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12.5(六)時光凝住,張雍六年旅歐記憶之《蒸發》文字攝影集分享會(免費入場,須預約)

十一月 12, 2009
小小書房

蒸發

時間:12.5(六)8:00pm~9:30pm
與談:張雍(攝影師,作者)
費用:免費入場,須預約{會員當次購書享全店書籍八五折優惠,其他商品全店九折優惠;非會員當次購書可享全店書籍九折優惠,其他商品全店九五折優惠,並可成為成為會員}
人數限制:預約報名22人(額滿可預約候補),現場開放3名。
蒸發了
旅程,無數的臉,陌生,熟悉的。遠方的光,影,在記憶的現實邊境交錯。風吹過草原,睡眠舒服地拂過夢境。有人奔跑過無聲的街,鴿群孤單漫步,擁擠的角落裡,愛人爭吵,女孩哭泣,奔拾而下無盡迴轉的台階。一個人,在舞步裡暈眩。遠方,更遠的遠方,白雪遍覆大地,腳跡將腳跡埋葬。槍聲從天空墜落,生命與死亡如四方的雪花襲來,風呼嘯過大地,我們再度啟程,朝著風雪的方向前進,我們要趕赴遠方的遠方,祭典正要狂歡。


我想起你曾經告訴過我的故事,當我想起時,我突然不能確定,那是否是你曾經告訴過我的故事。不重要。說,有那麼一個豢養著獅群的女孩,十幾歲的一輩子都深愛著一個馬戲團裡的男人,當他飛過天空,她的心就跟著緊揪,像獅子咬著她的頸項般,痛到深處他就鬆了口,放開手。有一天,他跟女孩說,他要離開,熟悉的臉畫上小丑妝,咧開嘴角誇恣的笑。當你來到馬戲團時,女孩已經成了母親,她教女兒要鞭打獅群不要愛,在抽痛裡你聞到鹹味的痛楚,你看見母親夜夜在馬戲團的邊界,孤單地抽著一根又一根的菸,漫遊直到黎明。
那也許不是你告訴我的,但我從那張美麗而孤寂的臉想起這個故事。還想起很多,想起一個孫子還在戰場的奶奶, 每天清晨起床,將水,食物打包,放進小拖車,蹣跚走過深有膝蓋那麼高,長有好幾里路的雪地,到想像的邊界,坐著,等孫子回來。太陽要下山了,她再沿著原路,慢慢地走回去。我也曾經想像你走過的路,你遇見的人,你聽到的故事,你按下快門,把那些將會蒸發的記憶,停駐在一秒。
一秒的顯影,連結著過去與未來的時光。我想起塔可夫斯基的瞬息微光,Instant Light。在那一秒我編纂著你的足跡,她的故事,他的人生。在那一秒光與影的交界,我感受到灼熱的呼吸,乾燥的風刺著臉的毛孔,冰冷的手,溫暖的擁抱,所有那些我們稱之為世界的,在微粒與微粒之間,搏動著、掙扎著、歡躍、哭泣、叫喊……
每一個片刻,都將因為你的眼,你的凝注,而成為無比的片刻。
※ 田園城市網站:http://www.gardencity.com.tw/
※ 張雍個人網站:www.simon.chinito.com
公視:張雍訪談-1

公視:張雍訪談-2

張雍的youtube頻道
※ 張雍的文字一篇:They/她們
時間:12.5(六)8:00pm~9:30pm
與談:張雍(攝影師,作者)
費用:免費入場,須預約{會員當次購書享全店書籍八五折優惠,其他商品全店九折優惠;非會員當次購書可享全店書籍九折優惠,其他商品全店九五折優惠,並可成為成為會員}
人數限制:預約報名22人(額滿可預約候補),現場開放3名。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永和市復興街36號)
電話:2923-1925
傳真:2923-1926 smallidea2006@gmail.com
———————
《蒸發》 http://www.simon.chinito.com
張雍 攝影、文字
256頁 / 16.5 x 24 cm
田園城市 / 2009.12.03
ISBN 978-986-7009-79-1
代序之一 –

