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疾病書寫」書展:剝除迷思、歧視,還原病的面貌 4.15.2014~5.30.2014

四月 16, 2014
小小書房


指導單位:文化部
主辦單位:小小書房
書展參展書籍優惠價8折!歡迎到店選購。遠距購買的讀者,請前往填寫遠距訂購單!
「病,其實和健康一樣是自然的一部分,卻變成『不自然』的東西的同義字」
「任何被視為神祕、令人害怕的病都會被認為具有傳染性。」

──《疾病的隱喻》,蘇珊.桑塔格
「人類的歷史即是疾病的歷史」──韓森(Folke Henschen,瑞典病理學家)
從人有生命伊始,尾隨在後的幾樣事物,不外乎是,病、老,以及死亡。病,輕者會讓肉體、精神感到不適,久病或轉苛則苦,更甚者,可奪人性命;此外,依據病的性質不同,牽涉到罹病的時間長短、人口數量、規模,小則僅限於個體生命受到威脅,嚴重者可致使一個民族、整個國度覆滅。因而,對於疾病所引起的,小至個人,大至社會、國家的種種徵狀,人類所能想到的辦法不外乎是「消除」與「控制」。
然而,倘若我們從疾病的歷史面來看,將會發現,「消除病徵」,抑或「消除病人」,「控制病情」或是「控制病人」,這兩者的思維其實非常相近。尤其,對於那些以貫有的醫療措施無法治癒的、無法控制的、致死的,或者具有高度傳染性的疾病,「控制病人」,往往成為必要的手段。
史上造成極大規模人口死亡的疾病,首推「瘟疫」。從病源區分,則有傷寒、鼠疫、天花、痲疹、霍亂、流感病毒……等類型。這些病毒造成的死亡人口數,少則數十萬,多達數千萬人;尤其以鼠疫最為嚴重,史上三次大流行,導致數千萬人死亡,甚至造成社會、政治結構急遽改變、經濟活動停滯。雖然現行絕大多數的傳染性疾病,在世界許多地區都已經聲稱「絕跡」,然而,以台灣地區為例,最後一次發現鼠疫蹤跡,也不過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
鼠疫絕跡了嗎?或者說,在鼠疫絕跡的現代,還有什麼樣的事件是能夠造成像瘟疫災難般的大規模死亡呢?


