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來信照登:讀者對書的責任是什麼?

二月 3, 2009
小小書房

沙貓貓說:年前,收到小小的一個讀者會員的信。她問我:讀者對書的責任是什麼?我覺得問題很有趣,一來一往的信件裡,其實有很多話沒有說完,但是我比較想要將這個問題開放出來,聽聽大家天馬行空怎麼說。
當作是2008年末沒有趕潮流的討論題好了 🙂


日期 2009年1月19日 上午 1:42
主旨 讀者對書的責任是什麼?
Dear小小書房:
hi, 你們好,我是編號286的會員,凱林,
以前曾經在禮筑工作,但去年初離職了。
是這樣的,我的前任老闆,禮筑的負責人洪瑞霞小姐,
去年十月在部落格上發表了兩篇文章「從童書消費,看台灣國際競爭力」,
那經過一些轉載,可說是引起熱烈討論,
(這是部落格的原文:
http://tw.myblog.yahoo.com/jw!qOlNOF6BGRs6TPtR6pr8esib/archive?l=f&id=5
這是大穎出版社負責人Carol在他的blog上轉載文章後,引起的討論串:
http://carol541106.pixnet.net/blog/post/21864948
http://carol541106.pixnet.net/blog/post/21902381#comment-24757411
在BBS戰台PTT的Child_books討論版上,這篇文章也引起了論戰)
後續的效應之一是,北投社大在上個月舉辦了一場座談會,
邀請出版社、書店與讀者們,一起來探討「讀者對書的責任是什麼,從圖畫書出版到購買」,
在這裡也貼上座談會的紀錄:
http://tw.myblog.yahoo.com/mypicturebooks-centrummamy/article?mid=528&prev=531&next=517
不過這篇記錄,只有書店與出版社代表的發言,
討論的主要都是出版社與書店的作法,我其實看不太出來,
除了鼓勵讀者不要追求折扣,到底「讀者對書的責任是什麼」?
又或者說,讀者在整個圖書產業中到底可以做些讓書市更好呢?
只是不追求折扣,就好了嗎?是否還可能有其他作為?
讀者是否有機會更瞭解圖書業的運作方式(產業能否更透明化,互動更多)?
從而決定我們到底該支持、想支持的是什麼?
(比方說,有些人想的可能是,我怎麼知道我多付了錢,
真的能夠讓出版社更好更用心?說不定只是給他們機會繼續出爛書,
如果今天折扣真的正常化,那豈不是好蘋果爛蘋果一起受惠嗎?)
這個問題或許應該由讀者自己回答,
但是我仍想聽聽,對於圖書產業涉足較深的經營者,
對於「讀者對書的責任是什麼」,有什麼想法,
如果讀者真的對書有責任,而且是我有能力,卻沒有想到、沒有去作的話,
我很願意扛,也願意告訴其他讀者。
謝謝!
凱林
———————————————————–
日期 2009年1月19日 上午 2:00
主旨 Re: 讀者對書的責任是什麼?
凱林,
謝謝你的來信 ^^。
我是沙貓貓,這是我的個人信箱。
這其實是ㄧ個好問題,
但是讀者的問題,應該要由讀者來回應。
我覺得把它當作是年終的議題來談,蠻好的 🙂
在還沒有回覆你關於這個問題,我的想法之前,
可以先問問你,因為其實你蠻常會來小小繞繞、逛逛,
想問你,作為讀者的你,如果小小有天不在了,
對你會有什麼損失嗎?
因為小小的這些書,其他地方也都買得到,
網路上也都訂得到,在小小買,跟去其他地方買,
對你來說有什麼不一樣嗎?
你可以自在的談,不用顧慮到會傷害我或者小小,
因為很多事情,它是這個樣貌或那個樣貌,
都有很多原因。你就講你想講的,就可以了^^
等你回音 🙂
沙貓貓
———————————————————–
日期 2009年1月20日 上午 1:31
主旨 Re: 讀者對書的責任是什麼?
Dear沙貓貓,
