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出版業反折扣戰需要你的加入!各項現場志工、後續研究員志工招募中!

七月 8, 2010
小小書房

志工需求項目如下:

工作時間

項目

工作內容

人數

7.10前

美術設計

LOGO、 海報等美術設計

1人

7.10前

文宣編輯

研討會手冊編輯與排版

1人

~7.17

網站宣傳

協助網站與研討會宣傳

3人

7.17

現場志工

現場前置作業

協助貴賓與觀眾報到

活動現場秩序維持

3人

7.17

現場記錄(攝影)

上午場/下午場各一人(須自備機器)

2人

7.17

現場記錄(文字)

每場研討會需兩人協助記錄文字與錄音,總共四場

4

7.17以後

立法/修法政策研究員

針對公平交易法&文創法出版產業政府補助部份

5

7.17以後

各國出版政策、走向觀察研究員

針對各國出版,政府政策之調整&全
出版走向觀察研究

5

7.17以後

折扣戰網站維護

蒐集折扣戰相關文章,持續維護

5

 線上報名:【折扣戰烽火連天,誰倖存】研討會線上報名

線上報名已經截止,還欲參加的讀者,可直接到現場報名,我們保留10名主場次座位。20個直播席(非現場)的席位。歡迎踴躍參加!


下載報名表& 議程
反折扣戰&推動圖書統一定價制線上連署
下載【反折扣戰&推動圖書統一定價制】連署書

折扣戰延燒多年,養大了消費者買打折書的胃口,

卻讓出版業陷入營養不良的惡性循環。

 

打折的意義,代表的是每個環節的利潤被擠壓,

對小型通路商而言,不跟進折扣戰等同於 跳進失去競爭力的死胡同。

對出版商而言, 逼近成本的出貨折扣,等同於挑戰著主事者對圖書出版的熱愛與極限。

對創作者而言,利潤受到壓縮的出版商將 無力也無法培養本土創作者。

對讀者而言,文化養分缺乏滋養,將從多 樣性將趨向單一且均質化,失去的是我們的文化環境。


然而,身為出版業者,我們無法視打折為必要之惡。

我們堅信書本的價格應當有其合理的存在,來維持出版業的健康與均衡,

面對折扣戰,我們並沒有特定的假想敵,

因為折扣戰是一個環環相扣下的惡習。

 

我們最終目的是希望呼籲大眾,

正視折扣戰對台灣文化環境的影響,並且拒絕惡性循環的折扣戰,

並且呼籲相關政府相關單位的重視,制定相關規章,

讓這場已經無法由業者自律的遊戲終止。

 

我們希望這一場研討會是一顆種子,

播種出去的是讓出版業從困境的環節走向明朗的契機。

 

而我們需要更多種子,讓理念不斷向外散播,如果您願意加入我們的行列,一同為反折扣戰而戰,熱烈歡迎加入我們的志工團隊。

 

eamil indiebookstore@gmail.com這個 E-mail 地址已經被防止灌水惡意程式保護,您需要啟用 Java Script 才能觀看 ,並告訴我們您願意參與的工 作項目,您貢獻的每
一分秒、每一心力以及每一分關注,我們都將珍而重之,並提供以下志工回饋。

 

 

主辦單位:社團法人台灣小小生活文化創意推廣協會

協辦單位:集書人文化事業有限公司、洪建全教育文化基金會

贊助單位:台北市文化局、台北市出版商業同業公會中華民國圖書發行協進

時間:中華民國99717日(六)   8:30~17:30

地點:洪建全教育文化基金會 敏隆講堂(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二段912F

 

義工回饋:

1.志工可獲得研討會手冊志工服務時數認證(或證書)現場志工當日中午可領取午餐便當。

 

2.獨立書店 聯盟優惠,有效期限:自 發起日算三個月

 