卡繆的長篇小說《鼠疫》(或譯《瘟疫》),以完全寫實的手法,敘述了一個因爆發鼠疫而被封鎖的城市。他將年代設定在1940年代,北非的阿爾及利亞。即便歐洲在中世紀曾經籠罩在黑死病的陰影裡,但時間與空間的距離軸拉長之後,人們對於病源的初始徵狀,毫無所感。一隻老鼠死亡,那沒什麼,數百隻老鼠死亡,情勢還在控制中,直到每天出門處處可見到鼠屍,人們才開始驚慌起來。然而,當政府宣稱已經蒐集了約八千隻老鼠時,隔天突然又公布,鼠害已經驟然停止。
小說,從這裡才剛要開始。
人類可以多麼「健忘」?《瘟疫》裡,當人們開始一一猝死,醫生回想起歷史上那些災難的場景,每一個災難的開始,也都可能是在那樣尋常、寧靜、平凡的日子裡所開始的——無論是疾病,或是戰爭。而對抗瘟疫的場景——圍城裡的生活與死亡,竟與戰事陰影底下的生活如此相似:身旁的人不知何時會消失、死去,而日子得繼續過,無論歡唱、買醉或者堅守一個小小的崗位度日。
2003年,在全球各地傳出的SARS疫情,一開始也只是以類似肺炎的樣貌出現。然而,它其實是一種會引發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的感染疾病,蔓延迅速,當時不只是台灣,包括中國、香港、加拿大、新加坡都有數百至上千人感染,有10~15%致死的病例。令台灣人至今記憶猶新、聞之色變的原因,跟政府以及醫療體系處理的方式,有相當大的關係。由於當時SARS病例判斷困難,醫院在發現疑似病例時未能隔離,最後導致台北市立和平醫院,因爆發院內感染而遭封院,凸顯整個衛生體系防護措施的粗糙粗暴,引發民眾、輿情極度恐慌。
將患者「隔離」,加以觀察,是衛生體系中為了防止疫情進一步擴散常用的手法,對於「正常人」來說,似乎沒有什麼不對勁。至於被隔離的患者經歷何種內在歷程,以及,在這段時期,由於與社會形同斷絕往來,對於被隔離者的身心,是否會產生影響,往往已經不屬於治療、控制這個病症所關切的範疇。循著同樣的邏輯,當疫情擴延迅速無法控制之時,「圍城」,也常常成為「必要」的手段:將確認已患病的、跟疑似患病的,以及可能會患病的都關一起,與絕大部分的「正常人」隔離開來。
對於疾病的恐懼,像一把利刃,將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互助、相互倚賴存活的現狀狠狠劃開。由於恐慌、無法可施,人們急於擺脫病的威脅,也常常變成「擺脫病患」。薩拉馬戈的小說《盲目》,將人面對危機處境時的自私、欲望、貪婪、暴力、無情,描繪得驚心動魄令人不忍卒睹,卻也在這樣的境地裡,看見人類愛的極致表現。在小說裡,一種不知名的「白盲症」,透過不知名的原因迅速蔓延傳染,瞬間奪去人的視力,從醫療體系到整個國家都束手無策。國家潰決、軍隊瓦解、制度完全失效,金錢成為糞土,人人為求眼前的溫飽存活,不再信任彼此,彷彿回到原始時代,在儼然成為廢墟的城市裡四處劫搶僅有的食物,教會亦失去心靈庇護的功能,人們不再禱告。在所有的道德準則、制度,甚至連信仰都全然崩潰的殘酷地獄裡,去何處尋找救贖?
這「盲目」的病,要如何治癒,沒有人知道。而更諷刺的是,因為「病」而在人與人之間所造成的隔閡、誤解、污名、恐懼……,這些強大的疆界被打破的可能,竟是要到每個人都落入同樣境地、罹患相同的病之時──這不難想像,只是很難發生在現實生活裡。對於病,人們寧願抱持「不會是我」的心態,遠遠大過於「假如是我」的同理心。因此,亟欲將自我排除在「病」的可能之外的方法,不外乎是透過各種方式,讓自己遠離病因──這其中,也包括將自我與病人隔離(心理上或生理上皆然)。
真正的病因,或者說,「病」真正的樣貌,往往被擱置,甚至被想像、誤解、放大。在《疾病的隱喻》裡,蘇珊.桑塔格有極為精闢的見解。「我要描述的不是移居到疾病王國、住在那兒的真正情狀,而是與那情境相關的幻想:不是疾病真正的樣子,而是人們對它的想像。我的論題不是疾病本身,而是疾病被用為隱喻。我的觀點是疾病不是隱喻,考量疾病的最誠實方法是避開隱喻性的思考。」(頁9)
桑塔格書中提到的,被「隱喻污染的病」分別是:結核病、癌,以及愛滋。對於疾病的不了解,創造了對「病」的迷思與恐懼,反之亦然。結核病這個古老的疾病,跟人們一度對於癌症的恐懼一樣,都曾是難以啟齒的、神祕的病:「任何被視為神祕、令人害怕的病都會被認為具有傳染性。因此,許多罹癌的人發現自己被親友排斥、成為家人隔離的目標,彷彿癌是傳染病似的。」(頁11)。然而,到十九世紀,醫療對於結核病的更新認識,迷思開始破解,而隱喻也取得了另一種外衣──結核病被浪漫主義者催化,想像成一種浪漫的疾病,「結核病人被想像成性欲強,並散發超凡誘惑力」(頁18),而結核病人的面容,則被視為一種流行、時髦。
到廿世紀,疾病迷思先是環繞著癌症展開,接著則是愛滋。譬如,認為癌症是一種「感情不足的病,折磨那些在性方面壓抑、抑制、無活力、無能表達憤怒的人。」(頁30)桑塔格認為,這種將疾病的成因,歸諸於病人自身的心理因素,或者認定藉由精神、意志能夠療癒疾病(頁71),都會使得真正的病因與治療方法被懸置。而描述癌症的語言,多帶有負面的隱喻,並以軍事化的語言描述治療的歷程:「向癌宣戰」、「消滅」癌細胞、「征服」、「戰勝」癌症……等等,癌治療儼然成為一場聖戰,「只要許多黷武思想附著於癌敘述/治療,癌隱喻對於愛好和平者就是相當不適當的隱喻。」(頁102)將癌症治療譬喻成戰爭,或者將病患視為受害者的另一層問題在於,這些軍事化的語言與隱喻中蘊含了暴力,致使癌症這個疾病再度被污名化,「癌不斷被醜化成邪惡象徵,罹癌的人一聽到癌的名字就被嚇得魂飛魄散。」(頁101)
癌症之後,另一個被高度污名化的,就是愛滋病。由於AIDS是透過性交、血液感染,因此它經常成為道德嚴厲批判的對象:「它是放縱、犯罪──耽溺於非法化學藥品及不正常的性。」(頁128)。然而,愛滋病也能透過母體垂直感染、輸血感染,污名化的結果,迫使愛滋病患者必須對親人、對社會隱蔽自己的病,以免被歧視。此外,AIDS病毒緣起於非洲的說法,也牽涉到種族歧視:「在關於AIDS的地理起源的思考中有種族歧視的成分……」(頁152)即便當代醫療對於愛滋病的成因、感染途徑、治療都持續有新發現,然而愛滋病的污名與歧視,迄今並未能完全退去。
愛滋病在美國發現至今逾三十年,由於它在全球蔓延的速度以及高致死率,成為上世紀迄今,新興的大型流行疾病,各國無不將愛滋病的防治列為衛生安全重點項目——而愛滋病的去污名化,亦是其中一項。值得注意的是,污名的源起,往往是先由標籤化所致。在追溯愛滋病的病因時,當局經常將若干特定邊緣族群鎖定為愛滋病的高危險群。這些族群在社會中,往往本身就處於邊緣、弱勢,或者已經背負著道德上的污名,愛滋病防治的宣導,令他們的弱勢處境變本加厲,等同再度被社會隔離或者驅除。
對於疾病的歧視與恐懼,並非所有地區都相同。不同的社會文化背景下,對不同疾病的認識,有其自身的脈絡與軌跡,在原先毫無疾病歧視的地區,反歧視計劃的介入,反而會導致疾病的標籤與污名化。《我的涼山兄弟:毒品、愛滋與流動青年》一書裡,學者劉紹華藉由進入中國四川昭覺縣利姆鄉,對諾蘇族人的研究,帶出疾病在全球與地方的關係。在她的駐點研究裡注意到,中國與國際組織合作的愛滋病防治計劃,同時附帶的去污名化項目,反而轉變諾蘇族人原先對愛滋病的態度。「原本對愛滋沒有歧視污名的諾蘇族群,反而透過不斷強調的反歧視計劃,對此疾病產生了負面詮釋與恐懼,開始出現污名化現象。」(頁267)忽略地方因素、無差別的愛滋病介入計劃,在劉紹華的研究裡,得以瞥見疾病的污名是如何被建構、標籤化,並且因為國家醫療機構移植西方論述,忽略地方傳統文化的複雜因素,而遭遇困境,甚至失敗。
曾經罹癌的桑塔格,因為癌症的污名化使得她寫下《疾病的隱喻》一書,要脫去這些隱喻的外衣並不容易──至少,她認為,在「病」尚未被足夠瞭解、治癒率未能提高,未能改善治療方法之前是困難的。對桑塔格而言,理解社會從各個層面如何看待這些病,並剝去這些隱喻,平息想像,才能改變對於這些疾病的觀念,使得病本身,被正確的看待。然而,身處全球化的影響之下,像愛滋病這樣作為國際衛生防治的首要議題,在進入不同國家,觸及到不同社會文化背景的族群時,隱喻究竟是存在而待剝除,或是反向的被強加其上,值得我們注意與深思。
參展書目:

