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免費入場,敬請預約}11.17(六)誰該修的「中國課」?—從中國的教育問題談起,李政亮《中國課》書友會

十一月 4, 2012
小小書房


時間:11.17(六)晚間7:30-9:30
講者:李政亮(作者,台灣大學法學碩士、北京大學哲學博士,曾為台籍陸生、台籍陸師)、蔡博藝(淡大陸生,第一屆來台陸生)
費用:免費入場,敬請預約{會員當次購書享全店書籍85折優惠;非會員當次購書可享全店書籍9折優惠,並可成為會員;其他商品皆95折優惠 ;特價品不再折扣}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
電話:2923-1925
smallidea2006@gmail.com
永和市復興街36號(捷運頂溪站1號右轉,第一個洞右轉直走1分鐘)
如果記憶還沒被刷洗,很多人應該都還記得,今年9月,香港的「反洗腦」行動所引起的極大震撼。這個行動,主要乃是反對香港行政特區政府,意欲針對小學一年級到中學六年級,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新學科。絕食、高達十多萬人圍堵政政府總部、多所大學學生發起聯合罷課……,要求香港政府撤回新學科的施行,本質上,香港社會所要抵制的,究竟是什麼?
當時,搜尋網路上零零散散的課程內容,有幾則被稱為「紅色洗腦」的內容,對於台灣國民黨執政之後的幾個世代而言,並不陌生,諸如:民族偉人的傳奇、國旗的象徵、國歌的光榮與神聖……只是,要把中華民國曾經施行的這一套,換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那一套。現今回想起來,在還是小學生、中學生的年紀之時,對於學校所教的一切,自然只有接受的份,沒有願不願意、高不高興的選項或情緒。
這被稱為意識形態的洗腦課程,在贊成推行的一些人眼裡,並不是中國獨有的,他們認為,要國民愛自己的國家有什麼錯?推行品德教育有什麼錯?好國民愛國歌、愛國旗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今年走訪中國兩個月的獨立書店之旅,回來不久之後,就收到了日出出版的靜惠,寄來了李政亮老師的新稿件,談的正是中國的教育問題。看到書稿中,政亮老師所列舉的國小教科書裡的一些內容,我第一個反應竟然是問靜惠:「政亮老師還待在中國嗎?」因為,如果印象沒錯,他應該有一個正值國小學齡的孩子,還待在對岸的話,究竟要如何從「這樣的」學校教育裡「全身而退」呢?
也正因為政亮老師的孩子,當時正在念幼兒園,而他自己又在大學任教,因此,前兩本中國現場觀察出版之後,第三本即深入了中國的教育問題、世代與文化面向。《中國課》,從國小教育一路談到大學學院裡的教育狀況、課程內容,觸及了從這樣的教育體制下,所培養出來的新一代的現狀。此外,即便中國大陸強加網路、從教育著手意識形態上的掌控,與外界的接觸頻率與密度,亦隨著中國大陸留學生向外、歸返,產生了亟劇的碰撞。
比較起前一場政亮老師在小小的座談,這一趟兩個月的中國之旅,我更為深刻的感受到,兩岸之間因為政治因素所造成的「斷裂」。這個斷裂,不是指文化上的斷裂,而是更接近單純的現實理解上的斷裂。不只是中國對於台灣有無限的想像,事實上,台灣對於中國大陸的現狀、政治現實、文化理解,也都侷限在我們有限的資訊流裡。
在寫這本書的活動稿時,臉書上傳來了朋友的訊息,台灣藝術家姚瑞中說,特地趕往黃山藝術節,現在卻因為18大(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期間,50人以上的聚會都要取消,當地藝術家都非常憤怒。我常常在想,明明,就只隔著一道深深的海峽,在台灣的隔壁,有那麼大一個不自由的國度、強大政治權力所控管的國家,台灣對於中國問題,是如何走到現今,極度「不敏感」的地步的?
中國如何教育他的下一代,跟台灣有關係嗎?中國如何在思想上箝制、管控知識份子,跟台灣有關係嗎?文化、人權、政治上的任何變動,跟我們有關係嗎?
讀著政亮老師的書稿,我深深感到,這一門「中國課」,恐怕不只是對岸要修的,也同時是我們要修的。

http://www.beclass.com/showregist.php?regist_id=MTUzMDYxMDUwOTYyMDc2NzRlYTU6U2hvd0Zvcm0=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