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每日一書】夏曼.藍波安《大海浮夢》

九月 26, 2014
小小書房


【啊人生怎麼那麼幸福之關於人之島之浮夢好貓之不保證每日一書】
(這篇很長噢,如果沒時間看完那你可以直接寫信跟小小下訂說:「我要買沙貓貓今天推薦的書!smallidea2006@gmail.com)
該怎麼跟你描述一本好愛的書是很困難的,以至於文字稀薄到只能用「幸福」兩個字來形容。我感謝這些作家,感謝這些創作者,願意以如此漫長的毅力以如此稀少的回報(無論如何,版稅再高,加減乘除到歲月裡頭,還是少的),寫一本書,一本能夠讓你翻著也歡喜,夢著也感懷,醒來念茲在茲的都是它的書。
對於蘭嶼,海,以及人與海,人與自然之間的關係,夏曼.藍波安先生是我的啟蒙者。雖然在十幾年前,我們就認識,也因為工作的關係有少少的接觸,但我真正開始「看見」蘭嶼,是透過一年一年,跟他的書,他的演說,慢慢的厚實起來的。對於蘭嶼,以及達悟族的族人所面對的當代,我一直有著難以消除的愧疚。我的一半血緣的祖先,奪去了人之島的土地,縱然,我的另一半的血緣的先祖的土地,也是這樣被奪走的,但,更難以崩解的是共犯結構——當代台灣所享受的先進,隨之衍生的廢棄物,核廢料,在我享受的當代便利的電力時,持續地污染蘭嶼的土壤,海洋,現在,未來。
雖然我到現在,還沒有踏上蘭嶼一步,但這個島嶼的人們,如夏曼.藍波安,如透過他所傳述的口語故事、傳說、海洋經驗,給了我面對生命、面對自然無比的資源。而我,能夠貢獻給蘭嶼大地什麼呢?