01疾病的隱喻
Illness as Metaphor and AIDS and Its Metaphors
作者: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
出版:麥田
出版年份:2012
定價:280
書展優惠價:224
關於疾病論述,桑塔格分別於1977-1978,以及1988-1989年出版的《疾病的隱喻》、《愛滋及其隱喻》,是最為人知的經典著作。前者分別對照結核病以及癌症,後者主要針對愛滋病,三者在文學藝術中呈現的意象、醫學領域裡的診斷與治療方法在語言上的呈現,社會文化或醫界,如何從心理層面去詮釋生理疾病,以及病毒、病徵在政治、社會、道德準則、經濟、軍事以及戰爭語言上的使用,以及反向的,治療歷程如何使用軍事及戰爭譬喻……等等,由此建構對於病的種種想像。
這些環繞著疾病展開的敘述,不僅呈現當時社會對於疾病的看法,也往往迫使患者為了避免歧視、被污名化而隱身。桑塔格認為,因為醫學科技的進展,某些疾病的迷思或歧視得以逐漸消除。然而,這些鋪天蓋地的比喻,造成對疾病的歧視及污名化,往往會使得人們看不見疾病的真實面貌,有礙於正確地對待、治療疾病。因而,必須透過書寫、辯證,使得這些隱喻得以暴露出來,並且加以化解、剝除:「我的書的目的是平息想像,而非挑激想像。不是授與意義(這是文學努力的傳統目的),而是剝奪意義。」(頁116)。好讓疾病得以脫離隱喻、被附加的意義,進而被正面的看待。