好呀,先從小小與我講起。
我想,小小如果不在了,
台北就少了一小片對我來說很特別的風景,我少了一個地方可去。
有一個地方可以去,是很重要的。
我在小小買書,是想給自己也給小小一個機會,維持這個地方的存在。
有時候去書店,買不買的確不是重點,只是我想要到那裡去。
因為就像你說的,到處都可以買東西,
我也不一定總是要買東西,或是只為了買東西才出門。
在家買固然方便,但是我也需要出去走走逛逛,換個地方呆著,
接觸一些不同的東西或人(或動物…)。
到我家附近的連鎖店或大賣場買書,也很便宜方便,我也會去喔,
但是這些地方到處都是了,雖然方便卻不是那麼特別,去大概就只為了shopping。
自己喜歡又比較特別的地方好像不太容易找到,
那我也覺得,開店可能跟做人有點像,
覺察到自己獨特之處、想要保持獨特、展現自己的獨特,
都需要很大的勇氣,也很困難,很少人作得到,也不容易一直維持初衷的。
有些人(有些店)或許存活下來了,卻變得不太特別了。
就像誠品,我以前是很喜歡誠品。
那也可以問,現在很多地方都買得到誠品有的書,折扣也都差不多,
在誠品買不買有什麼差別…之類的問題。
我在禮筑工作的時候,
因為有競爭關係,又總聽業界說誠品如何壓迫出版社,
所以那時候我不太喜歡它,好像電子情書裡的情節一樣,有點情緒化啦。
但是仔細想想,其實我早在去禮筑之前就對誠品不大感興趣了。
這跟競不競爭或知不知道業界內情沒有關係,
那已經不是個當我想走走時考慮的地方。
或許是我的胃口變了,導致他們已經不再吸引我。
可是,也不知道是否他們沒有繼續努力活得出色,
還是因為他們被別人複製走了、被其他人趕上了。
(但我會想,真正的特色,是可以輕易被複製的嗎?
而且如果真的是很好的特色,那應該越多地方擁有這些特色越好,怎麼會讓人厭倦呢?
然後,其實還是有很多人喜歡誠品啦!
想來想去,還真不知道到底是誰變了,或許都變了!)
誠品還是有不錯的地方,
我也蠻同情與敬佩還在誠品體系中為某些理想努力的工作者。
那麼,對我認同的事物,我會願意在能力可及處作些什麼,
尤其當他看起來不那麼容易維持的時候。
我很直觀的想法是,對於店家來說,要走下去當然就是要有錢,
所以當我需要買書的時候我願意在小小買,
(或其他特別又好像不那麼容易賺錢的書店買,輪流一下…)
如果這是一個讓這裡可以繼續下去、給我一個有某個地方可去的機會,
那我願意花點錢試試看,然後也對別人宣傳一下。
但如果別人真的對小小沒感覺,我其實也不會怎麼樣耶。
我有我覺得特別的地方,別人也有他珍惜的風景吧。
更何況,說不定未來會出現比小小更吸引我的地方,我真的會有什麼損失嗎?
扶貧濟弱好像也不是最重要的,
有些小書店倒了,我也就隨他倒,不是很想搶救呀。
或者我的胃口又會變了,小小也可能變得不一樣。
所以我想,總之還是為了「特別」,
我當下認為的特別,以及對未來可能的特別的一些猜測。
每個人都有他覺得特別的東西,所有的特別加總起來,是一種生活的多樣性。
如果多樣性比較多,選擇與機會也比較多。
可是這好像是個循環,我先給多樣性一個機會,我未來的機會才可能有多樣性。
所以,我想最終我是在試著買一個多元的生活,如果這可以買得到的話。
大概是這樣吧。
凱林
———————————————————-
日期 2009年1月22日 上午 4:14
主旨 Re: 讀者對書的責任是什麼?
Dear 凱林,
這兩天忙著準備書店過年的進退書,
忙得不可開交。
作為ㄧ個書店的主人,我想我的角度如果能夠跟我是這家書店的讀者相似,
那麼能夠吸引來的,應該是會跟我相似的讀者:
因為喜歡這裡的書,喜歡這裡的感受,
ㄧ而在再而三的回來。
而這件事的前提,是作為ㄧ個讀者的我,需要些什麼樣的書。
當我單純只是ㄧ個讀者時,無論走進哪家書店,多少都能帶走ㄧ些書。
多,或者是少。
便宜的水準,我以前偶爾會去,但也是最常空手而返的。
問我為什麼,我想一來是那邊好擠,挑書好困難。
二來是,既然那裡那麼擠,書也都到處買得到,
