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預約已額滿需候補}7.16(六)界線、批判、抵抗的思考與實踐,張君玫與印卡之《後殖民的賽伯格:哈洛威與史碧華克的批判書寫》書友會

七月 8, 2016
小小書房


注意!本場次預約名額已滿,需候補噢
時間:7.16(六)晚間7:30-9:30

講者:張君玫(作者,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印卡(詩人,《秘密讀者》編委)
費用:免費入場,敬請預約(會員當次購書享一般書籍85折優惠;非會員當次購書可享一般書籍9折優惠,並可成為會員;特殊商品皆95折優惠 ;特價品不再折扣)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
新北市永和區文化路192巷4弄2-1號
(捷運頂溪站2號左轉,走到文化路左轉直走到192巷巷口)
更多交通方式
電話:2923-1925
Email:smallidea2006@gmail.com
沙貓貓說:
「我們為什麼活成這樣?我們要如何共同生活?我們該怎麼辦?」——張君玫,《後殖民的賽伯格》
「對我來說,在我們如何共同生活的相關思考中,最核心的概念隱喻可能就是土地,土地不僅是真實的孕育,也是觀念的聯繫,情感的牽絆。而『土地』作為一個隱喻,其實正是信念之所以能夠生根發芽的社會與物質基礎。」——張君玫,《後殖民的賽伯格》
「在當前充滿剝削、宰制、支配的全球資本主義生產模式的生命處境中,批判社會與共同生活必然是密不可分的。」——張君玫,《後殖民的賽伯格》
五年多前,君玫老師(她請我直稱她名字,或稱她為君玫賽伯格)曾經因為哈洛威的《猿猴、賽伯格和女人:重新發明自然》一書,在小小2.0舉辦過書友會。那一場書友會讓我印象非常深刻,從拿到書的那一刻起,我就像跌入一個「仿若」從未踏進但又帶著些許熟悉樣貌的世界:身為女性主義者的哈洛威,她面對的世界對我來說並非全然陌生(被殖民者、被壓迫者、第三世界、有色女人、動物、機器……等等),但她的論述交錯縱橫插入連結許多不同的學科,讓我頭痛不已,當時還曾經跟君玫賽伯格求救,希望可以獲得一些線頭,引我走出迷宮。
現實猶如迷宮,我未曾、也不可能走出,並且,面對益發擴張的全球資本主義世界,我越來越覺得自己快要窒息於其中,逐漸失去逃生的動力,也看不見救命的繩索可否藏在某個幽暗的縫隙。所有我存在的空間之牆,日益緊縮成堅實的密室,牢牢固著不可翻轉的國家、權力、制度、階級,科技與媒體無孔不入監控一切——我們是賦予一切權力的實體嗎?或者我們早就不擁有發語權,呱呱說著誰的腹語術?在這樣困難而消沉的、時常自我質疑的時間點,因為座談的因緣,與《後殖民的賽伯格》一書相遇,說是救命繩索,真誠的來說,並不為過。
閱讀這本連結兩個女性主義思想家唐娜.哈洛威(Donna J. Haraway)與蓋雅麗.史碧華克(Grayatri Spivak)論述的《後殖民的賽伯格》,常常讓我激動不已,連帶的,也促使我進一步思考,理論之於我們生活的重要性究竟為何?尤其,這本書並非僅停留在解析、釐清兩位當代重要思想家論述的作品,它對我來說,更多是提供觀看與思考的方法。並且,經過這麼多年再接觸到複雜的哈洛威,我深深地悸動於「流動的」、「動態的」論述之重要性,讓我面對看似無處可去的複雜現實、僵固的制度,獲得一絲跨越的能力。


[在目前的階段,我希望透過史碧華克和哈洛威所提供的視角與交會,並關照我們所身處的獨特後殖民位置,可以更深刻思考這些問題的方向。換言之,我對哈洛威和史碧華克這兩位女性主義思想家的探討,將特別著眼於其所具有的批判與實踐意義。並從中思索,身為一個位處台灣的女性後殖民知識份子與教育工作者,在當今全球化與新殖民的世界秩序中所必須或可能扮演的角色,以及批判性書寫如何作為一種干預和改造世界的方式。對我而言,這並非單純的所謂「理論『應用』」。實際上,我始終主張理論的動態思考並不是關於拿一個理論來應用到現實,而在於回歸到活生生的生存處境:誰在思考,在哪裡思考,如何思考,如何生活,如何在生活中思考,並在思考中改變生活。](張君玫,《後殖民的賽伯格》)
對於哈洛威與史碧華克陌生的讀者,我想這本書將是很好的引路磚,君玫以「界線、批判與抵抗」這三個面向,分章講述這兩位思想家重要的幾項相關論點,在第二章裡談及「哈洛威的共同演化論:賽伯格、怪物、同伴物種」,與「史碧華克的激進他性論:從屬者、土著報導人、行星性」,第三章與第四章再分別深入檢視兩人的批判方法論。對我來說,這三章的作用不僅僅是理解這兩位思想家的論點,並且,透過君玫層層的引述、檢視與分析,這些論點如何映照到我所處的現實處境,我所關切的議題。
我是誰?我們是誰?我要如何看見自己,如何看見他者?如何觀看、聽見、碰觸,我站在什麼位置說話,以誰的、何種語言?這些問題在閱讀這本書之前,或許我有所意識,但不一定能夠解決在現實處境裡的衝突與矛盾,譬如動物權、基因改造的議題,譬如邊緣者、弱勢者或抵抗者被收編到系統之中的問題,譬如被支配者、從屬者或邊緣者是否具有能動力,是否能夠發言的諸種問題,君玫透過對於哈洛威以及史碧華克的檢視與分析,帶領我們看見論述與實踐中的種種陷阱,而正是這些泥濘的現實,我所以為尚有一條清晰而「乾淨」的道路可尋,使得我經常陷入狼狽不堪的處境。
正如一開始君玫提到的,在一切的理論思考與探究之後,要回返的是我們在這塊土地上的生活。「我們」,並非是毫無差異的彼此,在這座島嶼上存活,更多時候我感受到的殺死對方而非共同繁盛,忽略彼此而非理解對方。在這種時時讓我感到沮喪的處境裡,《後殖民的賽伯格》一書讓我理解到自己所欠缺的,以及該裝備的工具。
這一場書友會將從君玫用來貫穿哈洛威與史碧華克思想的三個向度談起:界線、批判、抵抗,去面對三個重要的問題:「我們為什麼活成這樣?我們要如何共同生活?我們該怎麼辦?」,邀請你一起來激盪、衝撞、思考。

//www.beclass.com/showregist.php?regist_id=MTkzYTBjNDU3N2Y3ZmY5ODNhNDE6U2hvd0Zvcm0=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