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每日一書】鍾芭·拉希莉《低地的風信子》

九月 7, 2014
小小書房


【還沒看完就推薦你這樣對嗎之好貓之不保證每日一書】
其實我今天本來想要放假一天的。真的。因為我覺得大家辛苦工作了一年,好不容易放個假,心都去烤肉架上了。罷特!回頭轉念一想,像我這樣沒肉可烤或不想烤杏鮑菇的人一定大有人在(昨天經過一攤家庭烤肉兩小姐妹坐在小板凳上姐姐大聲對妹妹說:那個叫金針菇啦!),寧可趕快把那本一直看不完的小說趁假期啃完,或者趕緊把排隊待看的DVD看完的人,一定也很多的。但想歸想,我還是沒有放下手中那本書,一點都沒有打算寫每日一書的意思,因為,書實在太好看了,捨不得放下。
——
「這些詞彙了無新意,」他們的父親說道,翻閱著一本期刊。「我們的世代也讀馬克思。」
「你們的世代沒有解決任何事情。」烏達恩說。
「我們建立了一個國家。我們現在獨立。這個國家是我們的。」
「還不夠。它將我們帶往何處?它幫助了誰?」
「這些事情需要時間。」
——-
就是看到這裡,我決定放下書,來跟大家推薦這一個作者。雖說,她已經是非常知名的作者,但每回有讀者來到書店,希望我推薦:好看、深刻,卻不會太難讀的作品,我問:你有看過這個作家的書嗎?每一次都是搖搖頭,說,沒有。但鍾芭·拉希莉(Jhumpa Lahiri)不會讓你失望的,每一個讀過她的任何一本小說的人,都會記得這個名字。她很奇妙,彷彿事物的核心就掌握在她的手上,她能夠將纏繞其上的絲線解開,重新編織成一幅幅驚心動魄的圖像,讓讀者看到,原來這件事情的另一個樣貌,是這樣子的。


這當然是對作家的讚賞。拉希莉擁有技藝,像當代任何一個寫暢銷小說的作家一樣,然而,要擁有比技藝更多的,譬如,深入事物根裡的目光,就需要刨根究底的耐心,以及勇氣。以出版年代來說,拉希莉先出了《醫生的翻譯員》,再來是《同名之人》,後者已經被改編成電影,而我是先看了小說《同名之人》,哭到差點沒死掉,把作者名字翻過來一看,完全不熟啊這作者打哪蹦出來的。
從此印象深刻。而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印裔小說家一定會處理到的移民問題,身份認同,拉希莉的作品裡當然不會少,但作為女性小說家,她還會多處理到的是性別問題。她小說裡的地點經常是橫跨國界的:加爾各答—美國—印度—新西蘭,處理的文化認同問題也經常是橫跨世代的。因此,"Low Land”(台灣翻為「低地的風信子」,可能怕翻成低地太像戰地小說嗎?)一開始的場景所進入的,也是兩個世代的交界:一個獨立國家已經建立,但還沒有走上真正的民主,沒有真正的自由,殖民的勢力還遺留在這個國家,而貧窮與富裕的差距是如此巨大的國度。我所引的那串話的前面,是大吉嶺地區的佃農起而反抗地主的事件,而這個事件,從主角的話語來預示印度的未來,它將會燎原:必定要讓廣大的印度熊熊燃燒。
看來拉希莉要寫革命小說了嗎?你知道,這個作家的語言跟藤蔓一樣,是柔軟而堅韌的,她所敘述的一切,總能彎曲蔓延到內心的某一個角落,也能夠在必要的時刻,狠狠一抽,讓你痛楚。
是這樣的一個作家吶!
——
喜歡就來小小逛逛買買,拉希莉的作品我們都有噢!
購買請直接聯絡小小噢!:smallidea2006@gmail.com
低地的風信子,定價380元,會員優惠價342~

//www.beclass.com/showregist.php?regist_id=MTczNTM3NjU0MWFkYTEzYmM3NzQ6U2hvd0Zvcm0=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