不如就到處去挑。
水準隔壁的政大書城開了以後,我也會在那裡買書。
我也在誠品買書、在金石堂買書、在博客來買書。
在唐山買書、在女書店買書、在晶晶、台灣的店、南天、結構群買書。
在簡體字書店買書,在二手書店買書。
以上,以每次的失血量來計算,唐山大概是最驚人的。
我也在圖書館借書。以一個讀者來說,我擁有的、借的書,
或者閱讀的書量,算是大量。
那個時候,我未曾想過,作為ㄧ個讀者,對於書、出版的責任是什麼。
開了書店,站在讀者的角度,我依然不認為,讀者應該、並且為「書」付出什麼責任。
然而,若作為ㄧ個公民,社會的,或者地球的,那麼可以談的面向,就廣了ㄧ點。
以書店站在產業的角度來說,我不想為了營生,
將書店轉換成租書店或者收費制的私人圖書館。
(如果你看過《書店》這本小說,你可以想像書店其實也可以是租書店的)
因為租書店,會減低書籍的流通,圖書館雖然也是,
但是我不願意成為圖書館的理由,
是因為,在我的理念裡,應該由社區、團體或者國家來經營。
站在文化的角度,我不願意加入折扣競爭,
因為那會讓書成為商品,可以秤斤論兩叫賣。
在同樣的角度,我必須經營一個社會的文化根基的書籍販售:
文史哲藝術類的書籍,離所謂的實用性、工具性最低的書籍,
是文化命脈的角度去經營。
站在在地深耕的角度,我有必要將這些書籍推廣出去,
因此而有了活動、課程、講座。
讀者對這ㄧ切應付的責任很單純:
如果你認同這個根基是應該共同去維護、打造,那麼歡迎你的加入。
如果你認為,生命及生活中,沒有這些也無妨,
那麼有ㄧ天,它自然就會消失,不再存在。
也無妨,因為這是這個社會的選擇。
我沒辦法去談讀者對書負有什麼樣的責任,
因為我們的教育賦予我們ㄧ個概念:
人有選擇的自由。
而作為書店的主人,我的責任只在於:將選項跨大。
將主流封鎖我們的選項突破,
將不曾妥善被傳遞出去的聲音傳達好;
將那些原本我們以為只有1或2的選項,
擴大成3或4或者更多。
然後,由你們,我們,每一個讀者,自己來選擇。
主流社會、連鎖、到處都ㄧ樣的面孔,跟你講的事情是相同的:
如果他們都長得ㄧ模ㄧ樣,那麼會很無趣。
然而,多元化在全球化的消融下,是必須要加倍努力才能有ㄧ點收穫的。
這是作為書店主人的我,ㄧ直以來的觀念。至今,未曾改變。
我不曾埋怨過這個社會不需要小小,因為只要有人需要它,
那麼就會是ㄧ點點的火花。因此,對於你的提問;
讀者對書的責任是什麼?我的回答是:讀者對書無責。
然而,如果你問我:作為ㄧ個社會的公民,
對於我們所處的社會、生活、土地的責任是什麼?
那麼我的回答是:我希望每一個社區都能有ㄧ家小小的書店,
因為,那是我們生活的ㄧ部份。
這個期望很難嗎?放眼看台灣的角落、全球的處境,就會知道,很困難。
我想,這個題目或許可以讓更多人可以迴響。
因此如果你願意,我想將這個問題,
放上我們的部落格,以及我們的信件,可以嗎?
沙貓貓
———————————————————
日期 2009年1月24日 上午 6:23
主旨 Re: 讀者對書的責任是什麼?
Dear沙貓貓,
讀了你的回信,覺得很有意思。謝謝!
身為一個讀者,可以卸責讓我感到非常輕鬆愉快。
上次寫信給你之後,我又把這件事想了好幾回,
尤其是關於「責任」與「特別」,而這得說說我的工作經歷。
我在大學畢業不久後找到兩份兼職工作,
一個就是在禮筑,那另一個是在永康街的公平貿易商店「地球樹」。
我非常喜愛這兩份工作,尤其是剛去地球樹的時候,
更是十分熱中於向客人推廣公平貿易的概念,
希望人人都能「作一個有責任的消費者」。
(然後,現在看到有人也開始討論讀者對書的責任了!)
但是在地球樹工作一陣子之後,我發現,消費者要負責任,不是那麼容易的。
這跟你說的很有關係:我們可能沒有太多選項。
一來,雖然大家應該都不想買到黑心或剝削別人的商品,
可是我們對於商品的來源、製作方式與銷售流程沒有管道可以瞭解。
我不是故意要支持不公平貿易,