店家

回饋

唐山

比一般折扣 再便宜2%

小小

購書9折; 影音、其他商品、飲料95折

果菱

購書9折; 影音、飲料95折

有河

購書9折 (政府出版品、影音產品除外);飲料95折

草葉集

免費咖啡一 杯

水木

一般中文書 依店內售價再打95折,文具及專業書不再另外折扣

東海

免費咖啡一 杯

洪雅

玉山旅舍住 宿1晚免住宿費

凱風卡瑪


獨立書 店聯盟

會員85折 (特價品除外)


於網站購 物,贈小小明信片(曉芬款)4 張(隨機出貨)

 

18 Comments

  1. 反折扣戰,
    但獨立書店 聯盟優惠裡給的大多還是折扣,
    那在反什麼呢?

  2. Dear 豬頭:
    因為折扣也有分合理跟不合理啊。
    獨立書店聯盟並未認為折扣就是不合理,
    而是反對「要求過低折扣以提高自身競爭力,且要求其折扣成本由其他環節代為承擔」這件事。
    獨立書店聯盟所提供的回饋,其折扣部份是由各店自行吸收,
    如果想瞭解得更清楚,很歡迎你屆時到場參與研討會喔^^

  3. to 豬頭,
    哈哈你其實發現得很好,
    要po上去之前我們也討論了一下。
    但是還是決定依照原來的回饋優惠。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
    折扣真的是大家太方便,
    最容易拿來「回饋」的東西。
    我也希望各店包括我們,
    能夠有更有創意,更有心意,更有誠意的回饋方式。
    請再給我們一段時間,
    也請幫助我們,走得更久更遠一點吧 ^^

  4. 我也覺得議題衝突,反折扣戰卻用折扣當武器…………沒念過書的人也知道有奇怪,感到困惑後便不會產生認同,不認同怎麼支持呢??
    念太多書的人有點不食人間煙火

  5. “"我們最終目的是希望呼籲大眾,
    正視折扣戰對台灣文化環境的影響,並且拒絕惡性循環的折扣戰,
    並且呼籲相關政府相關單位的重視,制定相關規章,
    讓這場已經無法由業者自律的遊戲終止。""
    再追加一些意見:
    我支持獨立書店,我自己也是愛書人士,我認為城市裡面若是少了這些獨特具備人文特色的小書店是居民的悲哀…….但是提出反折扣戰,這有點奇怪,除非這是一種假議題,只是想讓大家關注獨立書店的一種譁眾的手段,若是如此我還是會很失望,因為書店經營畢竟也是"文化圈"的事,怎麼會用娛樂圈的手法呢??
    若不是假議題,那提出這議題的人,我想他是中文系的不是商學系相關的,因為這議題實在太不切實際也太不可行
    我想問:多少的折扣才算合理??9折是合理,8折就不合理??那有沒有新舊書影響折扣的問題??有沒有暢銷書影響折扣的問題??
    再問:喊出了反折扣後,又書要相關單位訂出管理辦法,甚麼辦法??你沒有提出具體訴求,相關單位怎麼訂定??是你們沒想到怎麼訂??還是根本訂不出來???
    若是"反折扣戰"的議題可以成立,那照這邏輯,是不是全聯福利社或家樂福的大型量販零售業是不是也不能大量採購低價售出??那市場機制如何運作??
    所以我的重點是你們根本就想錯方向,獨立書局的核心價值就是在人文,你們為何落到"價格"這個戰場呢??
    我認為不倫不類,就好像慈濟人不去救難,跑去組政黨說要改革國會……慈濟人用他們的方式默默淨化社會,人文的獨立書店捍衛文化的最好方式就是去做那些感動人的事,讓消費者感覺到你們跟商業型書局的不同,若是你們能成功讓人感到兩種書局的差異,你們才有存在的價值,若是沒有……那我想那時候北極的冰應該早已融化,倖存的人們躲在剩餘的土地吃著可怕的基因改造食物,有機農作或是獨立書店!?別傻了

