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12.26(六)「以國界之名」——《一線之遙:亞洲黑戶拼搏越界紀實》座談會

十二月 15, 2015
小小書房


時間:12.26(六)晚間7:30-9:00
講者:陳復興(泰緬華裔第二代,受訪者)、莊惠玲(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專員)
費用:150元{會員當次購書享一般書籍85折優惠;非會員當次購書可享一般書籍9折優惠,並可成為會員;特殊商品皆95折優惠 ;特價品不再折扣}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
地址:新北市永和區復興街36號(捷運頂溪站1號右轉,第一個洞右轉直走1分鐘)
電話:02-2923-1925
Email:smallidea2006@gmail.com
沙貓貓說:跟書裡所訪問的所有歷經黑戶生涯的人們相較,我的日子簡直幸褔到令人咬牙切齒,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每看一篇,就得強忍淚水繼續看下去的難過。
難過啊,難過自己也是那種聽到「你沒有身份啊」心裡首先會浮現一種異樣感,而不是先升起關切之心去想:「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這樣?」那種微妙的意識分界讓我非常在意,在閱讀這本書的過程裡,我很明白,「黑戶」被污名化的程度有多深,而透過書裏每一個人的生命敘說,我才能擺脫有色的眼光,進而檢視國家的邊界管控、身分認定,以及面對不同時空背景下所造成的流離跨界,是否能夠套到每一個人身上。
書裡的有些人,帶著夢想來到台灣,夢碎之餘,連同合法的身分也一併失去。陳瓊花,1989年來台灣打工,被惡質仲介扣押護照、脅迫工作,捲走她的積蓄,簽證也因此失效,成為黑戶;林艾馬,借款申請來台就學,取得外僑居留證,跟她的先生阿明在台灣相識、結婚,經濟拮据的兩人,在艾馬懷孕之後,兩人沒有經濟能力出境重新取得簽證,只好選擇「逾期停留」,成為黑戶;阿萍,緣著當年聽聞許多人來台灣的好境遇,1997年從福建嫁到台灣,生下一女,因為一次的衝突被婆家趕回娘家,隔年,先生過世,阿萍因為被夫家控告傷害罪,人在福建的她並不知情,因而被通緝,連帶也無法申請居留證,並且面臨戶籍被撤銷的處境……書裡接下來的來自越南的阿六、馬來西亞的詹福春、菲律賓的柯莉絲、緬北傣族的怡娟、生於廣東遷至越南的華僑梁波、菲律賓華僑美娜、印尼華僑承玹、以及最末一章,許多的流亡藏人…….
在序言裡面,顧玉玲說,「黑戶從來就是階級議題。有錢人不受身分所困,帶著資本的人來去無礙。」這一句話,真是一針見血。
這一次要來小小座談會的是生於泰國清邁金乃村的陳復興先生,也就是國共戰爭時期為蔣介石的中華民國政府效力,戰後卻被拋棄的泰北孤軍的後裔。


沒有身分證,只有難民證的陳復興,跟許多人一樣,最終只能「購買一個身分」,但那也並非是容易的事情。他跟上述提到的許多人一樣,每一個人的背後,都有一長段千絲萬縷的故事,在被迫成為黑戶之後,每一個人都只能背負著污名,過著躲藏、孤獨、擔憂、不安穩的人生,如此長達數年、數十年。
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對於黑戶的協助不只是行動上的實踐,透過訪談、整理過往到今所協助的案例,一個是讓人們看見框不進法律條文裡的個案,另一個是讓向來未能觸及到這些黑戶存在的讀者,看見每一個個案,背後都代表著有無數相似經驗、歷程的人——黑戶的存在,暴露了當代國家體制對於身分認定的粗糙,或者甚至可以說是,粗暴。
這一場座談,將邀請陳復興先生,以及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的莊惠玲(亦是《一線之遙:亞洲黑戶拼搏越界紀實》的作者之一),來與大家分享,邀請你一起參與。
講者講綱:
關於「一線之遙」與分享會
歷經三年的逾期黑戶口述歷史書:一線之遙—亞洲黑戶拚搏越界紀實,
終於在今(2015)年8月出版了。
這本書記述了12位來到台灣的移動者,為何成為黑戶。
書裡的主角,過去或現在還是當代民族國家規則中「沒有身分的黑戶」。
執筆者多是與他們一同搏鬥的組織工作者,
與他們同感荒煙蔓草中的無路可退、面對那襲擊而來的社會偏見,
硬是要找到繩索,把谷底又邊緣的黑戶們,拉起見光。
這些被國界機關踢掉的老百姓,
正精準地對應出我們的淺陋與有限。
今日是他們的離散,明日可能是我們的命運。
黑戶們以身為書,成為沃土,
鋪陳出那些跨國移動與冷戰殖民的政治歷史,
藉此讓我們親見家國構形與國之疆界。
希望透過本書與分享會的對話互動,
能引導讀者辨析「國之疆界」的制度性災禍,
同時知道如水銀瀉地的「不合格」公民,
早已是台灣社會的內部成員,
大同小社會,其實就在你左右!
實質上的國界恐怕難以一時撼動,
企望透過書籍和現場對話,讓我們的認識超越「國之疆界」。
【關於】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
長期關注國際家庭、婚姻移民、移工、藏人配偶等跨界移動者權利議題,反對不公義的國境控管政策,透過陳情、制度修改、研討會、論壇、出版、參政參選等行動,倡議黑戶人權。
成立於2010年,由菲律賓菲僑關懷連線、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天主教嘉祿國際移民組織台灣分會、台灣多元跨行動協會組成。
講者簡介:
陳復興
泰緬華裔第二代,持難民證,說流利泰語、中文
父輩因打仗遷徙至泰北邊界,戰爭結束,留在原地生活。
復興出生時,當地生活依舊困苦
戰爭歷史留在上世紀,隨之而來的影響,仍對復興的人生作用著
年輕時,復興嘗試許多工作,包含餐廳二廚、小工廠工人、導遊等。
其中導遊是時間最長,也是最喜歡的工作
因為當導遊,
復興才離開從小到大的泰北邊界,
也因為復興當導遊,而認識參加員工旅遊的美娟,
一個是工作時,遇上愛
另一個是旅遊時,遇上愛
異國戀情,多麼浪漫。
談戀愛,結婚成家,正常不過的故事
復興美娟小夫妻,期待婚後生活,
卻沒想到復興的難民證,卻是一個大問題?
什麼是難民證?
拿著難民證的復興,到底碰到什麼問題?
復興又怎麼跟美娟回台灣?
後來,又遇到什麼事情,復興竟成了黑戶?
什麼是黑戶? 他們的生活又如何?
到現在,復興的黑戶日子,是進行式還是過去式?
莊惠玲
七年級生,大學、研究所都念社工系,研究所實習後,開始一條不太主流的社會工作
現任天主教嘉祿國際移民中心台灣分會主任,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 專員
也是《一線之遙──亞洲黑戶越界拚搏紀實》作者之一。

//www.beclass.com/showregist.php?regist_id=MTgzN2JhZjU2NmZlNDJlOTMwMjk6U2hvd0Zvcm0=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