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文學讀書會&書評班選文II劇本《死亡與國王的侍從》故事重述

四月 13, 2008
小小書房

由於這本書是劇本,因此在第二堂課程裡,書評班的學員先繳交了我所規定的「故事重述」。透過重述這個劇本的大綱,可以看見每個人所斟酌、重視的點有所不同。
《死亡與國王的侍從》是索因卡的重要著作,在這本書裡他重現了約魯巴族的世界觀:生者、死者以及未出生者的世界是構成約魯巴族完整世界的重要元素,缺一不可。然而,就西方「文明」來看約魯巴族的「陪死文化」的野蠻性,衝突經由幕間的進行在最後一幕達到高潮。對索因卡來說,傳統與文明並非是高低的位階,而是強調所謂的世界觀,不應排除他族,就這一點來看,後來我們所讀的《玉山魂》也有相同的處境。
大部分的小說或者劇本,都可以做故事重述的練習。故事重述是利用小說或者劇本中的線性結構進行,通常我們都只在課堂裡由我發問,學員口述。不過這次經由書寫的方式,將這本對於一般讀者來說,略有點困難的劇本的大致面貌勾勒出來。此處將四個學員不同的故事版本依照五幕的進行呈現,並在每一幕後面附上我的評論與解說,希望對沒有參與的讀者也有所幫助。


第一幕:
景欹的版本:
國王的侍從艾雷辛和走唱說書人走在收市的市場上,後面還跟著幾個艾雷辛的鼓師。他們聊著艾雷辛將遵循傳統到另一個世界去見祖先,走唱說書人表示他願意追隨艾雷辛去,好讓祖先知道艾雷辛的功績。艾雷辛要他留在此岸,把他的名聲、信譽說給世人知道。走唱說書人提醒艾雷辛別讓他們的世界歪斜,否則誰的世界給他們遮風擋雨。艾雷辛想展現他不會畏懼,在鼓聲伴隨下,邊跳邊唱述說死神「非我鳥」的故事,吸引了一些婦女圍觀包括受尊重的市場大媽伊亞洛扎。但在大家七嘴八舌的質問會不會延誤、退卻,艾雷辛表示他已經作好準備,沒有什麼事會讓他有所耽擱,生命就是榮譽。但是他說著說著就生起氣來,群眾不了解怎麼會這樣,便求助於伊亞洛扎。在伊亞洛扎的詢問下,艾雷辛以要身華麗的衣服來替自己打圓場。但是看到年輕貌美的女子,已經妻妾成群的艾雷辛又以要留下子嗣的藉口,不管女子已經和伊亞洛扎的兒子訂婚了又想佔有。伊亞洛扎雖然對這樣的要求感到不安,因為這樣的要求不屬於在他們傳統中生者的世界,也不是死者或未出生者的世界,是把他們攪在一起了。除了害怕死者的詛咒,也因為艾雷新的死是為確保他們的世界不會歪斜,不會往虛空漂流,為了不讓他在最後一刻還有遺憾,伊亞洛扎就答應了。也提醒艾雷辛要確定,他留下的子嗣將不會引發禍害。
Sanny的版本
艾雷辛在市場收市時分,沿著市場前的一條通道進入。走唱說書人在此不斷提點今天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即將要去會見偉大的祖先──不應留連世俗(市場或者女人),更不允他們的世界自正確的軌道上偏斜。艾雷辛則是以舞蹈吟誦「非我鳥」的故事,向歐洛杭-伊歐說明即便眾人都對「非我鳥」恐懼迴避,但他仍會義無反顧地去和主人相伴。
直到眾女人出現,她們在尊敬的心之下也同樣期待艾雷辛能如實起航,以維護他們族人的精神與榮譽。而,艾雷辛卻在這個時候顯現了內心對於此岸的眷戀與欲望──他要求一套奢華布料的服飾、被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子迷惑吸引;當旁人皆已看穿他的心思並加以勸服之時,他卻以應讓旅行者卸下有益於人間的包袱──留下種子──之由來解釋合理自己的行為。
落幕於伊亞洛札答應艾雷辛的要求,並讓這場婚禮與喪禮同時進行。
書敏的版本
市場,婦女們,艾雷辛歐巴無比活力的走入。歌頌功績的走唱說書人&鼓師們走在後頭,時而伴著鼓聲對話著……今日是國王死後第30天,將赴死榮耀生命的艾雷辛,重溫這長期容忍靈魂的家園。說書人和眾女人擔憂艾雷辛會不會讓世界歪斜==>艾被激怒了!
