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免費入場,敬請預約}10.4(日)底層漂流之流浪的視界——城市發展下的邊緣處境(2)

九月 20, 2015
小小書房


影片為【五六運動 – 公民論壇】 第86集 – 當代漂泊協會:「居無定所的台北寄居蟹」
時間:10.4(日)晚間7:30-9:00
講者:郭盈靖(當代漂泊協會執行委員、《底層流動/流浪的視界–遊民攝影家的創作歷程紀錄》主編)
費用:免費入場,敬請預約
「你開罰單給他,開任何申誡單給他都沒有用。結果呢,我們公園處這邊建了功。很簡單,用一個方法效果不錯。就是隨時在那邊噴水,對不對。」
「是的,我們每天有兩次的清洗,那個椅子跟地面的情形。」
「你們想都沒有想到,趕遊民的工作怎麼會變成公園管理處。你知道你的工作現在多神聖。你把遊民弄好,我告訴你,全萬華的人,到時候你到萬華來,每個人都叫你陳英雄。對不對。灑水不能只灑外面噢,OK,你要跟你們局裡講,誰往遊民身上灑就撥獎金。真的。因為這些遊民,真的是太糟糕了。」
這是2011年年底的事件。但驅趕遊民,這不是第一件、不是唯一一件,也不是最後一件。打開當代漂泊協會的網站,你會發現,一條一條國內外的新聞,一件件將居無住所者,再驅趕至更難以想像的邊緣之境的事件,都在傳遞一個訊息:解決遊民的方式,就是讓他們從你的眼前消失。消失,看不見,就自然沒有問題了。
不是只有萬華有遊民。而倘若說,遊民是「問題」,那麼,它是如何成為問題的?解決「問題」的方式只有驅趕嗎?安置?如何安置?安置的場所如何,遊民是可以參與意見的嗎?
遊民是人,也是公民。這是當代漂泊協會所提醒之事。然而,沒有住所之人,在這個社會,是否也等同被奪去公民權?


第一次聽到當代漂泊協會的名稱,是恰好看到一個「居無定所攝影展」的消息,後來這個攝影展出了攝影集,叫《製造流浪—居無定所的台北寄居蟹》,不久之後協會就與書店聯繫上,在小小販售。同一年年底就發生了應曉薇在議會質詢時的「潑水說」事件,當代漂泊立刻就發表聲明予以譴責。看到新聞,我們當時浮上心頭的是,遊民有這樣一個組織能夠為其發聲真好,但也興起了,希望能有機會更了解這個協會在做的事情。
當代漂泊協會不只就遊民議題發聲,試圖將這個議題背後的結構面揭露,他們也同時成立工作站,舉辦攝影班、木工班、重建遊民的自信與尊嚴,並且協助他們找到合適工作。
這些歷程,當代漂泊協會想必走過一條艱困的路。他們要面對的,不只是遊民的處境、民眾的不友善或反對的聲音,以及,官方消極或者甚至形同迫害的制度。請你一起來參與,聆聽當代漂泊協會將帶來的,就發生在你我周遭的故事,非常近,但也極度遙遠。

//www.beclass.com/showregist.php?regist_id=MTgzN2E4ODU1ZmVjZWFmODk2Y2E6U2hvd0Zvcm0=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