02鼠疫
La Peste
作者:卡繆(Albert Camus)
出版:麥田
出版年份:2012
定價:300
書展優惠價:240
1939年爆發的二戰,迫使卡繆離開巴黎,流離至阿爾及利亞的阿赫蘭──也正是此書中,因為鼠疫而遭圍城的小城。而1941-1942年間,瘟疫的確在阿爾及利亞盛行。此書台灣既有的諸多版本亦翻作《瘟疫》,卡繆以寫實手法寫就,描述一場瘟疫,如何從一隻街角毫不起眼的鼠屍,在短短不到兩週時間,迅速演變成八千隻老鼠暴斃,接著,城裡的人一個一個、一批一批死亡的浩劫,進而迫使當局圍城,以免鼠疫再往外擴散。
書中刻意將年代設定為194…年,這意味著,戰爭可能還在進行,也可能已經結束。這使得戰爭以及瘟疫兩者產生現實圖像上的緊密對映:牆外是激烈的戰役,牆內亦然;或者,牆外的戰爭已經結束,而戰爭的幽靈卻以不同的形式,在我們的生活裡還魂。戰爭與瘟疫陰影底下的現實生活如此相似:封鎖、隔離、囚禁、抵抗、死亡……城內,鼠疫患者被送進療養院隔離,正如此城作為一個疫區,也跟其他地區隔離開來。「健康的」人背倚著看似堅固但實則脆弱的高牆度日,日常的外表一切如故──除了戰爭與瘟疫以外,它們都在遠方。而「遠方」究竟有多麼遙遠?對於始終明瞭於心的人來說,這病菌「永遠不會死亡或滅絕,這菌可能潛伏在家具與衣物內十數年,在臥室、地窖、衣箱、絹帕、文件紙張裡頭耐心等待。」

