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誰需要獨立書店?--獨立書店的困境與出路(一)

六月 13, 2008
小小書房

*沙貓貓說:這一篇文章,將刊載於馥林文化所出的《双河灣》免費刊物上,這一期的獨立書店專題,除了我這一篇之外,還會有其他文章。由於原稿較長,因此在小小這裡分次刊出,若有人願意提供更詳實的方案與有關世界各地獨立書店經營的資料,也歡迎回應。
一年半以前,有人寫下了這樣的句子:「我想我會甘心過這樣的日子/有一間書店,緊臨著河岸邊/我為祂,守候著時間」,經過幾個月,她再度寫下「一定是的/我想我將會後悔/這道理就像是/天書不該被書寫/愛情不該成為永遠/所謂的度假勝地,應該/只存在於陽光燦爛的週末午後/而不是日常生活的每一天」。一年以後,不再以詩句,而是以文章〈最有名的短命書店〉,她宣告:「開店至今大約一年半,因為虧損太多,已經面臨休業與否的抉擇,在今年十月店租到期之前,就必須下決定了。」這是位於淡水有河book的老闆之一,隱匿所丟出的沉痛宣言。也許人們可以歸納為這是夢想與現實之間的裂縫,然而,有河book的處境,不過是提前揭露了全台各地獨立書店的困境。
經營小小書房將近兩年,面對相同的處境,我想是應該剖析並且澄清,這樣的困境,並非來自書店本身而已,而是台灣社會必須付出的共同代價,或者,共同面對、扛起的社會責任。讓我們來一一檢視幾個常提給獨立書店經營的建議,讓大家一起來了解這些建議的實際以及虛妄面。
獨立書店應該加強社區經營?


讓我們先問:什麼是社區?我們對於社區的理解,首先落在地理區域的範疇。服務地理區域內的社區居民,過往傳統文具書店是在這個意義下經營的,然而,如果你能仔細觀察住處附近的這些地方書店,不難發現他們一家一家關閉、歇業。這些地方小書店向來不被納入出版業的經營分析,遑論去探討他們存廢的原因。而以經銷商鋪書的比例、連鎖書店進書的比例粗略推估,他們的存在,曾經佔據台灣出版通路的至少1/3強。而,現在呢?
前文建會主委陳其南,曾經針對傳統的社區定義提出更新:「社區的本意比較接近『社群』或『共同體』的含義,它既非單純的空間地域單位,也非行政體系的一環,它應該是指一群具有共識的社會單位,所謂共識也就是『社區意識』。因此,一個社區當然指的是『人』而非『地』;是『社群』而非『空間』。」 假如,不是從地理區域的範疇思考,而是以這個轉向之後的社群概念為基準,那麼,現行我們所稱的「主題書店」或者「獨立書店」,幾乎都是以社群的經營概念出發、維持。
以社群經營的角度,無論是主題書店或者獨立書店,皆會面臨一個窘境:其所在的地理範圍內,沒有足夠的社群基礎,得以支持這家書店的存續。台北溫羅汀區域,或許是全台獨立書店裡,擁有最為豐富的人文色彩、需求相似、閱讀口味最接近的社群人口。除此之外,全台各地,我們幾乎看不見質與量都如此高的閱讀社群。溫羅汀的主題、獨立書店,正是因為面臨自己生存的困境,才相互結盟。現實的情況是:營收持續縮減,虧損無見止盡。
溫羅汀區域以外,以台北縣地區為例,被稱為文教之都的永和市,似乎較有機會吸引該地具有相似人文意識的居民接近。小小書房在當地營運將近兩年,我們的確也逐漸看見這些人口的增加與擴大,然而,同樣的,永和在地的居住生態,外移人口多,流動高,也同樣使得我們無法累聚足夠的社群會員定期回流。讀者一旦搬離到較遠之處,回流的速度就會趨緩,甚至停止。營運將近兩年,依然艱辛苦撐,無法打平虧損。
經營八年半,位於嘉義平原的洪雅書房,以「南部最活躍的社運書店」為理念基礎,經營社區意識。書店作為社運、社群經營的實踐場域,他們「理當」擁有足夠的社群基礎支持書店的營運。然而,拜訪洪雅一個下午一個晚上,除了我們到訪的幾位之外,將近六七個小時,書店沒有一個人踏入。而老闆余國信也坦稱,每個月的營收相當少,除了活動帶來的人潮、買氣,平日出入書店的顧客群很有限。
根據開拓文教基金會的社區發展資源手冊資料,一九六○年代以來,台灣政府扶持社區經營、社群發展的目的,並非是為文化紮根,而是為了縮短城鄉差距,均衡地方發展以及改善基礎生活環境。因此,投資在硬體建設上的比例,遠遠高過於軟體的投資,遑論文化資源的分配與挹注。若是將獨立書店困境的出口,等同於強化經營社區、社群為首要目標,無異於要獨立書店以一己之力,解決台灣將近五十年來政府、社區總體營造工程、社區大學所無法施力的裂縫。
此外,書店經營在政府的認定裡頭,屬於「營利」事業,這我們無可否認。然而,當追求利潤並非該事業的第一要務時,在事業體的認定上,它就必須被歸到NGO或NPO裡頭。諷刺的是,獨立書店是一個在理念上,不以利潤追求為首要目標,在產業的結構,也無法「營利」的「營利事業」。因此,就每一家獨立書店的存在而言,政府即便在未來挹注文化經費在社群、社區的發展,也通常限定營利事業申請,就算有餅,那裡也沒有獨立書店可被分得的份。
當我們得到學者、專家、出版觀察者甚至讀者……等等,建議獨立書店應強化社區、社群經營時,我不想稱它是一個神話,因為我的確認為,它可以是一個有理念、願意深耕台灣各地文化的書店,長期努力的目標與方向。然而,這個目標,卻無法解決獨立書店每日、每月所面臨的虧損與重耗,不是嗎?那還有什麼出口呢?
誰需要獨立書店?--獨立書店的困境與出路(二):獨立書店應該多角、複合經營?以及獨立書店應多開拓團購客群與業務?

One Comment

  1. 書店光是每天進退貨會計帳和訂書就很忙了再加上學校行政事務,真是佩服您們可以辦這麼多課程和活動,你的文章幾乎可以寫成論文了,還有我老師(陳其南–藝管所的老師,我也是在職生)的引言,真的要跟你學習。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