一九O五年一月,東正教神父加彭神父帶領群眾,要向沙皇請願社會改革、終止日俄戰爭的遊行裡,武裝士兵對著無武裝的民眾開槍的血腥鎮壓事件,使得俄國境內的反對勢力更加激烈。這個事件,促使沙俄政府逐步讓步:成立國家議會杜馬、制定憲法,然而,沙俄政府到這時,它的終局已經顯現出來了。
俄國自此進入議會王國的時期來到,各個政黨開始摩拳擦掌,爭取人民的支持。


然而,沙俄政府對外的戰爭依舊持續,一九一四年,俄國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戰,俄國內部的問題也持續激化,情勢不管對沙俄政府而言,或者對一般百姓而言,都非常嚴峻,一九一七年俄國舊曆二月,彼得堡爆發勞工示威,一連串自發性的武裝叛變與群眾運動,將俄國沙皇拉下數百年統治的台座,羅曼諾夫王朝正式宣告結束。
那麼,接下來呢?
這是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前,簡短的歷史掃描,它不免淪於簡化、單一,但我想要陳述的一件事情是:在這些成因繁複的革命背景中,往往無法抽取單一的線索,讓一個政府的崩潰得以成立。對於托洛斯基而言正是因為這個緣故,在十月革命「成功」之後,他認為必須從頭、全盤檢討十月革命。尤其,二月革命取得的「雙元政權」,亦即取代沙皇體制的臨時政府(代表資產階級),與蘇維埃組織並存的政權狀態,有著深刻的矛盾,而這個矛盾,乃會使俄國陷入災難。
從二月革命到十月革命,這段期間,是俄國內部在政治理念、組織、革命路線、革命理想與實務進行之間最為爆炸性的時刻,列寧與托洛斯基想要建立的,一切交由農工無產階級的蘇維埃體制,究竟經過哪些黨內外的鬥爭,才得以達到的呢?而現今,百年後,當我們回望蘇聯的解體與目前俄羅斯的發展,又如何去思考未來,人類理想世界的可能呢?
這場座談,將請到輔仁大學歷史系教授周雪舫老師為大家主講,她也是《十月的教訓》繁中版的導讀者,預計到年底將會來的一波波「俄國潮」裡,讓我們從最初的這個起點開始理解俄國革命所帶給我們的啟發吧!

https://www.beclass.com/showregist.php?regist_id=MjEzYzkwNDU5ZGY4N2EzNWI0YTU6U2hvd0Zvcm0=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