03盲目
Ensaio sobre a cegueira
作者:喬賽.薩拉馬戈(Jose Saramago)
出版:時報
出版年份:2002
定價:300
書展優惠價:240
從一個再尋常也不過的事件開始:塞車。一輛車在車潮裡突然就不動了,車主突然瞎了。接著,曾經跟他有過接觸的人們也很快都瞎了。這不明原因的「白盲症」迅速蔓延,衛生單位無法判定病因、源起、是否具有致死的威脅性,也無從確認治療方式,但由於它擴展迅速,只好將所有已患病的人強制隔離。「疫情」並未趨緩,越來越多人被送到隔離所來,食物、民生必需品卻開始短缺。隔離所內,疾病、恐懼、愛與善、暴力與死亡並存,由於疫情持續擴大,情勢越發嚴峻,隔離所內與外部守衛的關係也高張緊繃,直到食物完全短缺,病患發現守衛已經不知去向,決定一舉推倒柵欄,逃離隔離所。
小說到此並未結束。跨越藩籬,離開隔離所的盲人,發現他們進到一個範圍更大、更恐怖的被棄絕之地。人為了存活,不再彼此信任,為了僅有的食物廝殺搶獵,教會不再是心靈的庇護所,只是一個可以提供溫暖可屈身安睡的場所。到此,制度、國家、道德、信仰,全盤潰決,很少有小說將災難推演得如此徹底、決裂。小說家在這片絕望、野蠻的土地上所安置的希望與光,非常微弱,猶若絲線,然無比強韌。以一個不會致死,但將奪去人類所賴以生存的一切的疾病作為寓言,你無法不問:人為何存在,以及,該如何活。

04魔山(上、下)
Der Zauberberg
作者:湯瑪斯.曼(Thomas Mann)
出版:桂冠
出版年份:1994
定價:250、250
書展優惠價:上下冊各200元
這部費時12年的巨幅作品,構想源自於1912年湯瑪斯.曼陪同妻子在阿爾卑斯山的達沃斯肺結核療養院的親身經歷。原本初擬的中篇小說,因為一戰之故停擺,並且使得他重新檢視歐洲精神生活、文化思考,於1924年發表時,已經演變成一部厚達七百多頁的長篇小說。小說從一開頭到結尾,幾乎把場景都鎖定在山上的療養院裡,結核病在此不僅是一種疾病,也是重構他們的生活、人生觀,以及人際關係網絡的核心。
主角漢斯.卡斯托普(Hans Castorp)出身於富有但已趨沒落的舊資產階級,剛從大學畢業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後,前往探視住在療養院的表兄弟約阿希姆(Joachim)。原本只打算待三週,卻被當地醫生診斷出他得了肺結核,一待就是七年。在那裡,他遇到各式各樣來自不同地區、不同階層、不同國家的人,他們各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宗教信仰、意識形態以及政治態度。這些人除了多半都屬有產階級外,唯一的共通點就是他們的病──以及,因為身處高山療養院中,所發展出來的一套特有的時間觀與生活方式。原本抱持著「只待三週」想法的漢斯,竟也慢慢融入,成為「他們」的一員。外在的世界疾馳變動,然而,這些因病而避居「魔山」的人們,是對現實的逃避,抑或一種消極的反抗呢?


