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免費入場,敬請預約}7.23(六)人為何自願為奴?人如何能起身反抗?——梁家瑜X孫有蓉談法國近代重要政治哲學文獻,拉.波埃西《自願為奴》

七月 5, 2016
小小書房


時間:7.23(六)晚間7:30-9:00
講者:孫有蓉(譯者,法國索邦巴黎第一大學哲學博士生)
梁家瑜(校訂,英國艾塞克斯大學文學與電影碩士)
費用:免費入場,敬請預約(會員當次購書享一般書籍85折優惠;非會員當次購書可享一般書籍9折優惠,並可成為會員;特殊商品皆95折優惠 ;特價品不再折扣)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
新北市永和區文化路192巷4弄2-1號
(捷運頂溪站2號左轉,走到文化路左轉直走到192巷巷口)
更多交通方式
電話:2923-1925
Email:smallidea2006@gmail.com
沙貓貓說:把手上這本小冊看過一遍之後,跟出版社編輯清鴻講的第一句話是:「噢這本書好難噢。」但我其實沒有真正提到到底難在哪裡。波埃西在這本書的一開頭就提出一個讓我陷入長考的問題,大意大概是說,你們都有幾千幾百萬人啊,幹嘛要對那「只有一個人」的人甘心順服、自願為奴?
我不是說噢波埃西你太犀利了,因為我想肯定是有那麼一些方法打造人們的奴性(關於這一點,波埃西在後續談到非常非常多),使得人甘心順服地服侍那「一個人」,可是既然成奴,這可不是你波埃西輕輕鬆鬆地說,誒你們很奇怪,就不要順著他的意就好啦,只要不賦予他權力,他就不會反過來糟蹋你啊,這麼簡單的事情吶:「其實我們根本無須去跟這個單獨的暴君搏鬥,也不用扳倒他。只要國家人民對他的奴役感到不滿,他就會擊敗自己。不需要剝奪暴君任何東西,只要停止任何對他的供給即可:不需要整個國家停滯無所作為,只要他對國家本身不造成任何傷害即可。」(頁53)
理論上是這樣沒錯啦,但人們如何判定「良君」或「僭王」?人們很容易判斷嗎?我不是那麼確定,尤其,當我腦海裡浮現諸如:毛澤東、希特勒這樣的人物時,我想起自己曾經看過有關文革的紀錄片,其中一個受訪者回憶當年如何跟隨毛澤東的一言一行時,他的用詞是類似「著魔」——意思是,後來回想起來,自己其實也不清楚,為何當年會如此死心塌地。
不過,這樣的「著魔」是如何造就出來的,波埃西看來是有解的。


在這本薄薄的小書裡,他談及了奴性如何被養成:「自願為奴的第一個理由就是『習慣』」(頁77)。當然,對於暴君來說,最好就是要從小養成,代代世襲,不要給他們任何看見光的機會,要讓他們以為,世界打從他們一生出來,便是如此黑暗。
那麼如果不是從小養成,而是半路掠奪的呢?沒關係,那就建造大量的娛樂設施、遊戲,鼓勵他們盡情消遣。波埃西提到,當年建立波斯帝國的居魯士大帝,佔領小亞細亞的國家呂底亞時,不願意將美麗的首都薩第斯摧殘殆盡,「又不願意長期以重兵駐守,因此他想到了一個最便宜的方式,來確保城市不發生動亂:他設立了妓院、酒館和公共娛樂設施,且昭告居民可以盡情享用。」(頁84)
這招,真的是蠻厲害的——後續波埃西提及,僭王如何確立統治、如何鍛鍊「人成為奴」的諸種不太容易辨識出來的方法,譬如,通過各種方法造神啊、教育啊,看得我回憶紛湧而至,過去種種奴性教育的點滴浮上心頭,心驚膽跳,很想知道到底要如何才能「醒」過來,趕緊重獲自由。
我想,這便是接下來這場座談會的重點了。在書的譯者序裡,談及了這份十六世紀在政治哲學上前瞻性的文稿在當時的社會、思想背景;在導讀以及跋中,都提到了波埃西這篇短論所延伸出來的反抗之道:「非暴力」以及「不服從」,要如何用這樣的方式,把原先屬於你的自由奪回呢?
在我們的時代,你是否真正擁有自由,不為權力所支配與奴役?歡迎你一起來參與、討論。

//www.beclass.com/showregist.php?regist_id=MTkzYTBjMTU3N2FkMTliYTAzM2Q6U2hvd0Zvcm0=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