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從黑鳥到樂生--寫在樂生被拆遷之前

11 三月, 2007
小小書房

我在聽黑鳥。
聽著聽著我突然難過了起來:為什麼,我們總是讓這些美好的事物,無能為力的,看著他們從我們的身邊消失。
然後,成為記憶,成為一種只能用過去式,而不是用進行式,存在我們生活裡?
為什麼?
因為,我們總是惦念著過去,遙想著未來,然後,總是想著我們還會有很多的現在嗎?


對於黑鳥解散的感傷,可能只是我自己的一種浪漫想像。這世界上無數的樂團散去、聚集,他們各有各自的路途與使命。有些人還在理想的路上潛行,有些將理想埋在自己的生活裡,不唱高調,不講使命,讓自己啞行於人間,卻在心裡點一盞燈,照著他能力所及的人們。
他們活著通常不是為了自己數十載的生命,而是為了更理想的什麼。我不覺得每個人都可以是這樣的人,但是,我想要說,如果平凡的我們願意、更願意,珍惜且支持這樣的聲音,那麼也許,它能夠多抵抗什麼久一點,存在於我們的周遭長一些。
在這個大城市居住十幾年,已經超過我在故鄉居住的時間。我所在的位置,永和,從這裡渡過一條河,那個城,牽繫著許多曾經尋夢者的大都會,他們所窩居的小小的、混亂的、骯髒的、廢墟般的一切,慢慢要從那個城市被掃除。十幾年下來,掃除了很多、很多。新的什麼建立起來了,然而我們生活沒有變得更富有、更幸福,通往更美好的什麼。
但也甚少有人質疑過,那一切只是烏托邦。一個令人垂涎欲滴的餅。餅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分完了,留一些殘渣給我們。
不知情的我們,捧著殘渣,開心所得到的東西。
我們都在這個城裡痛苦著,所以只要有人許我們一個免除痛苦的方案,即便是那個方案是建立在某些人的痛苦之上,我們都欣然同意。
那些某些人,因為某些原因,比我們更為沉默,更為認命,更為不知道權利為何,更無法清楚該如何保護自己所剩一縷的所有--即便那個所有,在許多人的眼裡看來根本就不值一提。
那些人,被稱為弱勢者。
小小有次參加社區培力平台工作坊,曾經有一個北投的奇岩社區發展協會的理事長高美華來分享奇岩社區的營造過程。之中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當社區之力培養起來之後,他們足以去檢視、質疑公部門在當地的開發案,並且要求公部門到公聽會說明。
如果你把你腳下的這塊土地,視為你的家,那麼你就會在意,它長什麼樣子,誰住在那裡,誰在黑夜裡行走是懼怕的,誰在白日流離失所。跟你比鄰而居的人,有一天不再出現了,人們會關心,會談論,會介入。
我們維持著與人的疏離,是因為我們怕被自己傷害,而不是他人。怕自己的熱心被拒絕,被自己的醜陋被看見,怕別人不喜愛自己。
於是我們一個一個散成碎粒,那些擁有鏟子的人便容易將我們鏟起,輕易的將我們丟棄。
通常我們以為那命運不會降臨在安分守己的我們身上。我們以為,那些被鏟起,並且被丟棄的人,跟我們沒有太大的交集,或關係。甚至有時候我們會以為他們才是擋住我們幸福的,通向什麼更美好未來的人。
讓樂生人權決定我們的總統樂生是這樣。有人不免這樣認為著,當我一頁一頁的翻看著青年樂生所建立的網頁,一則一則看著留言之時,我想起那些砂礫的命運。
那些砂礫是每一個的我們。有一天當我們老去,當我們殘疾且喑啞,當我們不慎掉入命運的玩笑之時,我們也許才會感受到那個鏟子的力度。
但在那之前,我們以為我們的生活安然無虞。正是這一點,那些原本相信人性與善良的人們漸漸失去了援助與聲音。
一些東西會順利的被鏟起、無價值的扔棄。接著,歷史會慢慢煙滅某些人試圖要煙滅的東西。
正是這樣的我們,賦予了那些人權力。
下午夏夏MSN跟我說,週末一起到樂生去吧。她說她想要18號去樂生,帶著剪刀與紙,去「為樂生而剪」,每一個去樂生的人,都可以拿到一張夏夏剪的紙。
曾經在小小剪了一個下午,背都挺不直了的夏夏,決定做這件事情不為任何人,我相信她只是為了盡一份力。
人到了,試著去了解、介入、關心,而不是只是聽這邊說,聽那邊講,然後選一邊站,同意或反對。 我的立場很鮮明:定義你要的美好,僅可能不要讓別人去幫你定義你的,並且拒絕他們以你之名,行橫行踐踏之實。
因此,在這裡,節錄鴻鴻的一首為樂生而寫的詩作。那不只是他們的命運,同時也是我們的。
「在你們眼裡
『樂』不是形容詞
『生』也不是動詞
只是一些名詞,並且過了時
而我們,則是一些多餘的標點符號
經過修改、刪除
可以寫成更優雅通順的歷史」--〈山不是家──為樂生而作〉/鴻鴻
附錄:311六步一跪行動」會後聲明稿暨「捍衛人權」記者會新聞稿

10 Comments

  1. 有良知的書店,力挺!
    對了我之前有寫信給你們有關俄國影友會(chung yu),那購買參與卷是要提早還當日即可,謝謝。

  2. chung yu:
    你只要先報名,我們會回信告訴你已幫你登記,
    活動當天再交報名費即可:)
    若沒有收到我們的回信,有可能是信被擋到垃圾信去,
    但我們都會盡快回覆:)
    謝謝你:)

  3. 給小小拍手
    非常感動

  4. 给小小拍手
    也給夏夏拍手

  5. 唉…. 蘇衝衝先生大可擺個闊,雙手一擺說文建會努力過了,否則我相信結果會如北市中山廟一樣付諸流水,更何況對樂生一路本來明朗的承諾呢? 將這一切扼殺的,是一個對舊有文化低視的結果論,你我真的在意樂生的存在?就像捐錢做善事,MSN上的i’M,被熱誠包覆卻忘了追討原來的本意。 我們正被操弄者如此引導著。

  6. 我記得有幾組人在拍樂生的紀錄片
    不知道現在如何了

  7. 寫得好好
    都流眼淚了…

  8. 其實我真的蠻想要大家來看片子
    坐下來大家好好聊一聊
    關於樂生,隔離的究竟是什麼?
    那天在看《被展示的傷口——記憶與創傷的博物館筆記》這本書,
    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對於人類的愚行與罪惡,我們習慣以清掃、掩埋的方式處理.
    可是,非得這樣做不可嗎?
    我記得當年第一次看到《南港二二八》這本口述歷史的書的時候,
    對於書中所描述的,在南海學園的現今的荷花池裡,滿滿是疊堆的屍體的震撼.
    為什麼,總是非得選擇這樣的方式去掩埋現實或者歷史?
    當權者自有其說法與理由,但我不覺得人民有百分之百信服與接受的必要.
    質疑不是你的權力嗎?
    為什麼質疑變成是一種罪?
    不值得我們思索嗎?
    這些現象?

  9. Hi, I post part of your article on my site and also the link. Hope you don’t mind. Keep up the good work.
    http://elgernon25.spaces.live.com/blog/cns!CD2AFC470C3B39DA!450.entry#post

  10. Dear eno,
    請儘管用,不用客氣 :)

Hsinyi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