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九月又一強檔!免費入場,敬請預約}9/12(六)晚間,恐怖主義與全球化時代的政治倫理:從《恐怖時代的哲學》談起

八月 27, 2015
小小書房


時間:9/12(六)晚間7:30-9:00
講者:黃涵榆(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
費用:免費入場,敬請預約{會員當次購書享全店書籍85折優惠;非會員當次購書可享全店書籍9折優惠,並可成為會員;其他商品皆95折優惠 ;特價品不再折扣}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
地址:新北市永和區復興街36號(捷運頂溪站1號右轉,第一個洞右轉直走1分鐘)
電話:02-2923-1925
smallidea2006@gmail.com
主辦:南方家園出版社
講題內容介紹:
「恐怖」長久以來都是政治統治工具:統治政權藉由包括監控、拘禁、公開處決、屠殺、戰爭等各種方式展示權力,以達到威嚇、制伏被統治者的效用。然而,當代的「恐怖主義」似乎已超出傳統的政治概念與理論的解釋範圍。當前的恐怖不單純是國家機器為爭奪領土與資源所發動,而是跨越國家主權與地理疆界、無所不在、目的與效應都越來越不確定的恐怖。在商品、資訊、物資、人員快速流動的全球化時代裡,我們應該如何面對恐怖主義的問題?全球布局的政經策略思考、甚至是所謂的「反恐戰爭」是必然的選擇嗎?在恐怖無所不在的年代裡,我們是否還有可能或必要思考如何應對「他者」?
沙貓貓說:因為這本書觸及的範圍很大,涵榆老師所設定的講題之外,我想要談談自己閱讀這本書的震撼經驗。首先,我得先引兩段很長的話,來自此書與德希德對談的部分:
「我們在使用『恐怖主義』(尤其是『國際恐怖主義』)這種詞彙時就該特別小心,首先,何謂恐怖?恐怖和恐懼、焦慮和恐慌又有何不同?當我早先提到『911』之所以被稱為『重大』事件,純粹室因其加諸於意識與無意識的創傷,但與已經發生的事情無關,而是和一個比冷戰更恐怖的未來有關,我談的到底是恐怖、恐懼、恐慌,又或者是焦慮?」
「班雅明也談到國家如何透過威脅來屬己,一種對暴力的壟斷《暴力批判》(Critique of Violence)。無疑,恐怖經驗並不全是恐怖主義造成的效果。可以確定的是,在政治史上,『恐怖主義』一詞大多源於法國大革命時期的『恐怖統治』」Reign of Terror),那是一種以國家為名而行駛的暴力,並預設了一種對暴力的合法壟斷。然而,今日談論恐怖主義時,我們面對的是什麼樣的定義(或什麼樣的明確法律定義)?[…] 這些定義也包括了所謂的『國家恐怖主義』(state terrorism)。世界上所有恐怖主義者都宣稱是為了自保,是為了之前國家受到恐怖行動威脅的反擊[…]」
將來到小小的座談當天,是911滿14年又一天的日子。這本書2003年出版,2015年在台灣推出繁體譯本,事隔十多年,什麼變了,什麼沒變?這是我很好奇的點。在閱讀的過程裡是一連串的驚喜,非常深刻地讓我感嘆,關於「事件」或「災難」,如果我們也能夠有這樣清晰的討論、分析,對於事件裡外前後的解剖,是否我們會更有能力穿越媒體以及數位訊息轟炸的浮層?


