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每日一書】蔡宛璇詩圖文集《陌生的持有》

九月 16, 2014
小小書房


【給所有陌生的你們之反省好貓之不保證每日一書】
昨天晚上我在床上輾轉難眠,想著今天的每日一書來介紹什麼好咧。雖然這個專欄所達成的賣書效果有時讓我有一種愚公移山的感覺(那堆書山還是都在那裏),但我相信終有一日,____(因為後面太常講了,所以還是開放給大家填空好了)。
總之,翻來翻去滾來滾去,我終於發現一件事情了。竟然,我竟然,一本詩集都還沒有介紹過!!這怎麼可以呢,這怎麼能對得起世人呢?為了表達我深切的懺悔,趕快今天就來介紹詩集。
是這樣的。沙貓吆喝賣別人家的書啊東西啊都很大方,但不知道為什麼一遇到自家的書就很害羞,明明書就做得超好的啊,美翻了,而且從裡到外,內容啊設計啊都是沒話說的(到底哪裏害羞了)。反正因為某種奇怪的性格反而很少在網站上推自己家出版的書。但其實,小寫出版已經累積很多的出版品了。
詩集,宛璇這本是小寫的第二本詩集了。我們第一本詩集是阿遠詩人的《遠方的綠光》,非常溫柔,簡直不像我們認識的阿遠。宛璇這本其實是非常多年預訂下來的出版品,而且當年預訂的只有「圖」,那時她來小小展「吃線的人」畫展,每一張小圖都長得超可愛,那時就問她,有沒有興趣出版。她沒有說好,但也沒有說不好,只是還不知道,如果要將這些隨手塗鴉出版,究竟要用什麼樣的形式好呢?
過了很多年,她帶來了一疊詩稿跟圖稿,想要請我給建議。我看完,就問她,那在小小出好嗎?她這次竟然說好耶,我簡直撿到寶。趕緊請主編聯絡阿發,讓大家把一些想法溝通溝通。
「拍紙簿」的形式,對我來說是一種完全與手寫、塗鴉連結的回憶與物件。在數位時代,或許有一些人,已經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了。但能夠擁有一本紙質完美,適用於各種筆類的筆記簿,在文具行裡尋尋覓覓,是一件多麼美好的樂事。撕下來的那些,就分類進各種不同的筆記或者檔案裡。多半時候,它們缺少日期編碼,拍紙簿的性質,短暫,卻又是保留最初始記憶的一種媒介,具有與各種物件、書寫、創作相互滲透的可能。我非常非常喜歡它跟人、事物之間的關係。


因此,宛璇這些沒有日期,隨手塗鴉的圖與詩,要再集結成冊,就表示它們要被重新歸納、整合,尋求一種完整。但如果它完整了,是否會失去原來的隨意性質?讀者要如何感受到這些筆記的流動感?散落在不同時間裡的詩與圖,有些具有同一段時光裡的相互關係,這種相互感,要如何被呈現出來?
於是,透明感,滲透,隨意,這些構成了這本詩集的設計要素。並且,希望它能夠在每一個陌生的讀者手中,透過閱讀,再度構成屬於他自己獨特的樣貌。
這是一本持續演進的詩集。
但宛璇不知道的事情是,其實,對於一本書的持續演進這件事情,我的靈感,是來自於宛璇與她的先Yannick Dauby 所出的一本聲音相本《寶藏》,他們進入寶藏巖記錄、拍攝,蒐集聲音而成的作品。有一本書,有一張CD。那本膠裝的書,後來翻一翻,竟然就開始脫頁了,散成一張一張的,超美。雖然宛璇對於該書的膠裝技術非常懊惱,但至今我依舊覺得,那個意外非常美。讓我首度感到,寶藏巖,也是一個持續演化的有機體。
總之,這本書是這樣構成的,在時光中,先是作者,然後我們跟作者一起,然後交到陌生的你手上,由你繼續。
購買請洽小小或各地的獨立書店噢!如果你不知道你家附近有哪些獨立書店,儘管寫信來!小小email:smallidea2006@gmail.com
附上宛璇寫的,獻給秋日的詩一首~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