說著「非我鳥」的故事,彼此的對白更突出約魯巴族傳統的重要。==>既是忌日,艾雷辛堅持說服今日也是婚禮的神聖性(詩意語言)
曉芬的版本
約魯巴人的國王離世第三十天
國王的侍從長艾雷辛,在市集上向走唱說書人決志:他將留下自己的名聲和信譽,追隨國王走向彼岸。說書人提醒艾雷辛,全族人的世界不允許傾斜,傳承需被遵守,實踐者需要堅志並裝備。艾雷辛藉著描述「非我鳥」,形容人人畏懼死亡。但自豪地說:「我心坦蕩,無畏無懼,你們全都曉得我是何等人也。」說書人仍提醒去時路上障礙重重,危機四伏。艾雷辛說:「我的靈魂熱切渴望,我義無反顧,當友誼召喚,我絕不延誤或退卻,我的主人兼朋友和我有福共享,也明瞭我在此岸的留戀慾望,支撐這世界的支柱,豈能任由黑暗怯懦來毀壞?」說書人問:「正因你深知命運之神的艱困跛行,你的真誠祈願,是否期待換取不死的回報?」艾雷辛回答:「生命有盡頭,我這生命渴求榮譽,榮譽結束之際,也是生命結束的時刻到臨。」
艾雷辛向市集上的母親們,要求高於常人的禮遇,披上華服,索取讚譽,甚而要求與市集中美若天神的女子成婚,要將自己的種子種下,充沛灌溉生命的大焦樹。艾雷辛再三向母親們重申自己的重要,不會逃避責任,就算迷失方向,蔓生的臍帶會帶他回到祖靈根源。
眾女子的首領伊亞洛札,犧牲兒子的未婚妻,成全艾雷辛的要求,因她認知到艾雷辛的婚事結合和追隨國王的就死行動,搭建了約魯巴人的神聖通道,連接此岸、彼岸,以及來世。彷彿祖先跟尚未誕生者無始無終的邊界已然與靈魂會合,努力為這條通道無法捉摸的存在找到一個出口。
市集上婦人們為艾雷辛佈置婚禮大廳,以及編織壽衣。
走唱說書人和市集中母親們都為艾雷辛作各種堅志勉勵,共同參與維護他們的世界不致傾斜,不致在時間裡漂流。
沙貓貓說:四個版本的共通點,都點出了艾雷辛赴死行為的傳統理由:不讓他們的世界自軌道上歪斜,而這也是族人的恐懼--倘若艾雷辛沒有依循傳統陪死的話。而景欹與Sanny以及曉芬的版本都詳細地重述了第一幕的大綱,並且強調了艾雷辛在第一幕中不尋常的行為:喪禮與婚禮同時進行。
第二幕
景欹的版本
常口不擇言的地區行政官賽門.皮爾金斯從說著不標準英語的「本地政府」警察阿姆薩那兒得知,有人當晚會死。家僕約瑟解釋他們當地的律法與習俗,去世國王的侍從首領必須伴隨國王升天,也就是艾雷辛必須死。但約瑟被從持續一下午的鼓聲搞迷糊,像是重要首領的喪禮,又像婚禮。雖然覺得基於職守必須阻止有可能發生的自殺事件,但皮爾金斯一心要穿著埃岡岡人的服裝參加晚上有英國王子出席的化妝舞會,而不理會這套服裝是屬於死亡儀式,會引起本地人的不安。所以就要阿姆薩去把艾雷辛抓到他的書房等他回來。
Sanny的版本
地區行政官皮爾金斯和太太珍在客廳裡為去歐僑會館參加一場化妝舞會而練習舞步,卻被地方警察阿姆薩打斷。阿姆薩因為皮爾金斯夫婦身上屬於埃岡岡儀式的服裝所驚嚇倉皇,且告訴長官,這是一件關於死亡的事;在報告了艾雷辛歐巴即將於今晚自殺的消息後便迅速離去。他們又經由約瑟(僕人)口中確定歐朗弟──他們曾經極力帶走遠赴英國唸書的孩子──即是艾雷辛的長子;夫婦倆於此時得知當地的一些習俗,覺得不可思議、無法理解,並認為這是違法的,理應被強行制止。而皮爾金斯現已佈下了對策。
落幕於兩人仍然興奮於即將展開的舞會,繼續練習起舞步。
書敏的版本