這本書並不容易讀,尤其哈伯瑪斯與德希達這兩位哲學家的思路、語言,一般讀者不見得能夠亦步亦趨。因此,書在編輯上呈現兩部分,一個是由作者,也是哲學教授博拉朵莉分別與兩位哲學家的對話,另一部分是由博拉朵莉解析兩位哲學家對於恐怖主義的概念。
份然而,仔細閱讀,讀者其實不難理解到,「911之時」「911之後」,這兩個哲學家的觀點有許多在歷經十多年以後,我們依舊「看不見」的點。
有幾個重點在對談裡會觸及到,一個是哲學家如何看待,甚至定義「911」,哈伯瑪斯認為它是「第一個歷史性的全球事件」——這個話語的脈絡,與波灣戰爭相比,是指911之前,從未有人從電視上獲得如此多的、未經媒體剪輯製作的實境畫面。
當然有些人可以對「全球」質疑,畢竟不是所有區域都有同步播放的衛星畫面。但,當我們提到「911時你人在哪裡?」,甚至談到「911」腦海裡便會自動輪播當時的電視影像時,你不得不承認,某個程度上,你確實在那個事件裡,跟著悲痛的家屬哭泣,想像那些無法逃脫的受難者,並因此感到恐懼。
然而,你為何恐懼?
德希達則從一開始,就拆解了「911」,它的命名,以及「事件」,並且進一步說明,為何911並非「事件」——這個詞,在海德格的概念裡,其中一個重要的特質是極致的不可預測性。因而,問題在於,911是否符合這個定義?對德希達來說,911並非毫無徵兆,世貿中心在1993年就曾成為攻擊對象,此外,影片與電玩也已預示了這兩座高塔的內部毀壞。而對德希達而言,思考911的重點並不在於它是否是重大事件,而是我們為何將之認定為重大事件,並且將其與恐怖主義連結——也就是,透過何種機制,使得我們如此認定它是重大事件,並且藉此定義了恐怖主義。
因此,從這裏可以回頭來看,不是受害者,也不是旁觀者,而是透過電視影像接收這個訊息、作為全球觀眾的你,為何感到憤怒、傷心、難過,或者恐懼?
此書的對談裡,博拉朵莉與哈伯瑪斯再進一步討論到古典國際法到新世界秩序、恐怖主義與公共領域、暴力、溝通、民主社群與寬容的界線範圍;德希達談911所透顯的「創傷與自體免疫」的三個時程,戰爭與恐怖主義之間是否能清楚的區分出來?談恐怖主義的虛擬化,談邊界的辨識、界定與介入,以及,非常有趣的,談「寬容」與「好客」。
最後這一點,在歐洲近期湧入大量難民的同時,我不由得想起德希達所言:「如果是純粹或無條件的好客,或者說好客本身,應該(打從一開始就)敞開心胸,就算對象是完全無預期也無從受邀的對象,就算是完全來自外國的到來者(L’arrivant),那種初來乍到,無從辨識身分也無從準備的對象,簡言之,就是完全的他者,我會將此稱為『面對來者的好客』而非『面對受邀者的好客』。外人探訪確實可能帶來危險,我們也不能忽略此事實,然而,一種不願承擔風險之好客、一種必須有人擔保才願意付出之好客,一種免疫系統保護自己不受完全他者入侵之好客,難道真的可以被稱為好客嗎?」
在這段話語後面,他隨即說到,好客是無法取得法律或政治地位的。對他而言,純粹好客(無條件的),是一種至少要放在心底的想法,否則,「我們根本不可能瞭解他者與他者之他異性,也就是不請自來地進入我們生命之人。我們甚至不會了解什麼是愛,也不會了解什麼是與他者與非總體、非群體的方式共同生活。」
雖然博拉朵莉與兩位哲學家的對談都不長,但因為從911的討論延伸、觸及到當代許多重要的議題,使得這本書的「濃度」非常高。每一段對話,都有許多能夠再深入討論、檢視的重點,這本十四年出版的書放在當今,讀來依舊令人戰慄。此場座談會,將邀請到台灣師範大學專任教授、高教工會台師大分部召集人、哲學星期五@台師大負責人黃涵榆老師,來為我們解析這本書,邀請你,一起來思考,恐怖主義究竟是什麼?
講師介紹:
黃涵榆,現職台灣師範大學專任教授、高教工會台師大分部召集人、哲學星期五@台師大負責人。研究領域包含附魔、恐怖文學、精神分析、生命政治、後人類、記憶與見證、近代台灣文學等。著有Horror and Evil in the Name of Enjoyment (Peter Lang, 2007)與多篇期刊論文發表於Concentric: Literary and Cultural Studies、NTU Studies in language and Literature、《中外文學》等期刊。目前進行中的研究與寫作計畫包括附魔、廢墟與攝影見證、佔領行動與安那其身體等。

//www.beclass.com/showregist.php?regist_id=MTgzN2EyZjU1ZTMzYjUyYzk3ODE6U2hvd0Zvcm0=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