05海洋心情:為珍重生命而寫的AIDS文學備忘錄
作者:汪其楣
出版:逗點文創結社
出版年份:2012
定價:250
書展優惠價:200
06這,之後:H的故事
作者:台灣紅絲帶基金會、陳柏舟
出版:原水
出版年份:2012
定價:260
書展優惠價:208
1981年美國發現愛滋病,隔三年台灣發現首例以來,已歷經三十年的時間。這期間,關於愛滋病的病源、感染途徑、治療方法不停的更新、突破;然而,社會對於愛滋病的誤解、歧視、污名與恐懼,往往使得患者被迫隱匿自己的病情,並且,病患容易自我產生厭惡感,而這會延宕整體社會正面看待、尋求治療疾病的方式。在這種情況下,病患要以自身的努力擺脫污名是極為困難的。醫療科技的進步,雖使得愛滋病的治療與控制有所進展,但對於疾病的歧視,則必須透過書寫、報導,釋放更多正確的態度,加以檢視、破除這些污名,才能逐漸反轉社會的既定印象。
《海洋心情》是1994年汪其楣在報刊的專欄集結成書的作品,2012年重新出版,以書信、自述、訪談,或者說故事的形式,來呈現感染者、家屬、愛滋病的志工、工作者的故事。在若干文章的後面,會附上一則Memo補充後續或者對待愛滋病的正確態度,譬如:「人們更需要學習全面抵抗對付的是這個疾病,而非得病的人。」(頁170)。《這,之後:H的故事》則是由愛滋病防治機構台灣紅絲帶基金會與陳柏舟合作執筆,訪談十位愛滋病感染者的生命歷程,他們各因不同的原因感染,透過這些紀錄,期望能夠剝除對於疾病的恐懼與誤解,學習正確對待疾病、看待病患的方法與態度。

07藍色小藥丸
Pilules bleues
作者:弗雷德里克.彼得斯(Frederik Peeters)
出版:無限出版
出版年份:2013
定價:380
書展優惠價:304
要有怎樣溫柔的心、深摯的愛情,才能將如此粗獷的水墨線條,表現得這般柔軟、令人心折。這本書是瑞士漫畫家弗雷德里克.彼得斯自傳性的作品。2001年出版之後,隔年獲安古蘭國際動漫展提名,同年贏得日內瓦市漫畫新秀獎。故事講述他與妻子卡蒂的相識,多年之後相愛,得知卡蒂是HIV愛滋帶原者,而她的兒子,也因為自然生產而帶原。震驚、憐憫、嫌惡、逃避、排斥、悲傷等種種情緒一下子湧進,但,愛最終使得他下了決定,要一起嘗試,走下去。
身為HIV帶原者的親屬,也等於跨進一個新的世界,有許多事情需要學習:可不可以做愛,保險套破了怎麼辦?日常生活裡也有一些改變,諸如,「觀察並保養自己的身體」、「包紮小傷口……不准再啃咬手指皮……注意黏膜組織……」(頁129)。而當卡蒂陷入身心不穩的狀態、自我厭惡時,跟伴侶的關係自然也會受影響。故事裡格外令人動容的,是男主角與卡蒂的小孩互動的情景。這個新世紀的愛滋家庭,走得既艱辛又堅定,給人無比的信心與勇氣。「藍色小藥丸」即是治療愛滋病的藥丸,時至今日,愛滋的治療方法,已經有很大的進展。這本是看完會讓你「哇啊!」的圖像小說,驗證了書裡最末的一句話:「保持開放的思想!打擊偏見」,以及,愛,能幫助生命,穿越迷霧。

08我的涼山兄弟:毒品、愛滋與流動青年
作者:劉紹華
出版:群學
出版年份:2013
定價:380
書展優惠價:304
全球愛滋病防治工作裡,中國是特別被關注的一塊。截至2007年底,聯合國發布的中國愛滋病感染者與病患的總數累計有七十萬人,感染人數每年以30%的速度增加,2002-2003年甚至成長了122%(頁316)。感染者中,農村居民達八成,並且,集中在少數民族的比例非常高。中國少數民族佔總人口數2%,但卻佔愛滋感染病例的36%。這些數據,可以說是理解此書何以重要的基礎。意即,倘若只透過數字,加上國家所欲宣導的方向,那麼只會污名化中國的愛滋病問題為「一小群從事違法、不健康、不安全行為的少數民族」所致。
根據長期投入愛滋病協助的工作者透露,中國愛滋病患者,絕大部分是因為採血、輸血,以及未經消毒的醫療途徑所感染──這與官方的說法不同。在這本書裡,劉紹華透過對四川涼山利姆鄉,諾蘇族人的研究,恰好帶領讀者到一個愛滋病「尚未被隱喻污染之地」(桑塔格說法),窺見愛滋病是如何進入這偏遠難至的山區,以及污名是如何進駐到此。而這份歷經十年,長達二十個月的田野調查中,讀者亦得以看見,地方如何因為全球化現代性的影響而呈現的雙重面貌:「對某些人而言是允諾了時代解放,對其他人來說卻製造出新型態的邊緣化。」(頁318)諾蘇青年,正是因此而有了多元的生計選擇,卻而同時,原先邊緣化的社群,也覆罩在更沉重的陰影之下。