  6. To 豬頭too,
    從頭到尾這個議題要談的是折扣「戰」而不是反「折扣」。針對書的末端售價折扣幅度該是多少不會衝擊到書籍市場生態有所法令的有法國、中國,新書一定不能有不同售價的有日本韓國德國;針對不同規模的通路進貨折扣不能不同的有美國,台灣的狀況則是,進貨折扣沒有限制,末端售價也沒有限制,完全教給所謂的「自由市場」來決定。
    倘若圖書統一銷售制度真的如此「不合理」的話,那麼這些在出版市場上依舊有相當豐富形態的國家,是頭腦壞掉了嗎?
    我想你所支持的獨立書店,就你所談的那些捍衛人文價值,跟商業書局有所不同的種種,依舊還在堅持著。但也許你也可以試著問經營者,已經趨近惡化的折扣競爭究竟對他們有沒有影響。哪家獨立書店完全沒有影響的,請你告訴我,我們願意去請益、拜訪任何可行的生存之道。
    麻煩你了。

  7. 恩,我看懂了:
    ""針對書的末端售價折扣幅度該是多少不會衝擊到書籍市場生態有所法令的有法國、中國,新書一定不能有不同售價的有日本韓國德國;針對不同規模的通路進貨折扣不能不同的有美國,台灣的狀況則是,進貨折扣沒有限制,末端售價也沒有限制,完全教給所謂的「自由市場」來決定。""
    所以這個議題也不是那麼曲高和寡阿,我想分享的最後一點意見就是:我覺得很多文化人的座談會或是類似的論壇都弄得太高深,但是不是每個去書店的人都是研究生阿,不是每個人都聽得懂甚麼"後現代主義的新解構理論"(我亂掰的),像我看到你的回文後,我就知道,如果我遇到你本人,我肯定啥話都不敢說了,那更別說參加甚麼座談會公聽會或是進一步變成支持者了。
    獨立書店沒有生存空間除了讓文化人不能繼續經營書店,而文化產業也會萎縮對大眾更是不好,所以這個議題應該是指向大眾的而不是那些讀很多書的文化人,我覺得你們應該試著親民一點,好像養狗了,狗聽不懂你的訓練,你一直跟狗吵架幹麼呢?既然你認為自己懂得比較多,你可以教我們阿,不過要用我們聽得懂的話講,你有很多種方式可以帶領這場戰鬥,但是如果領頭的人或是站在浪頭前面的人,不能把話說清楚又不擅長溝通,很容將議題帶進死胡同,最後只能用"我對政府的作為感到遺憾"作收場
    若真的覺得這是重要議題,建議還是找社會經驗比較多的人來主導議題,不要找自傲的讀書人阿
    愛生氣

  8. Dear,
    無論是什麼人,只要願意接近這個議題,討論並且一起想想該怎麼做的,我都覺得這些聲音都有釋放的必要。因為都不談是一件更可怕的事情。假如我的言語上有任何讓你覺得高傲的地方,在此跟你致歉。
    但我並不想去預設大眾是笨蛋而誰才是清明的人。因為那也只會把焦點移開而已。回到重點,你覺得親民的方式,該怎麼做會比較好呢?