地區行政官住所。皮爾金斯為王子舞會穿戴著代表死亡的力量埃岡岡==>嚇到前來報信的當地人警員阿姆薩,對照出文化間差異與戲弄。行政官夫婦談起艾雷辛之子--聰慧的歐朗弟。
曉芬的版本
英國地區行政官皮爾金斯和他太太珍,希望化妝舞會中招人注目,穿上約魯巴祭祀中代表死亡埃岡岡的衣服和面具,漠視別種信仰中的禁忌。他得知艾雷辛將在夜晚殉道死亡,趕忙採取行動,想監禁艾雷辛以免死亡事件,驚動了來殖民地巡行的英國王子。
沙貓貓說:第二幕非常短,可以說是一個短暫但重要的過場。這一幕中四個版本都提到了行政官穿戴約魯巴族死亡儀式的服飾面具埃岡岡,而Sanny與書敏共同點出的另一個角色:艾雷辛之子歐朗弟,是接下來幾幕裡重要的角色,也是這一劇作的核心人物之一。
第三幕
景欹的版本
阿姆薩帶兩個手下走市場上,要去抓艾雷辛,卻碰到一群婦女阻擋去路,他們試圖恫嚇,卻遭到調侃是裝腔作勢的白人走狗,被奪走警棍和警帽,最後落荒而逃。艾雷辛和他的新娘圓房後出來,聽到國王的愛犬與愛駒被宰殺的鼓聲,表示他也準備好前往神聖的通道。為了完成讓大地和神聖通道結合,艾雷辛要他的新娘,陪伴他到最後,用手指以泥土闔上他的眼皮。在鼓聲的伴隨下。走唱說書人再次跟艾雷辛確定,他可以達成任務到達彼岸。伊亞洛扎說道,要讓死神消失,唯有賠上艾雷辛的命;在長日將盡的時候,讓侍從優雅地返回馬廄。走唱說書人告訴艾雷辛,侍從必須走在前面帶領狗和馬到天堂。艾雷辛恍惚地跳著舞,四周輓歌越來越大聲,情感也越來越濃烈。
Sanny的版本
阿姆薩被派至市場以阻止這場儀式,不料卻反遭到女人們的嘲諷戲弄。女孩們依次以英國腔裝腔作勢地朝他們演起戲來,極盡地調戲,羞辱他們是白人的走狗,逼他們撤退。
這時,艾雷辛已完成和新娘結合的儀式,接著便是迎接死亡儀式的到來。艾雷辛聽著鼓聲神情恍惚地舞起了莊嚴的舞姿,準備走進神聖的通道。儘管此刻走唱說書人的聲音始終不停地在一旁伴隨著,給予提醒、讚揚以及祝福,但艾雷辛手足舞蹈,更加沉浸於完全的出神狀態,似乎對一切不再有所知覺。
書敏的版本
阿姆薩帶警員恫嚇市場婦女們==>警察丟臉而逃。
同時正是艾雷辛婚禮後的洞房花燭夜==>沉浸在自己出神的舞步裡恍恍惚惚,似乎情感失控。
沙貓貓說:在這一幕可以聽到的鼓聲越來越強烈,情感與劇情也越趨熾熱,三個人的版本都提到了這一點,艾雷辛通過恍神的舞步,尋找通道的入口的意象也逐漸清晰。「神聖的通道」的重要性在這一幕被完全地凸顯出來。而這通道是連結約魯巴族生者、死者以及未出生者三個世界的重要存在,只有國王的侍從能夠看見通道的入口,在未來帶領族人前往生之後的世界,要不,族人將漂浮在虛空之中。而這也是構成約魯巴族人世界觀必須要理解的前提。
第四幕
景欹的版本
在總督官邸的舞會上,總督要皮爾金斯好好處理阿姆薩報告便箋中的「緊急狀況」。皮爾金斯離開後,皮爾金斯太太珍在官邸的邊廊上碰到她先生在三四年前幫忙申請到英國醫學院就讀的艾雷辛長子歐朗弟。歐朗弟請比較善解人意的珍幫忙勸皮爾金斯不要插手管今天晚上會發生的事情,免得激起民眾的敵意。但珍認為她先生是在保護艾雷辛,歐朗弟反駁道,白人不尊重他們不了解的事物,也找不到任何理由他們可以評價其他民族和他們的生活方式,他父親就是得到心靈最深切的庇護,才可以承擔今晚的事,因而得到同胞的尊重與敬意。他幾個星期前接到國王駕崩的電報,知道父親會死,回來就是要好好埋葬父親。歐朗弟聽到鼓聲有變化,認為父親已經死了,要前去安葬遺體。這時,意識到抓人的事會引起騷動的皮爾金斯又來到總督官邸,改把犯人抓到官邸的廢棄房間來。歐朗弟聽到父親的聲音,整個人僵住。雖然和父親相遇,卻不願意看他一眼。在艾雷辛的要求下,歐朗弟看著他說卻說到「我沒有父親,你這個專吃殘羹剩飯的人。」
