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免費入場,敬請預約}5.25(三)三十年過後,我們還討論車諾比嗎?——《半衰期——車諾比核災30周年紀實》新書發表會

五月 17, 2016
小小書房


時間:5.25(三)晚間7:30-9:00
講者:車諾比核災30周年紀實團隊
費用:免費入場,敬請預約{會員當次購書享一般書籍85折優惠;非會員當次購書可享一般書籍9折優惠,並可成為會員;特殊商品皆95折優惠 ;特價品不再折扣}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
新北市永和區文化路192巷4弄2-1號
(捷運頂溪站2號左轉,走到文化路左轉直走到192巷巷口)
更多交通方式
電話:2923-1925
Email:smallidea2006@gmail.com
沙貓貓說:去年年底,一個曾在出版社工作的好朋友跟我說,她要成立一個出版社了,第一本書想在小小舉辦新書發表會,說這本書應該很適合小小,是關於核能的書。經過幾個月,手中拿到書稿,是幾位在歐洲留學的台灣青年,組團去「參觀」車諾比的紀實。翻來翻去看了很多遍,心情很複雜,上網查了這本書的相關資料,發現,「紀實團隊」所拍攝的影像、所記錄的狀況,被一些擁核者拿來作為「終結核能恐懼」的佐證,也有新聞提到,這本書的發表會場地也遇到阻礙,被不少反核的單位拒絕。
小小對於廢核的立場一向很鮮明,但對於拒絕這場座談,我總有一些遲疑。一來是,書裡面所有的成員並非立場一致;二來,我很好奇,事故三十年後的車諾比大地,能在兩次的兩日觀光日,這幾位台灣青年能夠帶回什麼樣的「紀實」?而被限制居住、自由行動的土地,偶然進入的人們,能夠「理解」多少在其中居住的人的生活?「紀實團隊」所拍攝的影像,以「真相剪影」之名展出,但我心中感到悲傷,何為「真相」,如何「剪影」?
在這本書還沒有出版之前,其實已經有不少關於自然復生、接管車諾比的影像在網上流傳。2014年北京三聯出版社出版了《切爾諾貝利之花》,這是2007年一群法國的藝術家,決定前往車諾比駐地創作,由漫畫家Lepage所繪的故事。從這本書裡,我感受到了車諾比大地,在事件二十年後,會帶給人的矛盾與衝擊之處為何。其中一幕是,畫家Lepage帶著口罩與輻射測量儀,在業已廢棄的馬路上畫畫的情景,他對眼前的景色感到不安:「我眼前的這一切,以及我所畫的全部都不真實!此刻,我根本感覺不到這裏發生過天大的災難,只有一場顏色的盛宴。包裡的測量儀每時每刻都在對我發出警告:這裏核輻射很嚴重,快離開!該如何畫出不可見的東西?我還以為來了會要去畫漆黑恐怖的森林,,被核輻射摧殘的樹……所以帶了黑色粉筆,顏色較深的顏料還有木炭棒。但現在看來,怎麼能缺了顏色了?」
在他的眼前,是一片綠意盎然顏色繽紛的大地,他的測量儀催促著他離開,但他被眼前的明亮色彩所吸引:「我的畫完全不能表達真實。試圖透過這些明亮的顏色去表現災難過後的淒涼,這太奇怪了!測量儀給出的答案和我的感覺完全相反。我難以分辨。普里皮亞季的現狀,完全符合我來之前對這次核事故之後各種慘狀的想像。但是這兒,在隔離區?這些亮麗顏色的衝擊讓我忘卻了背後那一個個悲慘的故事。」(《切爾諾貝利之花》)