攝影家 郭英聲 2009.初冬
曾經在異國成長及之後流蕩的日子中,我歷經著一次又一次情感的撞擊,那些過程沈鬱著內在底層無以名狀的壓抑與瘋狂。攝影對我來說,不僅只是一種表現,更同時是我救贖的出口。
我不知道張雍為什麼選擇布拉格,然而看著張雍影像中那種交錯著悲壯與蒼茫的孤獨感,我心裡想著,他在尋找著一種什麼樣的自我救贖。
清晨空無一人的街道。
屋內角落一個錯置的面具。
街頭張牙舞爪的管路。
地鐵中閉目沈思的過客。
車窗內面無表情的人們。
階梯長廊下著芭蕾舞衣的女孩。
風吹過草原。
一雙歷盡滄桑的手。
獵犬巨大的頭佔滿整個畫面。
一張露出半張臉的小孩,瞪大著眼睛看著你。
排列整齊的獵物,詭異並且悲壯的躺在地上。
遼闊雪地中,彷彿柏格曼「第七封印」的死亡之舞。
狩獵季節中,獵人,槍,與蒼茫。
工作中的男人,窗內嚎哭的小孩。
…………………………。
冷冽的寒在影像中凍結,一些時間的停滯,一些人與景的對視,一些表情。
就像是影像中的極簡主義,張雍透過鏡頭說著人與人與景與情緒。
第一次看到張雍的作品,是他為布拉格Bohnice精神病院所記錄的影像,沒有浮誇的濫情,就好像是一種客觀的語調,敘述著被拍攝對象日常的生活,以及內在世界,似乎只是自然的平鋪直敘,然而一幀幀影像中的眼神與情緒氛圍,彼此之間相互依賴的狀態,以及空間與人的關係,卻深刻著一種情感的純粹。張雍似乎讓自己站得很遠卻又同時貼的很近。
面對著他所熟悉與不熟悉的世界,張雍選擇了「簡單」。
在張雍的作品中,我看見一個異鄉旅人的鄉愁與疏離,看見一種侵襲的力量。
看見張雍。
– 攝影家 郭英聲 2009.初冬
***************************************
《蒸發》
張雍 攝影、文字
256頁 / 16.5 x 24 cm
田園城市 / 2009.12.03
ISBN 978-986-7009-79-1
代序之二 –

宇文正(聯合報副刊組主任)
不久前一位在大學教授國文的朋友告訴我,她現在用張雍在聯副發表的作品來跟學生探討「旅行文學」。這話乍聽很容易引起誤解,長期以來書市上的「旅行文學」太容易使你聯想到美食、品酒、單車等等時髦的字眼,打開張雍的書,你看到的不會是這些東西,而她說:「張雍的作品才是我心目中真正的旅行文學!」
我想起第一次收到張雍的稿件,在每天兩百多封的email中,點開他的郵件,一張張黑白攝影照片,冬日裡枯寂的樹、帶槍男人深刻的臉容、蒼茫雪地裡的一行人、整齊排放的獵物……。反覆看著這些黑白照片,彷彿聽見凜冽空中一聲槍響,詫異是誰、在哪裡拍出這些作品?點開文字檔,張雍,一個完全陌生的名字。
那是他在聯副刊出的第一篇作品〈遠方的獵人〉。從此陸續接獲他的來稿,也從信中漸漸了解了他的創作歷程。張雍的作品恐怕不能簡單以「旅行文學」定義,那是他所選擇的生活啊!我先是被那些影像吸引,一篇篇讀下來,領略這個年輕人如何在一切安逸的情況下,看著手腕上的刺青「La vie est ailleurs」(生活在他方),背起背包,開始了長期的探險……我被這勇氣與意志力深深感動了。
而包圍在異質文化中,張雍這一個「邊緣人」(客居在捷克的東方人),既不同於享受異國風情的遊客,也不把目標放在融入、同化、恆久生根,他的目光與鏡頭凝視著這個地域的「邊緣」人們,吉普賽貧民區、巡迴遊走的馬戲團、女子精神病院……。這些作品不是為旅行或是創作的單純樂趣而存在,它們是對話,是作者與現實世界的深刻溝通。我於是醒悟,當我第一次安靜看著那些照片所聽見的劇烈聲響,並非來自狩獵者瞄向遠方的長槍,而是來自這個在左手腕上刺青的年輕人,即將爆發的巨大能量。
– 宇文正(聯合報副刊組主任)

8 Comments

  1. Dear 雨漣:
    幫你登記好啦:)

  2. Hi~您好阿..我想參加活動..請問可以在這裡報名嗎?謝謝^_^

  3. dear creepi,
    已經回信給你囉~
    小潔

  4. 請問還可以參加嗎?
    *信箱已遮蔽*

  5. hey man, I am very proud of you.May everthing is super in your new book conference.

  6. dear 510,
    沒問題
    已經幫你登記好囉 :)

  7. Dear 小恬:
    收到,到時如果有空來的話再跟我們說吧:)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