去年在一個新書發表會遇到他,聊了一下,我提到說,最近很疲倦,想要找地方休息,他說:「來蘭嶼吧,住一個月就會好了」。一聽,我的眼眶當時立刻就紅了,忍住不敢掉眼淚,怕他擔心。他的意思,並不是海可以療癒你,而是回歸到自然與人的關係之中,它會給你帶來力量。在他的作品裡,海是該畏懼的,該尊敬的,因為達悟族人自古從大海與大海所環繞的這小小土地,取得一切所需。生存需要搏鬥,而存留下來的生命,以生命所餵養的生命,需要感恩。
我從小,其實是怕海的,不敢接近,覺得海好巨大,好可怕。但,是慢慢透過夏曼.藍波安先生的作品之後,我理解了自己為何懼怕大海,以及,在這樣自小的漢人教育裡,我失去了什麼,以及應該要去學習些什麼。
但這些情感,無論是感恩或是愧疚,在面對夏曼.藍波安先生的作品時,通通都會安靜下來。因為,他並不總是用一個角度去看蘭嶼的過往與未來,在人之島的傳統與失落之間,他希望追溯得更深,更遠,去找尋根源,因為這樣的斷裂,從人之島被當代國家入侵之時,就已經開始了。
「讓我們在舒夫特海域
製作竹子的圍籬
好讓台灣來的貨輪無法進入
稻米與麵粉來自遠方的島嶼
遠方的食物不比冷泉的芋頭好吃
但願島嶼的人有所認知」——《大海浮夢》
這段話,是書裡主角Cigewa的小叔公唱的短詩,在島上流傳。但,遠方來的一切,並未因此就斷絕,它們逐漸進入島嶼,改變了許多事物。書裡談到,有一天,他同父異母的姐姐幫外祖父剃頭髮、洗臉,剃完之後,外祖父覺得身體很輕,很開心。他問外孫女,這是哪裏來的(剃頭工具)?
「Asyou ya.
哪來的?
Mapu do ilawud ya.
遠方來的人的刀。
姐姐又說:
Mataretarem ya kano ipangan ni yamamo.
這支刀比你的父親的刀銳利。」
我很喜歡夏曼的書裡,對話總是會將達悟語嶼漢文並置,那些音韻起伏像是音樂一樣,漢文則變成了翻譯。這樣的語言關係,在我第一次閱讀《八代灣神話》時,所感受到的震撼至今還無法忘懷。
2004年,因為工作的關係,當時夏曼.藍波安說,他有一個要去南太平洋的小島旅行的計劃。那時的我,眼睛看著西方,才剛開始透過薩伊德(Edward W. Said)去思考西方與東方,澳洲大陸只知道一個Peter Carey,還是因為毛姆的《月亮與六便士》才能想像大溪地,除此之外,其他的就一無所知了。這個旅程的一部份,也被寫進這本新書裡。
在新書《大海浮夢》,從主角Cigewa的童年開始,我們將與人之島的過去、老一代的達悟族人所傳承下來的智慧,他的成長與漂流,回歸,相遇。但這條故事線並不會觸動你,真正感到心靈深處一再被喚醒的,都在一頁一頁,一段一段被寫下來的故事裡,像,他寫下了眼睛已經瞎了的外祖父說的故事,說著飛魚季,外祖父與弟弟去捕魚:
「那一天的晚上,月亮在我們頭頂的時候,不到划五槳的時間,忽然間,捕撈飛魚的小海灣,凌空飛躍許多數不清的飛魚群,魚群騰空飛躍的面積跟我們的部落一樣大,又非常多的肥魚,然後一尾巨大的鮪魚騰空獵食,在空中扭轉圓滾滾的黑色身軀,結果就在牠落下的時候,牠的嘴裡含著一條飛魚正中我們船身內的龍骨,在我胯下中央,大魚倒臥在我胸前,我立刻抱住牠碩大而光滑的魚身,也立刻把右手伸進魚鰓,用力撕裂魚鰓,血紅的顏色立刻奔流,填滿了船身,我的雙腳煞似浸泡在血河,大鮪魚不斷的顫抖,偌大的身軀震動我的血脈,但我坐著的身體恰是在牠的胸鰭,我感覺到大魚在顫抖的肉,我再次撕裂他的鰓,不過鰓的尖刺也弄傷了我厚厚的手掌,數回之後大魚斷氣了,我也鬆了氣,我的弟弟努力的把鮮紅的魚血舀出船外,當然汗水洗了我的身軀,哇!魚身長度是傳的一半,不費吹灰之力就成了我們的獵物。『哇!天神恩賜的禮物。』」
看到「不費吹灰」之力,我難過了起來。到底,比較起黑鮪魚直接就被切片出現在餐桌,上述那些歷程,根本難以想像的辛苦。
外祖父說:「黑鮪魚是我們民族所有魚類裡最為高貴的,我們內心的喜悅百言難盡,在我們回航途中用歌唱回應天神,也讓黑夜裡的魚精靈一同歡唱。那一尾黑鮪魚,我們宴請部落裡所有的親戚共同來享用,於是每一個人呼出的氣是鮪魚體內的精氣,讓我與弟弟成為獵魚英雄。」
這些從長輩流傳下來的故事,夏曼.藍波安在將之轉化成漢文時,會出現一些漢文裡相當陌生的用法與詞彙,對此,我所喜愛的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的作品,亦是從法語中擷取相似的新日語創造法則,為書寫的語言注入新的活力。
花這麼長的篇幅,寫不出我對夏曼.藍波安作品喜愛的百分之一,只願,從不認識他作品的讀者,能夠因為這短短的介紹,願意走進他以及他與族人的海洋國度。
——
大海浮夢,定價450元,小小目前有書展優惠價360元(到10.24號)。
夏曼.藍波安的作品,小小也有噢,歡迎與我們聯繫:smallidea2006@gmail.com

//www.beclass.com/showregist.php?regist_id=MTczNTM3NjU0MWFkYTEzYmM3NzQ6U2hvd0Zvcm0=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