09不能戳的秘密(2013雙碟版 DVD)
作者:李惠仁
出版:同喜文化
出版年份:2013
定價:550
書展優惠價:450
2011年,一部將近一個小時的紀錄片,在YouTube被瘋狂轉寄,內容是關於禽流感疫情的真相。台灣曾在2004、2006年發生過禽流感,也曾有媒體報導,不過,都沒有引起廣泛注意。李惠仁長達七年的追溯紀錄報導指出,疫情的隱匿,是因為層層疊疊的利益造成的:雞農怕影響雞價、蛋價,不敢公開雞隻暴斃的真相,私底下為雞隻施打非法疫苗自保,因而絕大多數的雞隻身上存有禽流感病毒;官方因為政治考量、無法承擔產業受疫情衝擊的後果,一再說謊;應該要秉持中立的學術機構,因為多數的研究經費都來自官方,而為謊言背書……導演進一步揭露,這未撲滅的、存在於雞隻身上的病毒,已經跟豬隻的病毒交換,成為在地型的新種病毒,若沒有即時撲滅,未來將有可能造成人畜感染,甚至人傳人的嚴重後果。
然而實情一再被官方消音、否認。導演也指出,台灣身為世界衛生組織(WHO)的一員,等同篡改資料,對國際隱匿了疫情。影片的衝擊發酵的結果,2012年防檢局緊急召開記者會,首度承認台灣發現高病原性H5N2禽流感,官員失職下台,但這未就此讓病毒絕跡,官僚體系也依舊架設高牆掩護真相。導演再度深入探究國家機器如何相互掩護,使得防疫第一線竟然成為「隱匿疫情」第一站。當台灣的防疫守護網已然嚴重失效之時,公衛安全岌岌可危。

10疾病的歷史
作者:林富士
出版:聯經
出版年份:2011
定價:650
書展優惠價:520
1997年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設立「生命醫療史研究室」,開始整合疾病、醫療史的各項議題,每年針對一個主題,召開大型的研討會,此書即是2000年「疾病的歷史」研討會的論文集結而成。雖然並非是由一人撰述的疾病史,然而就收錄的論文而言,相當豐富可觀。內容涵蓋「祟病」(鬼神之病)、「夢寐、鬼交與女性情欲關係」、「笑疾」、「瘧病」、「腳氣病」、「麻風病」等不同病症的歷程、中外疾病觀、社會現象,醫書、醫界對於該種疾病的記載、詮釋或療癒方法,以及疾病在當代的轉變與意涵等等,或者以時間軸觀察某一地區疾病的演變歷史,甚至亦摘錄史書、小說裡關於疾病的呈現……,材料相當多元、豐富,是實屬難得的疾病史研究的出版品。
尤其在社會史及文化史的部分,彌足珍貴。以「祟病」一章而言,民間或者傳統醫學裡的鬼神之病,對於不信鬼神者而言,可能會駁斥為迷信,或者無稽之談。然而,文章中則以民間對於「場所」的想像加上傳統醫學中,試圖勾勒出邪祟病的病因與樣貌;又或從「夢與鬼交」的故事、醫書病例裡,探究女性情欲失調之病,以及傳統醫學對「症」的療法與詮釋。此書在相當大的幅度上,補足了坊間常見的疾病書寫,往往偏向現代西方醫學詮釋下的出版脈絡,值得參考。

http://www.beclass.com/showregist.php?regist_id=MTYzNTE4MDUzNGQ4ZGU4MjQ2MTI6U2hvd0Zvcm0=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