  9. 我覺得開座談會以後應該開闢一個更暢通的管道,讓更多人有機會接觸著個議題,例如一個簡易的網站,網站上面試著用具體的案例讓群眾知道文化產業在惡性循環後會發生甚麼不好的事;又或者告訴他們其他先進國家做了哪些改變得到良好成效
    出版業者肯定認識很多插畫家,請她們來畫漫畫吧,很多人看不了那麼多字的,(聽說今年18分就可以上大學?)讓她們看圖吧
    我建議,[訴求要清楚],這是重點,
    你說的:"從頭到尾這個議題要談的是折扣「戰」而不是反「折扣」",
    我知道我肯定沒了解你的想法,所以你生我氣,但是我真的也不是故意,太少人可以專心看這些文化人寫出來的細膩的文字了
    所以"反折扣戰"的名字是不是可以討論換掉呢,既然有的人也同意有的折扣是可以用的,就饒了那些大學在把妹的人吧,我們聽不懂差別阿,或許用"反對文化產業量販化"等其她也能表達意思的字句吧
    我以前也操作過勞工議題,我知道媒體是嗜血的,然後才能吸引目光關注,但那是短暫的,我現在要說的是如何讓群眾了解這是一件跟她們有關的事情,如何取的大眾的認同並支持,這件事才是最重要的,這是我上一篇留言的重點。
    我也看過老貓的文章,我也知道前幾年誠品如何霸凌出版業者,所以這問題不是存在很久了嗎?可見問題確實很棘手,出版業者面對通路大亨不好出面,所以才需要出版業者以外的人來幫忙嘛,文化人別再只搞座談會那套了,喝喝咖啡,簽個名,聽聽名人講話,這是一種自我催眠嗎?真的助益不大,若是真覺得這個議題已經到了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的時刻,就應該拉高層級,開完座談會就成立工作小組吧,長期地爭鬥下去

  10. dear,
    正確的來說應該是「疲憊」而不是「生氣」,整個歷程裡有些夥伴跟著我一起跑,一起面對一些不同的聲音,甚至在研討會上也有,我想我都沒有生氣過。坦白說,簡短的語句,是因為不想要針對一些看起來是攻擊或者挑釁的話語有過多的反應,假使你操作過勞工議題,也知道這類議題最容易被消耗氣力的是類似的話語,那我也會建議熟知的你不要常用。
    要謝謝你的建議,網站、漫畫或工作小組或類似讀書會的形式,都有在考慮要如何進行跟規劃。簡單來說,因為人力少剛開完會所以有點透支,給我們一點時間,會讓這件事情繼續下去的。假如你願意加入我們,我也會無限感激。歡迎願意加入後續研究小組的朋友寫信到 indiebookstore@gmail.com

  11. 如果感到疲憊,我想你不適合走群眾路線,還是專心回去文化人的小天地吧,對你而言,一般人太容易誤會你的苦心了,太委屈你了
    要不然就是你們從頭到尾就弄錯方向了,你的博客以及你的"反折扣戰"文章都瀰漫著一股"這是一場文化人的聖戰",既然這與一般人無關,你憑甚麼要我們認同你或是支持你們;我換個方式再講一次:你說你對我這(種)人或回應是疲憊的,或是你說你感到被攻擊…..等,任何一個議題都沒有理所當然地能被大眾接受的權利,大眾關注議題後提出質疑總比漠視議題好吧,若是這個議題確實值得大眾支持,但還是被誤解,那我認為是你不能把話說清楚,那這是你宣傳不力;因為你宣傳不力,被大眾誤解,你又不能化解疑慮,反而加大嫌隙甚至對立,那是你溝通能力欠佳
    我雖然不確定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文化人,不過有時候我真的覺得有的文化人很做作,弄一些沙龍,搞一些咖啡座談,然後說她們要革命?
    如果你不能坐在路邊在烈日下跟大眾站在一起,並且說那些大眾聽得懂的話,你就不要指望大眾跟著你走,然後還抱怨你多辛苦。群眾運動肯定是辛苦,是人當然也會累,但是若真不能扛下來,就快點回冷氣房聽Bossa nova,不是人人都能拿ACE的,dear。

  12. 說句心裡話,我原本是想幫忙的,不管是我跟你誰溝通能力不好,但是最終我們爭執起來了,我問你這對你的議題運動有幫助嗎??對獨立書店聯盟有幫助嗎??對即將失去人文環境的我有幫助嗎?
    沒有,我是說,如果你日後再碰到想我這樣討厭的人,試著耐住性子跟她溝通,說不定她會給你帶來驚喜,當然,我知道你肯定是很累很累了………那我只能祝福你了,還有,你的書店很棒