而是我真的沒辦法知道,我手上拿的東西到底是怎麼來的。
在無知的情況下,又如何去討論責任呢?
根本就不知道原來有黑心商品,也不知道有責任要負。
二來,就算知道了,又有什麼選擇呢?
賣公平貿易商品的店家那麼少,想支持都支持不到。
目前公平貿易商品的品項也不太多,我曾經遇過一些客人,
在店裡找不到適合他的東西,離開時竟然跟我道歉。
還有,我也曾經在幫忙主婦聯盟的公平貿易工作坊的時候,
看到有學員在玩體驗貧富差距的遊戲時當眾落淚:
他為自己的日子過得「太好了」而有強烈的罪惡感。
但是,這些都是沒關係的呀!
世界上有許多貧窮、戰爭、疾病….種種不好的事情,
雖然跟我們有所連結,可是那不是我們造成的惡果,
我們當中許多人可以過著小康生活,
是靠自己或父母一輩子勤勉工作掙來的,並沒有作傷天害理的事。
一個社會或一個世界的面貌,是個人與體系相互作用出來的,
很多問題是整個體系運作的結果(有些人作壞事也是利用體系的力量或漏洞),
一般人只是在其中順著早就加諸己身的結構這麼走著,
那對我們來說都太自然了,不太可能去想有什麼不對或不好。
所以其實不需要去背負那個罪惡感,
重要的是知道之後,對自己接下來的選擇負責就是了。
總之,從我在公平貿易的工作中體會到的是,要談責任或選擇,
一方面要有機會瞭解事情背後的面貌,另一方面要去想體系的問題。
許多人談消費運動時,常常會引述Anna Lappe的話:
「每次你花的錢,都是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
(“Every time you spend money, your are casting a vote for the kind and
the world you want.")
這話是不錯的,但是,目前這個市場體系,
會讓我們投的票達到我們期許的目的嗎?
大家當然都想用選票(鈔票)把自己喜歡的候選人(店與書)拱上去囉,
但是比方說,在並立制的單一選票兩票制中,就算再怎麼苦苦投票,
要讓某些代表弱勢的、小眾的候選人當選,都不太容易。
這個制度的設計會讓政治生態趨向兩黨制,不管我們怎麼投票大致都是如此。
弱勢族群也更不容易爭取到發言權與生存空間,即使每個人生來就有生存的權利。
從這個觀點來看我們想要的「特別」或是多元的生活選項,又是如何呢?
消費者很努力投票、商人很努力拉票,就可以了嗎?
如果體制沒有改變,就算讀者跟書店/出版社都拼了!結果可能差不多。
比方有人會說,市場本來就很殘酷,只有夠厲害,才不會被淘汰。
但是有人很厲害,他活下來了,並不能改變市場很殘酷這個事實。
而且這樣下去最終還是英雄出頭,但是特別不等於英雄,
我們想要的也不是英雄,只是多點不同的選擇罷了。
也有人會說,如果你覺得大環境的通路體系很爛、很不合理,
那就換條路走嘛!作體系外的努力嘛!
另類通路也有一片天,努力、努力、再努力,就有機會生存囉。
但是,努力的程度又要如何去衡量呢?
而且大部分的讀者還是在體系內活動著,透過體系經驗這個世界,
如果很多選擇存在於體系外,其實我們沒什麼機會接觸到,
接觸不到也無從去說我們需不需要它,這對讀者也有點不公平。
東西有多特別,應該不只用厲害或努力來衡量。
不同的選擇沒有好壞之分,也沒有誰比誰值得生存。
要有多元的生活,也不是要社會花很多資源培植小眾而忽略大部分人的需要;
這些選項是可以讓大家共享的。
作為一個讀者,或社會的一份子,我當然也不能自外於整體社會的變遷,
但是不管怎麼變,就算社會不需要書了,對多元的需求應該還是存在。
至於書與書店,目前除了對個別店家的支持,
我也在想可以作些什麼,可以讓體系趨向多元。(想不到就是了…)
很感謝你在忙碌中抽空給我的回覆,雖然我覺得有點害羞,
還是歡迎你將我們的信件放上部落格,
或許別人會想到答案,那我就太感謝他了!
也謝謝你與小小書店伙伴們的努力,向你們的努力致敬!
最後
祝 新年平安快樂。加油!
凱林 上

