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免費入場,敬請預約}7.21(六) 「實踐哲學:台灣獨立與青年學子」│《實踐哲學:青年讀史明》新書發表會

六月 16, 2012
小小書房

時間:7.21(六)晚間7:30-9:00

對談人:
◎ 史明(革命家,《台灣人400年史》作者)
◎ 余崇任(台大社會系碩士生、《實踐哲學:青年讀史明》編輯)

費用:免費入場{會員當次購書享全店書籍85折優惠;非會員當次購書可享全店書籍9折優惠,並可成為會員;其他商品皆95折優惠 ;特價品不再折扣}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e
新北市永和市復興街36號 
(捷運頂溪站1號右轉,第一個洞右轉直走1分鐘) 
電話:02-2923-1925       傳真:02-29231926    


主辦單位:獨立青年陣線
協辦單位:小小書房
贊助單位:台灣教授協會
誰還在讀史明?—何妨再讀讀史明《臺灣人四百年史》吧!
文/任道
     在閱讀了這期的《獨流特刊》:實踐哲學,青年讀史明的專刊後,知道史明先生的《台灣人四百年史》將增新再版的同時,除了感到振奮之外,另不得不佩服的是史明老師 ,近一世紀的生命至今,仍不懈怠的探究、更新與實踐他的理念。或許,面對一個對「理想社會」已經缺乏想像的今日的我們,不妨再讀讀史明,會讓我們對自己的身份和處境能有更進一步的推敲,知道我們是誰?以及我們「應該」是誰!
    「台灣意識」、「台灣人」,在今日台灣社會的主流意見上,也許不少人認為這已是個無須「再」被問題化的概念;或者,很多人一旦遇上這個問題,就避談,甚至冠以挑撥族群關係的惡名。如此的社會條件,可能有人會說,談史明、台灣四百年史……落伍了吧,我們應該想想歐債、想想ECFA、想想全球化,以及中國問題、實質上的兩岸關係吧!
     這些都沒錯,這些就是當前身在台灣的人,正在面對的社會現實。
     但在面對這些新生成的問題時,我們難道不該對我們自己,究竟是如何演變至今的歷史詮釋,有更多面貌的理解;難道我們不需再透過對歷史辯證歷程的重新爬梳,思索現今台灣於政治經濟上的國際困局,思索台灣不論於外部,還是內部,都依然存在著各種殖民處境的事實,藉此反思並從現狀中突圍,提出我們想要建構的國家的形態方向,究竟是右翼的,還是左翼的、社會主義的到底是站在當權者,還是弱勢的立場,還有我們到底想成為什麼樣的「台灣公民」?
     
     或許,這正是今日我們需要「再」讀史明的原因之一。

     當知道士博想趁著《獨流特刊》出版實踐哲學:青年讀史明的機會,在小小書房舉辦「青年讀史明」的相關系列活動時,一方面感到開心,也許有機會和史明老師見面;另一方面也感到恐懼,到底我該如何寫作這份活動文案?我從未讀過,甚至間接理解史明先生的著作?我也從未想接近,瞭解史明老師的生命經歷……也許出於逃避,我就問士博那這次的活動主題、與談人、活動圍繞的核心軸線為何等等……。
  
     其實我知道我是出自對書寫這份文案時,自我惶惶不安的心理狀態,它直指了我的生命態度:我真的對於我所信仰的價值,對它們真真正正的「認真地」瞭解過嗎?相對於我, 在史明老師面前,面對著史明老師不斷反省、實踐革命的真實生命,我覺得自慚,因此即使在得知活動方向後,卻仍遲遲未能動筆。終於時間到了不能在延宕的地步,是該好好的面對自己的時候;我決定從我的自慚形穢說起,一個「拿來主義」的人生態度說起。
     台灣人四百年的歷史……這個歷史理解的角度,對我來說並不陌生,因為自中學之後這個詞彙就充斥在家裏,與社會的輿論中(不論是正面或是反面看待)。 我不知道家裏人談論的「四百年」想法是打哪來的,而我也從沒深究過這所謂的四百年,真切的發生過什麼事,我僅以中學時的粗淺歷史知識,想當然爾的去推想它的起源,應是自歐陸15、16世紀大航海時代,以其後工業資本主義興起,隨之而來的西方帝國主義的市場初探與殖民地建立算起的,但就僅只於此。
     在一次因緣巧合之下,因為搬家之故,我在家裏地下室的雜物間發現成堆的,一本本所謂的「黨外雜誌」,我才瞭解那些過去經常在家族聚會場合激起爭論,甚至造成不歡而散的可能線索;我不知道家族中其他人的,但這線索至少是我存在的這個小家庭的話語根源。
     依稀記得就在我考完大學聯考的同年,史明老師的「大部頭」正式在台出版,後來還出了漫畫的版本,在當時也都是轟動的話題。
     那次搬家的巧合,昏昏暗暗的雜物間裡,擺放著史明先生的名字,與《台灣大眾》、《美麗島》等刊物;一個時代的歷史戲劇性的隱身在這個昏黃中。這時候的我也已經不是懵懂無知的少年,進了大學後我加入了校園裡所謂的異議性社團,不過說實在的,當時我還只是個小大一,空有一股熱情的莽撞青年。那些年,即便知道,社團的學長姊好像有將老師的著作買來放在社辦供大家閱讀;即便之後,我偶然發現家裏的「秘密」,但這部《台灣人四百年史》我仍是一本也沒看過。我只在社團營隊時,草草知道了些關於史明先生的「台灣民族」概念建構的知識脈絡:反殖民,左翼、社會主義的……,接著就到處用我不知全貌的「可疑知識」開始說服別人。
     就如同社團高舉的左翼精神,到現在我只記得「馬克思政治經濟學簡論」的書名,那本我已經忘了內容,也忘了不知道是由哪位外國作家所寫的小冊子 ;然更不用說,馬克思的著作本身。
     馬克思的名言由在:「哲學家的任務不僅在於解释世界,還在於改造世界。」不過,我只理解了一半:我不曾想過要去理解世界,就自以為是的去改造世界;同樣的,不知道「台灣民族」如何而來,就用「台灣人」去打造自以為真實的價值。只有口號,沒有內容。套句話說,我不過是個「手段」跟「目的」徹底「異化」的:「拿來主義」者。政治或價值的主張、歷史的辯證,到我這裡只剩空洞的符號。
  
     如果我們常說政治人物都是「口號治國」,而社會現狀本身,存在著意義的普遍空洞化,那麼我就是「它的縮影」,甚至是共犯的一部分;我只是叫做「我」而沒有內容的符號本身。於是,面對一個執著、堅持、認真思索的革命者:史明,我才發現「我」的內容是「自慚形穢」。
     也許一切都不會太晚。
     同時,面對史明老先生,這近一世紀的生命奮鬥,我們也沒有任何說嘴的理由:說已經太晚了、來不及了、或說那些「歷史的」已經過去,對於「現實的」解決,既沒有幫助,也沒有意義等。其實面對這樣的說詞,更應該嚴肅的回頭想,如果大多數的人都是這麼認為,這就是目前的「台灣現實」,即便如此,這個「現實」不也都是建築在歷史辯證的時間之流裡嗎?如果對此都不試圖理解,對於當下,我們又如何能進行反思與行動?
     如果我們現在正處於對「台灣理想社會」缺乏想像的十字路口,如果我們還想對「台灣」這個符號賦予更實質的內涵,不妨再讀讀史明吧!
http://www.beclass.com/showregist.php?regist_id=MTQzMDQ4OTUwMDAzN2FmNDBiMmQ6U2hvd0Zvcm0=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