  13. 我不覺得走群眾路線的人不會疲憊,他們不是機器人。洗把臉休息一下然後繼續走下去,大概是常有的事情。我也不覺得他們不會抱怨,倘若群眾運動的leader樣貌有很多種,那我可能不會是你欣賞的那種(更糟糕的是我可能也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可能是個leader),我無意隱藏自己較為真實的樣貌,從一開始小小就選擇這樣的路,它是怎樣,就是怎樣。你說文化人不適合搞群眾運動,他是啊,本來他應該要好好的開書店不是走上街頭的(是也沒有到走上街頭)。
    想來幫忙,一樣歡迎啊。我並不覺得這樣的對話叫做爭執,只是習慣保留文字給自己的我,並不擅長打筆仗。可以的話在工作小組裡有更明確的執行方向與目標,會比較實際吧。
    謝謝你讚美小小,我也覺得他很棒。 🙂


  14. 此外,回應一點,對於認同或者支持,向來無法勉強,關乎選擇的問題。對於推動立法,有些人擅長走政治協商,我們沒有籌碼,所以只能選擇將議題揭露,讓它可以被激化討論。一個沒有人討論的議題,沒辦法持續與獲得意見的融入。
    我希望反折扣戰的聲音可以將出版產業的許多,長久以來沒有被解決的問題在檯面上反應出來。大體上是如此。

  15. 真心想保護這塊土地上美好事物的公益活動值得支持,但缺乏對群眾熱情的公益運動讓人感到沮喪,希望不要有淪為假公益.真自私之流,給人一種其實只在乎自己利益被大型財團壓縮的感覺。
    真正的文化人給人的感覺是溫暖的,讀聖賢書,所學何事?文化人的養成才不是靠讀書堆疊出來的,更不是參加那些手作課程,對其他人對周遭環境的關懷謙讓是基本的修養
    是我誤會你了,真是浪費彼此的時間阿,對此感到遺憾

  16. 首先,小小只能呈現我們難以存活的事實。我不覺得我可以替所有人說話,我只能說出,已經擁有很多資源的小小,依舊經營困難的事實。假如有人狀況跟我們一樣,那一起加入,一起發聲。
    倘若是我們自己營運的問題,我們遲早會受時間評價的。假若,不只是我們的問題,那我想,也很快有答案。
    溫暖?假如我有,我想我能夠做的只是小燭光,溫暖不了太多人。但總會有人需要,也感謝那些給予我溫暖的人們。受大家照顧很多。
    也很遺憾讓豬頭too失望了。

  17. 是因為我一直都在這圈子嗎?我覺得題目與內容寫得很清楚,不過豬頭某些意見也很棒,就像血色海灣對於保育的宣傳比起以前的一大堆文章都來的有效果。
    某個程度會走上折扣這條路,出版社要付很大的責任,那短暫的銷售量衝高給予出版社無比的快感,結果就養壞了讀者;另一方面來說,當大通路不斷地對出版社施加壓力時,出版社的回應就是給予通路甜頭,哪個甜頭最受用,獨家優惠嘛。結果出版社與通路就互相走入折扣漩渦中。

  18. 豬頭說:“人文的獨立書店捍衛文化的最好方式就是去做那些感動人的事“, “真正的文化人給人的感覺是溫暖的"… 只是大家對文化人的期待是否也太高了?文化人也是要吃飯的, 獨立書店如果連作為書店運作的基本礎石-賣書-這件事都處於極惡劣的環境的話(而且是全台灣大小書店都在以不同程度面對的問題),那我們作讀者的又如何要求經營者們提供各式的服務與多元的藝文環境呢?
    而且這個反折扣戰議題基本上似乎與“文化人“與否沒有直接關係吧 ?我想這是一個行業的環境出了大問題, 而不是文化人不文化人的問題。座談會可能也是漫長階段的第一個階段而已?
    加油!
    ps. 我覺得作為一個研討會介紹文字, 還算滿淺顯明白的…。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