6 Comments

  1. 是讀者對書的責任是什麼?
    還是消費者對書店的責任是什麼?
    前者我簡單的以為是把書照顧好
    要怎麼照顧好?就是要讀他讓他變得有價值
    不管是消磨時間或是取得知識….
    後者我認為是無須負責
    如果硬要找個東西扣上的話
    大概就是當你在一家書店感受到值得推薦的服務
    請務必將之分享其他的朋友也有多一個選項
    誠品金石堂小小水準博客來都一樣
    當你需要某一種特質時你就會靠近他
    沒有誰該被淘汰也沒有誰該被放到至高點
    我也期待社區書店的繁盛
    其實社區書店一直都存在我們的身邊
    有些他就是小書店和文具店的綜合
    也許他書賣的總類不多又通俗
    或者永遠就只有那一小角再賣書賣好多好多雜誌
    你能說他不是書店嗎?
    只是每一家的經營方式都不同
    而現今大家對於社區書店的定義也不同於以往
    要求也在改變型式也在改變
    一旦掛上"社區"似乎就變得有點沉重理想
    我暫不說他們是社區書店轉而就直稱鄰家書店
    小時候曾遇過一家鄰家書店在樹林
    那家書店兩層樓但只有一樓的一半在賣書但也算多
    我下課老是往那裡跑不是因為愛看書
    而是書店前面有遊戲機很多小學生會圍在那
    有時去換十塊錢老闆總會給我糖果或餅乾
    印象裡他很老也很愛看書
    每次去他都坐在櫃台看書
    而那些書理所當然應該都是他賣的書
    我知道他都把書看完又放回去賣
    那時我很不喜歡這樣因為覺得書好像被人用過一樣
    他很安靜但看到你買的書都會關心幾句或推薦相關書
    有點像水準或某些百視達出租店那樣
    重點是他有時還會記得你買過甚麼書或文具
    可是他的生意還蠻好的
    在沒有電腦紀錄的時代能這樣我覺得很不可思議
    就像你去麵攤點一樣的東西幾次
    有些老闆就知道你要吃啥或介紹你吃其它看看
    後來我搬家了幾年後再回去走走聽說他死了
    書店也變成那種整棟文具館之類的…
    裡面請的都是小妹妹
    失落好一陣子
    雖然住樹林也不過幾年而當時我也才國小要升國中
    因為我知道我可能再也遇不到這種書店
    陪你一起走一段成長的路
    你問我
    是讀者對書的責任是什麼?
    還是消費者對書店的責任是什麼?
    作為單純的讀者真的沒有想很多….想那麼多很累
    書店書商在上我們在下
    如果書店書商丟出些甚麼
    我們最多也只處於一種迴響的角色
    然後這個迴響是不是能再得到書店書商的迴響
    我就不知道了
    像打迴力球一樣
    書店書商大概就是永遠的發球者吧
    連鎖書店不喜歡大不了就不要玩我沒意見
    但我對社區書店就有更多的要求…
    社區書店一旦要開就是要朝永續經營的方式來思考
    可不能任性的憑一點熱忱就胡亂想開個社區書店
    社區書店一旦要與在地陪養感情建立成長空間
    可不能任性的說要結束就可以結束
    “當書店老闆也是一種專業"
    這就可以出一本書了
    亂七八糟說了一堆
    就當是一個亂七八糟半夜不睡的讀者發牢騷吧

  2. ^^ 沙漠上的花,總等著一陣急雨,迅速開花結果,又睡去.此起彼落,美麗又短暫.花兒的努力,很少被看見.但是,總有種子繼續等待..

  3. 讀者就是在尋找感覺對了的好書
    價格不是最重要的選項
    但是書店或出版社
    常將它們過度包裝(太花俏 太重 不必要的書腰‧‧‧)
    包括內在與外在(誇大內容的可讀性)
    他們只知行銷手段
    或人情書的宣傳
    做為讀者的責任
    就是去發現(挖掘)自己真正想讀的書

  4. 讀者對書的責任,就是把手上不論買來的、人家送的,都一頁一頁好好讀完,不論喜不喜歡、耐不耐煩。
    看完的書,我或許收藏,或許送給合適且會想讀的朋友,很少拿去賣,因為定價太難:
    有些書的價值遠遠超越封底上的定價;
    有些書則是適合回收再生,並罰印刷出版它的人去補種一片樹林。
    印刷術的發明讓知識得以普及,不論貧富貴賤,或買或借都能擁有書中的一切,其中隱含的公平性,是我對出版業的喜愛與推崇的。只是在極度商業化的經營裡,不少出版社和通路都,為了生存而改變,或說是放棄了某部分出版精神,那些我以為是最重要的精神。
    出版社該怎麼出書?書店該怎麼賣書?我不願再以高度理想性去期待,畢竟每個人都有肚皮要顧。
    身為讀者的我,只能去我喜歡的書店買書,參加我自己有興趣的活動,並把手頭上的每一本書,好好讀完,我覺得這就是我的責任。

  5. Dear 小小
    我把文章貼到另一個討論區
    有幾個朋友回應
    也可以過去看看^^
    http://www.ireading.cc/broach/board.aspx?bid=45957#reply
    http://www.ireading.cc/broach/board.aspx?bid=45996

  6. 讀者對書的責任
    瞭解閱讀過的書,存在的價值….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