這一本書,2016年台灣出版了繁體版《那年春天,在車諾比》,跟這次前往車諾比的台灣青年「紀實團隊」所待的時間相較,十年前前往車諾比的法國藝術家待的時間較長,也有更多的機會能夠與當地生活的居民相處。
台灣青年前往車諾比觀光的紀錄,以《半衰期——車諾比核災30周年紀實》為名出版。這本書分為三個部分,輯一整理了車諾比核災事故的資料,但這些資料的來源,書裏並未詳註;輯二則是團隊進入車諾比的紀實,其中包含了對回歸者的訪問。輯三較短,可以說是紀實團隊的一些成員對於此行的反思。這三個部分,讀來不禁讓我感到分裂:輯一對於災難事故整理、輯二整個事故區域的棄置與隔離讓我讀來感到可怕。無論是政府面對核災的隱匿、無知,或者是因此成為廢墟的城市、關閉的核電廠,對於生態、環境的巨量影響,甚至,當年將核電廠整個封起的石棺因為老舊,還得再興建一座至少要能將核電廠封閉一百年的新石棺……種種,都我無法輕忽,三十年過去,歷經核災的土地,依舊在為人類償還債務。可是,輯一、輯二所見種種,到了輯三,成員面對在車諾比生活、工作的人們時,當他們重新反思、試圖理性爬梳自己的「恐懼」究竟是否有可能被操弄而來之時,我感到無力。
關於對核災的恐懼,我無法說得比S. A. 阿列克謝耶維奇《在來自車諾比的聲音》(台灣譯為《車諾比的悲鳴》)這本書裏所記錄的更多面。在那本書裡面,對於核電廠究竟發生什麼事一無所知的許多人們,歷經被驅離自己所生活的土地,他們指稱為「戰爭」。而廿世紀的蘇聯人民,對戰爭並不陌生:死亡、軍隊、謊言、流離失所,家園被毀……但,生活依舊要繼續。
「沒有人明白發生什麼事,那是最可怕的部分。」(《車諾比的悲鳴》,頁142)
但無論是恐懼,或者像這麼多來自車諾比之聲的紀錄,三十年後,在《半衰期》這本書裡,無論是站在那塊土地上的台灣青年,或者遠方的我們,都還有餘裕可以思考:恐懼是什麼時,我不得不感到一種難言的諷刺與憂傷:是的,就連那所謂真實的恐懼,都是會衰退的。
「人不可能持續生活在恐懼中,不可能那樣生活,所以時間一久,你也恢復正常的生活。」(《車諾比的悲鳴》,頁123)
看這本書的無力感時時襲擊我。那種無力感在於,核能議題從來都不是以「萬一發生核災」作為討論前提,事實上,俄國或者烏克蘭,都並未因為車諾比事故就放棄核能發展,因此,核災可以說是在核能發展裡一再被懸置的項目;二來,一如福島的現狀,車諾比及福島在這個被建構的「犧牲的體系」裡,在事故之後被關注的,將是他的復原與人們可能的生活——縱然,生活在那塊土地已經被禁止,但那不代表生命跡象會在當地絕跡。
我想起首次在網路上,看到廖芸婕進入白俄羅斯訪問核災倖存者的紀錄:遙遠人聲http://distant-echoes.com 。生活,生命,一直都未曾因為核災而斷絕,但我願我們在討論核能之前,能夠確實,一頁頁,翻看這些生命的紀錄,然後再開啟思考與討論。
面對即將來到的座談會,對我來說,我在想的是,這一群進入車諾比帶回一手資料的台灣青年,帶回來的究竟是什麼?而這一手資料,要帶給台灣人們的,又會是什麼?所謂的「理解與溝通」,擁核、反核是否能夠透過這群自詡為「中立者」的紀錄開啟?
我不知道,或許,來到現場的你們,會給出不同的答案。

One Comment

  1. 謝謝所有到小小書房參與座談會的朋友,也謝謝小小書房願意提供我們發表新書的場地,針對小小書房此文,我們希望稍做回應,進行交流。
    回應如下:
    http://taiwaneseinchernobyl30.blogspot.tw/2016/05/blog-post.html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