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因故取消)12.21(日)溢出巢穴的邊野滲入——葉佳怡《染》書友會

十二月 8, 2014
小小書房


活動因故取消,敬請見諒
時間:12.21(日)晚間7:30-9:00
講者:葉佳怡(作者)
費用:150元{會員當次購書享全店書籍85折優惠;非會員當次購書可享全店書籍9折優惠,並可成為會員;其他商品皆95折優惠 ;特價品不再折扣}|卡卡、志工免費入場
地點:小小書房/新北市永和區復興街36號
電話:2923-1925 /smallidea2006@gmail.com
沙貓貓:
佳怡的粉絲一定認得出來,活動文的標題用了她的第一本小說的名字。依照慣例,我不會先談作品,而是談其他,譬如,與一個新生的作家的相遇,以及,關注著他的作品,以及跟著這個作家所建構的世界,一連串打開又打開一扇又一扇窗或鑿許多的洞或者轉身發現自己來到一個陌生的荒地,那種感覺。
如果真要說,台灣本土作家的創作力衰頹,那從出版數字來看是矛盾的。每一個月,超過上百本的書湧入書市,經過一個月的考驗,絕大部分的它們,有如退潮般被退回出版社的倉庫,讀者能否有機會與他們相遇,與這部作品的質量不一定有關係。亦即,無論是根據我自身閱讀的經驗,或者開書店這麼多年的經驗,一個讀者與一本書的相遇,往往是機緣與偶然。所謂的相遇,不單指你「看見」它,而是包括你被它吸引,翻開它,讀完它這一連串的過程。


一個還未足夠知名的作者,一個還沒有累積足夠讀者群的作者,是很容易被忽略的。知名作家駱以軍,上回來小小辦書友會,會後,小聊。他當然不會否認自己相較於更新、更年輕的作者來說,已經非常有名了,也因此,他對於提攜後進共享有限的文學資源這件事情,真的是不遺餘力。那天晚上,談到台灣的文學出版環境以及閱讀狀況,他說,如果連他都要推得這麼辛苦,那他真的不知道更年輕、更沒有資源的作者要怎麼辦。
其實,即便是阿駱,每次新書出來,也都是自己跑全場,很辛苦。出版社出一本書,為了銷量,努力推廣這是應該的,然而,過去山林街巷神隱不直接面對讀者,只要專心寫書就好的作者,放到現今的環境,不高調賣書,簡直是無法活。因此,我只能說,作為書店,遇到一本好書,我們不高調推廣,不好好賣它,我們實在對不起寫書的人。沿用過去新專輯「打歌」,一本書面世之後的站台推廣,我們稱之為「打書」。但,對於寫完一部小說一本詩集就想要趕著前往下一本的作者來說,「打書」,畢竟是一件略顯得有點困難的事情。
因此,邀請小說家來談他的作品時,我通常不會請他們直接談,他的那本要「打」的書。而是談他的創作方法、創作歷程,談他的技藝養成,談他自己喜愛的作者、作品……而由於專職小說家非常少,因此,生活與創作之間的平衡,也往往是其中一個主題。
從這個座談的範疇來看佳怡這場分享會,就特別有感。因為,相隔兩年的作品,無論是寫作風格、語言或者主題,都有相當鮮明的改變。這種轉折的背後,有許多原因,但這些原因,誰會感興趣,或者應該問:誰應該要感興趣?
作為佳怡的讀者,我可能感興趣的事情是,《溢出》裡,在幽暗之地濕潤的巢穴中,陰性傾巫的魔魅力量,到了《染》,就像是被放到人間裡一樣,力量盡失,只能以怨恨、以憤滿、以詛咒,噴沫在尖銳的現實邊上,絲毫無損它的殘酷與殘暴。我好奇,這樣的轉變;作為佳怡的讀者,如果,我分別在不同時間,與這兩部作品分別相遇,我想我應該不會認出,這是同一個作者的作品,而且我相信,奇妙的是,這兩部作品,都會各自擁有他們堅實的粉絲。
於是我想讓他們在這一場分享會裡相遇。對我來說,閱讀兩部作品,彷彿是從月的暗面走到地表亮面,匍匐在陰影邊邊的一趟旅程,非常非常有趣。
邀請你一起來,聽葉佳怡,談《染》,以及其它。

//www.beclass.com/showregist.php?regist_id=MTczNTQ5ODU0ODU4NGU4NWY0Mjg6U2hvd0Zvcm0=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