Sanny的版本
在舞會上,皮爾金斯被告知市場上的暴動未獲得解決,須由他出面處理。留下珍在原地,沒想到卻遇上剛剛返國的歐朗弟;他因為聽說皮爾金斯意欲阻止儀式而前來勸說,他告訴珍,我返家即是為了安葬我父親的,我瞭解那套儀式。但珍以為毆朗弟這樣麻木不仁根本是野蠻。歐朗弟卻以英國戰事對人民生命的捨棄予以反駁,他認為誰都沒有權力評價其他民族的生活方式。
一段鼓聲的節奏變化,讓歐朗弟以為儀式已結束,準備離去,卻又遇上匆忙回來的皮爾金斯,更令他震驚的,還是後方竟然傳來父親的叫喊聲。父子倆對於這場會面都甚感吃驚意外,然而歐朗弟卻因而極度地鄙視艾雷辛。
書敏的版本
王子的化妝舞會。歐朗弟VS.珍。因為留學英國而更了解彼我之異。歐這趟返家是為了安葬父親,從聽到信息那天就抱著守喪之情==>求珍轉告皮勿做危急族人幸福事情。==>想在父遺體仍有體溫時見他。==>艾雷辛被押進房,歐朗弟視而不見,曰:「我沒有父親……」
曉芬的版本
皮爾金斯夫婦曾協助艾雷辛長子歐朗地遠赴英國學醫,自以為幫助了歐朗地逃離約魯巴人傳統枷鎖。歐朗地卻突然回來,履行長子安葬父親,繼承父職的傳統。皮爾金斯夫婦譏諷約魯巴人儀式性的自殺,不理解尊重約魯巴人,將生命換取榮譽,獲得心靈平靜的意義。鼓聲一陣陣傳來,交錯著死亡以及婚禮的訊息。
鼓聲也傳送到市集,艾雷辛在完成婚禮後,聆聽著鼓聲告示:國王的愛犬已被宰殺,國王的愛駒已被挖出心臟,國王的侍從長艾雷辛即將啟程,月亮高昇時,尋得開啟的天門,進入那神和通道。那兒,逝去的國王正在等候。走唱說書人和伊亞洛札在市集眾女子的輓歌聲中引導艾雷辛,艾雷辛恍惚出神地舞動著。
皮爾金斯成功地阻止了艾雷辛正在進行中的死亡儀式。歐朗地注視著被監禁的父親艾雷辛說:「我沒有父親,你這個專吃殘羹剩飯的人。」轉身離開。
沙貓貓說:當然歐朗弟的最後那一句話不啻震撼彈,炸醒的不只是劇中人同時也是讀者:一個受過所謂的「文明教育」的人,是如何理解傳統文化,從而將傳統文化的位階拉至比血緣更高的地位呢?歐朗弟的現身以及他試圖延續、捍衛約魯巴傳統的言行舉止,讓讀者沒辦法漠視這一點。而索因卡的作者意念也經由歐朗弟這個角色呼之欲出。
第五幕
景欹的版本
在牢房裡,皮爾金斯沾沾自喜地對銬著手銬還有鎖鏈的艾雷辛說,他救了他的命。艾雷辛駁斥道,他不光毀了他的生命,還有其他許多人的。艾雷辛還責斥皮爾金斯讓他誤了由月亮帶領他到達天門的瞬間,又搶走了他的長子。皮爾金斯告訴艾雷辛,歐朗弟希望來向他告別,並得到他的祝福。艾雷辛聽了說道,原以為失去兒子會為他蒙受的恥辱復仇。皮爾金斯對艾雷辛說了一句當地的俗諺,「長者堅強地走近天堂,你要求他將你的問候帶至彼處;你真以為他心甘情願踏上旅程?」艾雷辛聽了嘆了口氣,怪起和她一起在牢房的新娘,讓他對世間多了個留戀。珍拿來一張歐朗弟交給伊亞洛扎帶到總督府的紙條,歐朗弟寫道「預防明天發生嚴重暴動的唯一方法」。