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因連假延期!}4.17(日)《帝國大學赤雨騷亂》「新日沙龍.小小場II」:從「言語道斷之死系列」看台灣妖怪文創的方法論

三月 29, 2016
小小書房


時間:4.17(日)晚間7:30-9:00
對談:新日嵯峨子(言語道斷之死系列(《臺北城裡妖魔跋扈》、《帝國大學赤雨騷亂》)作者)、劉定綱(奇異果文創創意總監。輔大社會系、世新社心系兼任助理教授)
費用:150元{會員當次購書享一般書籍85折優惠;非會員當次購書可享一般書籍9折優惠,並可成為會員;特殊商品皆95折優惠 ;特價品不再折扣}|小小志工、卡卡會員免費入場
~新日茶會@小小書房第二場~
新日茶會又來到小小書房,而且還是搬了新家,變得大大的小小。
繼第一場茶會,歡迎大家一起來做新日嵯峨子後,這次新日給我們的茶會主題是「台灣妖怪文創」?!
什麼!新日小姐要拿妖怪做文創?她是有很強的妖怪人脈沒錯啦XDDD
據新日小姐表示,台灣文創很容易陷入一種「為什麼××有,台灣沒有?」的迷思,在這種迷思下,參考與模仿只是一線之隔。新日小姐歡迎大家一同來思考,當我們構想「台灣妖怪文創」時,如何突破這種迷思?
新日小姐舉出,或許我們可以從文創「方法論」著手。方法論不只是「產出」的SOP,更是如何「思考」的切入點。到底我們想用「妖怪」說什麼我們自己的故事?妖怪作為一種隱喻,它觸碰到社會與心靈的什麼?當我們安排不同文化圈或國族的「神異」時,其間的關係是否說出了什麼?我們能從妖怪故事中獲得力量嗎?這是為什麼?
當然,正逢新書出版,這次茶會也會請新日小姐和大家聊聊新書(ㄉㄚㄕㄨ)。沒錯,言語道斷之死系列作正宗第二集~《帝國大學赤雨騷亂》2016年二月已經颯爽登場了。這也是新日嵯峨子交給各位讀者的新邀請函。新日茶會@小小書房part2不只解故事之謎,也解屬於我們交引纏繞的身世之謎。
沙貓貓說:其實關於這場茶會,我只有一句話想說:「不來你會後悔啦!」(咦)(但好像也不能只是這樣交代過去,所以以下是我對於這本書以及這場活動的想法)。


「言語道斷之死系列」第一本《臺北城妖魔跋扈》,在小小默默的也創下了類「輕」小說少見的佳績,當時我們還特別仿書中的文人茶會形式,辦了一場「新日沙龍」,來談這本書的創作方法、角色設定等等。過完農曆年,據說,第二本《帝國大學赤雨騷亂》在國際書展被橫掃一空時,我們心裡想:糟了,該不會進不到書。
好不容易等到書來,歡喜的把書上架之後,發現它消失的速度比我們想像得還要快。某一日,一位下班常來小小的讀者剛坐定,就說,「我要來把帝國大學的最尾巴趕緊看完,昨天熬夜看到剩一點點」。這實在太驚人了,我已經很久沒有聽到有人熬夜看小說了!!
「言語道斷之死」對於不熟悉這本書的讀者來說,當然不具有意義,因此,我們私底下比較喜歡將這一系列的書稱為「臺北城妖怪系列」。一方面是「臺北城裡妖魔跋扈」真的是非常吸引人的設定,它輻射出這個首都的「所有」——政治、人才、經濟、權力的聚焦中心,也是一切的鬥爭場域;時間設定為日本殖民時期,以妖怪為主角,嵌入日本殖民時期的文學、文化鬥爭,帶出台灣(應該說,台北)該時期的文化與歷史場景,跟用所謂「寫實」的方法來書寫,會更不「寫實」嗎?我想就小說而言,它的答案是否定的。但是類型小說往往能夠聚攏更為廣泛的讀者群,什麼吸引了你?情節?人物?當我聽到,在網路上看到,《帝國大學赤雨騷動》是一本讓他們望穿秋水的書時,我心裏想,該再來辦一場「新日沙龍」了,來聽聽神秘的作者新日嵯峨子以及社長劉定綱為我們揭開:「這本書為何暢銷」的始末吧!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