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1.07.2013~1.28.2013,每週一晚間,舞鶴之《亂迷》,華文文學讀書會

十二月 16, 2012
小小書房


注意!每期讀書會皆有固定成員參與,報名表單亦為每期人數,因此報名表單人數不代表每期實際參與人數,請逕直填寫報名表即可
時間:1.07.2013~1.28.2013,每週一晚間7:40~9:40

帶領:游任道(華文文學精讀讀書會Leader)
週期為四堂則500元{讀書會成員於活動期間可享購書8.5折優惠,其他商品95折優惠(含Café區消費),並可立即成為會員,享多種優惠活動}
單堂:150元,享單次購書8.5折、其他商品95折優惠,購書並可立即加入會員,享各種會員折扣。
備註:讀書會課程無法遞補,因此也不退費、不挪到下一梯次,請謹慎評估你的意願以及時間。
人數限制:限額16名,額滿可預約候補。
我們曾經讀過:
11.26.2012~12.17.2012,巴代之《笛鸛:大巴六九部落之大正年間》
9.24.2012~10.15.2012,駱以軍之《月球姓氏》
12.12.2011~1.2.2012,童偉格《西北雨》(印刻出版)
10.17~11.7,陳映真《我的弟弟康雄》(洪範出版)
8.15~9.5,黎紫書《告別的年代》(聯經)
台灣戰後第二代文學作家作品精讀


前期活動文紀錄:
任道說:
「西北雨」一詞總讓我想起兒時夏天午後,老人家們總會說:「快點!放在外面曬的衣服趕快收一收,等一下『西北雨』要來了。」
夏日午後的西北雨總是來的又急又快,而離去也在倏忽之間,天光就露臉了。但當我第一次讀童偉格的《西北雨》,或許是心情還未準備好,它讓我無法觸睹。倒不是故事是否完整、情節好看與否影響了我的興致,因為情節與完整並不是作家關注經營的重點。他在接受訪問時更直接道出,「零散」與「片段」的書寫是他刻意制造的,它才是目的本身。令我無法賭讀的是,那並不是一場及時雨的爽快,反而是在每日重複的及時雨中、雨前雨後,所呈現的一切停滯的狀態。文字黏稠的背後所營造的內心與外部的荒涼風景,召喚了我一直不想說明甚至無法說明的,一種沒有任何激情,「活在」已經死去了的五感氛圍裡;身在一切之中,卻只能用離去隱匿的方式來接近所有的,一種哀愁。
「荒山」、「小村」一直是童偉格不斷書寫的場所,一如福克納的美國南方。因此,很多人試圖以作家的地景與生理血統定義他的作品為「鄉土/新鄉土」,來映對其文字所應附著的情感、土地與人物。但我總以為若是鄉土,那應該是一種「內在鄉土」,已如「荒山的內心世界」,無以為繼地進入、然後離開,自身與自身疏離的無感鄉愁。
記得有位友人同我說,為什麼自我嘴裡談論到的我的其他友人,一群六年級的朋友,感覺上都像是無根的漂泊者。是否有這麼一群人,在華麗與激昂的末了,又與接續下來新生的一切繁花夾擊下,前後失所,一群以沉默生活的人?「因為死不了所以活著的狀態」,是「它」觸動了我。
哀愁,可能是我自己對號入座的感觸,也許作者想處理的更多。
「我和家鄉很疏離,我一直想處理的,是死亡。」這是童偉格2010年接受「中國時報/開卷」的訪問其中的一段回答。弔詭的是,作家又自說,「以文學、文字表達死亡其實是違逆死亡本身的;因為真正的死亡也許無聲無言,是徹底的沉默,連寫作都不可能了。」那作家一直要處理的「死亡」究竟是什麼?
也許,「文學中的死亡」主題,從來不是「有人死了!」這檔事,它要說的其實是「存在」與「如何存在」的問題,一種對「活」的思索。在童偉格《西北雨》的小說中,虛構的現實宮殿,人物又是如何「活在」作家一意經營的緩慢、停滯、無止盡的循環時空裡呢?
第一期活動文紀錄:
沙貓貓說:小小的文學讀書會迄今走來將近五年,去年開始,我將帶領讀書會的重責,交由資深學員任道接手。之前,我們合作的模式通常是,由我選書,任道備課、帶領,課程中由我補充、講解一些與他的理解、目光較為不同之處。隨著經驗的累積,我想應該將選書的權利、帶領的方式,與不同學員間互動的權利,全權交由他接手。因此,從下週《玻璃珠遊戲》開始,文學讀書會將以穿插的方式,一期依舊維持精讀讀書會慣有的,選的書較為困難(我偏愛的書),另一期,則交由任道挑選。因為希望能夠吸引與精讀讀書會不同的讀者群,在收費方面亦有所調整,歡迎一起來參與我們共讀、分享的時光。
任道說:主持文學讀書會快一年的時間,非常感謝沙貓老師給我這個機會,讓我由選書開始到主持,規劃我想讀的書。這一年來的閱讀,也許留下更多的疑問,但我想大家心中各有所得,而我個人自討論中也吸取到很多不同的見解與想法,很期待下一次與大家共讀的時刻。相對於老師廣泛的現代小說經典閱讀,我則想從華文小說的選讀開始。
這次選讀的書是馬來西亞華文小說家,黎紫書的第一部長篇小說:《告別的年代》。
我第一次接觸黎的小說相對比較晚,是從她極短篇小說集:《簡寫》開始。當時相當驚訝於作者可以在千字左右的篇幅,寫下一則則精彩的故事,而在這麼多有趣的故事題材內,又篇篇不同各有韻味。直到她去年出了個人的第一部長篇作品,引起我的好奇;雖以篇幅來說它不是那種讓人望而生懼的大部頭,但就善寫短篇的她,究竟會如何表現一個較長的故事?而起名「告別」,到底故事所面向的,又是個什麼樣逝去的年代?
要了解這個問題(或者它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最簡單的方式就是來讀書,一起討論,期待在這次讀書會中與大家一同在作者的文字中解密。
地點:小小書房 小小Café
電話:2923-1925
傳真:2923-1926
smallidea2006@gmail.com 永和市復興街36號

http://www.beclass.com/showregist.php?regist_id=MTUzMDYxMTUwOTcxZTM4ZWE3ODY6U2hvd0Zvcm0=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