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希望這將不是句點:「集書人文化—獨立書店聯盟」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三)

九月 24, 2010
小小書房

最後一役——「反折扣戰」研討會
「反折扣戰」研討會,是聯盟在宣布暫時營運前的最後一項業務。
即便當初知道,這有可能會耗去所有的精力與人力,為什麼我還是想做?倘若沒有這些書店的表態支持,我可能還會考慮,是不是應該要作這件事情。然而,假若這是一件已經長期影響、衝擊到獨立書店生存的事,而我們都沉默無言,那麼,聯盟的意義又在哪裡呢?咬著牙,確實也就這樣做下去了。
這半年間的書業走訪,我們遇到很多的鼓勵與打擊,同時也意識到,出版業的消極與積極是並存的兩件事;此外,也更清楚地看見,面對大環境的變革,書業的每一個環節,都已經到了無法顧及到自家門口以外的事情的地步。我們無法解決產業的所有長年存在的問題,但我確實希望引爆它,讓它被討論,無論是正面反面的意見,對我來說,都比「漠視」來得好。
「反折扣戰」研討會所引發的效益,正向意義是讓書業間的惡性競爭,透過這個研討會的宣傳直接浮上檯面,而在這個正向意義的背後,卻是耗盡聯盟人力、精力,以及所有在第一線辛苦的工作夥伴,他們必須承接所有無法認同、接受反折扣戰的消費者的挑釁、砲轟、攻擊。


「反折扣戰」可以說是聯盟的「最後一役」。研討會當天結束後,股東很快的開了一次股東會議。會議間,我提出,自己帶領秘書處將近兩年,面臨執秘即將離職之時,我也期望能夠將執行長的棒子交出。然而,過去曾經就我卸任,由哪間書店接手的問題提出討論,當時並沒有結果。這次再提出之時,我也很清楚要由一間書店接下所有聯盟運行的業務,是不可能的。因此,針對聯盟的四項業務:獨盟專櫃、協會申請、電子報,以及反折扣戰的後續,我希望能夠分攤到各間書店底下。
原先協會申請的業務,是由東海書苑負責。然而,英良不只一次在電話中致歉,直陳書苑這兩年遇到相當多困難,光是花在本身運作的人力、財力、營運的穩定上,就已經無法消化了。因而,協會的申請,凱風卡瑪的培瑜表示,她願意接手繼續推進。
「獨盟專櫃」部份,由於秘書處的地點在小小,因此所有寄售者設定為聯盟總倉庫存的商品,也都直接放置在書店,使得書店的庫存空間,與業務處理空間頻頻拉警報,因此也希望能將這項業務移交出去。聯盟旗下書店,有經手經銷業務的,只有唐山書店。但由於聯盟書店與創作者間的寄售合作模式,與唐山的月結模式不同,唐山陳老闆表示,庫存空間雖然沒有問題,但他們沒有人手可以再另外處理這些商品的鋪貨、帳務。因此,水木書苑蘇老闆便決定由水木接手。然而,這一項決議,也在蘇老闆與書店同事商量過後,認為人手上無法負荷,而放棄。
聯盟的現在與未來:無限期地暫停所有業務,直到……
這個結果,也促使我決議,對外全面宣告暫停聯盟所有業務的起因。
將近兩年來,聯盟的業務,多半是由各家獨立書店所支付的營運金所聘請的單薄人力,全力協助聯盟運作,即便有若干業務在會議裡決議,要移交到各家書店手中推展,但最終也因為每間獨立書店所面對的相似困境:人力、財務、空間,無疾而終,或者一再推延時程。因此要期待旗下的書店,能夠規律地推展非自家書店業務的運作,坦白說是緣木求魚。這並非是這些獨立書店的錯,因為確實每間書店,光要維持自己書店的營運都已是困難重重,怎麼還會有力氣去顧聯盟的事呢?
也因此當初聯盟就決議聘用專職人員,因為,我們都很清楚,在各家書店人手都困難的情況下,是不可能有辦法分攤業務的運行的。
然而,正如很多人都知道:秘書處設在小小書房,執秘由我帶領,這意味著,業務執行雖然由秘書負責,但聯盟事務,也等同於我必須要分身處理。兩年下來,到反折扣戰的運作,已經到了某個臨界點了。假如無法將執行長的位子交出去,那麼至少,這些聯盟所負責的業務,也要能夠分擔出去,才有可能讓聯盟運作下去。
懷抱著一絲的期待,我提出了這樣的建議:以現有資金的關係,聯盟必須結束秘書處的人力,並且將現有業務分攤到各間書店商上。假如四項業務有一半可以分出去,小小負責其它兩樣,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但,倘若現有的四項業務,僅有一項能夠移交出去,接續的業務依舊由小小這邊主要擔當,那麼,鐵定就必須用到書店的人力。
而我們,在面對自己存亡之時,也已經將所有的人力都押上了。
與書店同事討論後,我一家一家撥著電話給書店的主人們,決議先暫停聯盟所有的業務。「獨盟專櫃」的商品,聯盟將聯繫創作者與書店,意願結清者將結束往來,有意繼續合作者,則轉由各家書店自行與創作者們往來。在聯盟的協會未成立之前,原先的「非獨不可」電子報以及反折扣戰業務,未來將由小小這邊移交由小小協會組織。
在旗下各間書店還沒有對於聯盟的運行,有更多能力、財力以及想法之前,聯盟的業務將無限期地暫停,直到……
直到我們找到接續的方法之時。
實質上,我們需要什麼呢?我想,不外乎是財力、人力,以及空間。聯盟是靠著各間書店養的窮小孩,一點一滴辛苦走過來的。兩年下來,我想,已經無法再讓已經也很窮的各間書店,出資協助聯盟運行。假若有金援投入,有熱衷想要實務協助聯盟運行的專職工作者加入,有便宜的租屋出現,那麼,聯盟的未來或許會有機會再度啓動。
在這篇從頭交代著聯盟過去、現在與未來的長文末尾,我們要深深感謝,所有幫助過「集書人—獨立書店聯盟」的朋友們,無論你們是讀者、出版社、經銷商,或者路人;也要深深感謝所有一起走過的獨立書店們,當初我們決定牽手走過這段路,是因為我們期望,台灣能夠有更美麗的書店風景,有更長遠、豐富的閱讀文化。
我們都知道,我們並未放棄,而只是休息。
我也希望,這將不是句點,且讓我們,將這個休息放上驚歎號吧!
若你對於聯盟的未來,有任何想要加入、參與的想法或做法,聯盟的信箱依舊可以聯繫得上,但是會由誰來回信,就當作是個surprise囉!
indiebookstore@gmail.com

2 Comments

  1. 我覺得可以辦一個類似「獨立書店節」的整體行銷活動,先宣傳獨立書店的文化/生活價值,讓更多人知覺/肯定獨立書店的存在。

  2. 加油!
    我們也是因為愛書愛繪本而成立讀書會的小眾。
    也看到您們的努力。
    有關反折扣的坐談會我們也曾以自己的力量在石碑圖書館辦過。
    為自己的愛好,及信念努力本身就很美好。
    再一次的加油。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