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免費入場,敬請預約}3.11(六)晚間,在一切堅固都消融的時代,一個記者:房慧真與黃哲斌對談《像我這樣的一個記者:房慧真的人物採訪與記者私語》

三月 2, 2017
小小書房


時間:3.11(六)晚間7:30-9:30
講者:房慧真(作家、記者),黃哲斌(新聞工作者)
費用:免費入場,敬請預約(會員當次購書享一般書籍85折優惠;非會員當次購書可享一般書籍9折優惠,並可成為會員;CD、DVD、特殊商品皆95折優惠 ;特價品不再折扣)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
新北市永和區文化路192巷4弄2-1號
(捷運頂溪站2號左轉,走到文化路左轉直走到192巷巷口)
電話:2923-1925
Email:smallidea2006@gmail.com
沙貓貓說:
讀慧真的新書,前後掉下兩次眼淚,毫無預警。一次是她寫李滄東,一次是達賴喇嘛。這眼淚,讓我稍稍覺得安心——在知道她要將當年在壹週刊所寫的人物報導,以及後來在報導者所寫的數篇人物訪問集結成書時,我有點擔心。
畢竟,在我心目中的阿運,一直是一個詩人作家。這樣的作家,一腳踏入媒體界,說不擔心是騙人的。文字這個東西非常細緻,你吃下什麼、餵養自己什麼、把自己拋擲在什麼樣的環境裡,眼裡見的,心裡想的,慢慢把自己養成一個什麼樣的容器,又要從這樣的容器裡撈出什麼,從那裡擠出的每一分,都是自己的血肉。
從《單向街》、《河流》到《小塵埃》,身為慧真的粉絲與讀者,我所期待的新書,是一如過往那般,在這個看來無望的時代、越趨單調蒼白的城市裡,能夠有那麼一雙清明的眼,敏感的神經、溫柔的探觸,讓我看見,那些看來不起眼的人事物,像被那雙眼細心地擦拭過,顯出潔淨而令人感到恩典的一刻。
慧真的眼,對我來說,總能夠將事物返回原初的狀態。但這樣的觀察、敏感而謹慎的文字,那樣的眼,要如何能在一本被稱為腥色羶的週刊裡保有?甚至,我總會擔心,媒體的速食與環境,會侵蝕掉慧真多年苦心經營的文字與敏銳。
幾乎,是有點抗拒著打開那本早就送到我手上來的書。把它放到行囊裡,跟著我去了東部一趟,書皮都被我磨了又磨,我還是沒能好好打開它。版上開始有無數人,開始分享、轉載他們對這本書的喜愛與感動。在花蓮的某一夜,我打開目錄,看見第一篇就是西西。


西西啊,我好奇她會如何寫這個讓我們這一輩的讀者如此珍藏的作家,把她細巧、慧黠的文字,揣在懷裡一樣寶貝的作家。她寫出了西西如小女孩般的一面,寫出了她不諳寫作以外的浮沉名聲的一面,在短短的篇幅裡,能夠提到西西作品的機會,著實不多。
媒體稿,每一家有它自有的框架,每一篇稿子無論你背後花了多少功夫、做了多少功課,最後都要能夠被放置到那樣的框架裡,一點不多,但往往更少。慧真在那樣的框架裡,儘量做到滿。
那很不容易。可以說,從那些訪問稿裡,我看見她得花多少時間把素材準備到夠,然後在有限的時間裡,將它們配置到自己能夠接受的,最完美的狀態。那簡直得拼命了,假如每篇都得這樣做的話。
很多篇稿子我是無感的,顯然自己的興趣範疇有關。但只要是跟電影有關,跟藝術有關,跟文學有關,就會看得特別津津有味。但一邊看,一邊不免嘀嘀咕咕,「假如這不是要寫在週刊上,慧真可以放手寫,會寫成什麼樣啊?」
訪趙德胤,這本書裡分別放了兩篇,一篇是在壹週刊時寫的,另一篇是到報導者寫的。報導者是原生網媒,字數的限制拉寬許多。但無論是哪一篇,我總覺得少了什麼。不是寫得不好,慧真每一篇都寫得非常流暢,當今媒體有這樣的訪問稿可以讀,都是讀者之幸。透過這樣的報導,等於是對讀者打開一扇窗,只要你願意探進頭來,你會發現他們的作品,都會帶你通往一個個神奇的世界。
那個「少」,直到看完書之後,慧真談到採訪心法,訪張娟芬那一段時,我才突然明白,我並不是用在看「記者房慧真報導」的心態在看這本書,我是在用看「作家房慧真作品」的心態在讀每一篇訪談,因此,常常會感到「不足」。
不過,即便是「記者房慧真」所寫的,她依舊保留了「作家房慧真」觀看事物的獨特之處,與受訪者在那麼短的時間內的相處,環境的細節,人物的表情,雖然這些,厲害的週刊記者也都會用到,但慧真不同的是,她除了眼,也在那樣的時刻,伸出了所有的神經,希望能夠抵達受訪者在內心深處的某一個角落,與自己共鳴之處。
對於記者來說,那畢竟是危險的。然而,一但接收到了,無論是痛楚,或者悲傷,慧真都會想辦法把它們放到那篇訪問裡。這也是閱讀這本書時,往往能夠讓我感到心疼的一刻,為了能夠保有自己對於文字的,對於所接觸的人事物的敬意,她得付出多大的心力?
讓我掉下眼淚的兩篇,一個是訪李滄東那篇,她注意到書架上有一張照片,想要翻拍,卻被阻止的片段。在那樣的片段裡,透出了一種內在的震顫;另一篇,是她寫達賴喇嘛,卻放進了班禪喇嘛的那一段裡,提到兩位喇嘛原本有機會在相隔二十年後會面,卻爆發了六四。
兩篇,都與時代有關。
寫沉重的時代,在面向大眾的媒體裡,並不是太受歡迎的寫法。但我想,慧真找到了一種方法將它輕輕地埋進去,寫在這些訪談的現場、對話,或者言語表情動作裡。
多麼不容易。
這一場座談,請到哲斌與慧真對談。一個是我很敬佩的新聞工作者,一個是我私心珍愛的作家,她現在的身份是線上記者,談的,我想自然也是面向這樣的媒體時代,無論是已經在線上的、或未來想要投入媒體工作的、或者單純只是作為一個閱聽讀者,我想,這一場座談,你們都能夠有非常多的收穫。
來,搶位子吧!

https://www.beclass.com/showregist.php?regist_id=MjAzYzYzZTU4YjgzMjhlOGQ3YzI6U2hvd0Zvcm0=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