伊亞洛扎見到艾雷辛,嘲笑他厚顏無恥,和白人國王的奴隸一起勇敢地對抗死神。大家一直都是把最好的東西給他享用,還稱他是首領。艾雷辛試圖解釋,伊亞洛扎斥責他,這不是他該說的話。伊亞洛扎繼續說道現在卻因為他判斷力的薄弱,為族人帶來危險,害國王不能安息。因為錯過天門開啟時間的人,只好走在糞便中,滿嘴剩菜的惡臭。為了讓國王解脫,可以自己騎馬回家,要艾雷辛把口信告訴即將來到的信差。一群婦女唱著輓歌,扛著一個以布蓋住長形物體來到牢門外。他們只是要艾雷辛履行他最簡單的誓約,而他要傳達的信息不能大聲說出,只能低聲耳語。然後他們就會離開,回去向他們的國王致敬。皮爾金斯還是拒絕讓艾雷辛道外面來。艾雷辛要求把覆蓋的布拿開。伊亞洛扎拿開並說著,躺著的是你家族的榮耀,我們族人的榮耀,他用生命阻擋名譽掃地,兒子已經變成父親。走唱說書人對艾雷辛說,當異邦人讓我們的世界偏鞋,你卻坐在那兒說你無能為例,讓我們張惶失措。而你的孩子背起了這個重責大任。艾雷辛盯著兒子的身體,抓著柵欄靜止不動。突然用鐵鍊猛烈地絞住自己的脖子。警衛急忙阻止,但只來得及讓艾雷辛倒下。輓歌持續著,不被突如其來的事影響。伊亞洛扎說,艾雷辛會到達神聖通到,但他會沾滿國王的馬遺留下的穢物,只能分到兒子吃剩的剩菜。還指責皮爾金斯說,發生的事是他所引起的,傲慢自大,他玩弄陌生人的生活,盜用他們死者的祭袍,卻認為死亡不會找上他。皮爾金斯正要伸手去闔上艾雷辛的眼睛時,伊亞洛扎大叫到,別碰他,哪有在親人痛哭失聲前,陌生人就已經披麻帶孝?艾雷辛的新娘拿一把泥土,闔上艾雷辛的眼睛,在每隻眼皮上灑一些土。伊亞洛扎對她說忘了死者,好好照顧尚未出生的孩子。
Sanny的版本
艾雷辛被監禁在牢房裡,不讓自殺。皮爾金斯認為這是職責所在,艾雷辛卻譴責他毀了自己和許許多多的生命,使得他和族人充滿恥辱、沒了榮譽。隨後,伊亞洛札也前來厲聲責罵與羞辱艾雷辛,他的心中感到萬分痛苦,為自己耗弱、遲緩的意志以及變節的行為,他不斷請求世人饒恕,但她永遠無法諒解甚至同情這個背叛者。
連歐朗弟──他的兒子──也無法忍受名譽掃地,決定替他履行職務,遂成為國王的信差。當他的身體已平躺在地,正讓在場的其他人愕然不已時,艾雷辛怔地猛然以鐵鍊絞死了自己。父子雙亡。
一旁的眾女人持續念誦著輓歌,繼續擺動身軀。輓歌音量增強,燈光漸暗。
書敏的版本
牢房。艾雷辛+新娘,伊亞洛扎、說書人來訪。歐朗弟已代父自殺。怒斥背叛全族人的艾雷辛。見兒子屍首的艾雷辛用手上鐵鍊絞死自己。逝者已矣。新娘隨伊亞洛扎離去。輓歌起。
曉芬的版本
伊亞洛札送來了歐朗地的屍體。艾雷辛猛烈的用手銬上鐵鍊繞頸自殺。
歐朗地在儀式中代替父親死亡,接續起約魯巴人的傳統通道。簡單、堅定、不需要華服、婚禮、或炫耀。
沙貓貓說:最後一幕是悲劇結尾。但是這一幕的結尾是以高度的衝突,以遽然的死亡結束。艾雷辛被生這一岸的欲望所捆綁的自述、他和皮爾金斯的對話,在在透露出他沒有赴死的背後,有其個人的因素。而伊亞洛扎與說書人的現身、歐朗弟的代父赴死以捍衛約魯巴族世界不至傾斜的行為,亦帶給艾雷辛衝擊。至此,似乎也留下一個可供討論的空間:艾雷辛最後的自殺,是因為什麼原因呢?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