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

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每個人的怪獸

六月 24, 2006
小小書房

23June2006
無論進度多麼逼人,人的身體自然會用某些方式告訴你該休息。眼睛的疲累、身體的疲憊,都因為未能有充足的休息一直無法回復。今天終於排了時間去趟醫生那邊,希望能夠成為接下來三週緊密進度的加持。
下午幫忙監督裝潢的朋友來到店裡看看進度,天花板已經噴上灰色的油漆,師傅將原先壁面無數的釘洞、縫隙補牆,將書櫃染色,明後還會進行兩天的油漆工事,接下來就要先裝冷氣,將地板垃圾、雜物清理之後,再連絡地板師傅鋪設地板、地毯,最後由水電師傅將燈具、吊扇裝上,盤線,整個裝潢工程就大致完成。


完成之後還要請做設計的朋友來店裡看看,還有沒有什麼細節可以加強的地方。另外在想,是否邀請曾做過裝置藝術的朋友,為店裡的開幕式做個作品。
因為營利事業登記證應該下禮拜會核發,屆時才能申請電話、傳真、網路等;文宣品也因為活動持續連絡當中而無法動工,所以目前極度不確定紙本的DM是否來得及印發,萬一不行,初期便只能透過網路做宣傳了。
離開店面之後,便坐捷運去看醫生。下午的捷運車廂人潮尚可,從包裡拿出出門前隨手塞進的《巴黎的憂鬱》。根據書背的說明,這本書是遠流根據北京三聯出版社的版本重新發行的繁體版,內文裡配置的五十幅版畫插圖,則是來自1935年生活書店所出版的中譯本。然而,令我忐忑焦慮的是,這些插圖的作者是誰,書裡卻不見說明。畫作本身和波德萊爾憂鬱、陰暗的文字搭配的相當好,然而,這些無名的畫作卻變成無法抽離文字而獨立,只能緊緊地依附在文字的肌裡中,才能存在似的。
在《每個人的怪獸》一篇,圖像將文字具象化的結果,加深了文字所描述的:「這怪物並不是一件僵死的重物,相反,它用有力的、帶彈性的肌肉把人緊緊地摟壓著,用牠兩隻巨大的前爪勾住背負者的胸膛,並把異乎尋常的大腦袋壓在人的額頭上,就像古時武士們用來威嚇敵人而帶在頭上的可怕的頭盔。」
被壓負者臉上沒有憤怒也毫無絕望之色,他們被怪物強力趨迫著往自己所不可知的方向前進,認為這怪物是命定、註定與自己不可分離的。「他們行走著,腳步陷入塵土中,臉上呈現著無可奈何的、被注定要永遠地希望下去的神情。」畫作裡被緊緊摟住的人們歪扭著、認命地低下自己的頸項,看不見臉上的細部表情,整個畫面呈現一種強制前行的緊迫感。
作畫的人,到底是誰啊?真是令人難過的謎題。
這篇作品或許很容易被解讀為:人為不可知的「生之庸俗」所趨迫著。好玩的是,在這篇作品中,注視著這些被壓迫者的人,顯然也是個旅人,難道,他不也是被這樣的「生之庸俗」所迫使著的其中一員嗎?
遠流的版本結束於:「旅行者的隊伍從我身邊走過,沒入遙遠的天際,由於行星圓形的表面,人類好奇的目光消失在那裡。」
因此,敘事者的態度究竟為何,在這個版本中成為開放性的結論。然而,在搜尋與本書相關圖片的同時,發現網路上的另外一個版本,在上述那段話之後,敘事者言:「有一段時間,我一直力圖解開這個謎;可是不久,不可抗拒的冷漠控制了我,於是,我顯得比怪獸壓迫的人們更加疲倦了。」
從這失逸的最終段落看來,攫住敘事者的,恐怕是比「生之庸俗」更為強大的另一種怪獸了。
至於,遠流版所消失的這一段文,恐怕得由高人指點才能得知了。

8 Comments

  1. 三聯(遠流版)版的插圖作者是法國畫家Constant le Breton (1895-1985)
    你看插圖角落署名CLB呢。
    沙沙貓這麼緊鑼密鼓地忙碌,看書依然仔細確實,佩服佩服。我連平常日子都讀得含糊哩。

  2. 遠流版掉了一整段實在是個謎;生活、三聯版(就是網路上那個)上頭有著呢。
    又,沙沙貓不妨也參考一下錢春綺的譯本。

  3. 哈,果然貼出來就會有高人指點。
    以我的程度,不可能指望我憑著那模糊的CLB就可以認出作者來的 ><
    上網查了ㄧ下這位布列東的資料,
    發現還是他的版畫對我來說最可親 :)))
    http://constant.lebreton.free.fr/etchings/etchings.html
    我讀得不認真啊,只是看到喜歡的段落才會停下來。
    而且遠流版的這本很難讓我專心,
    ㄧ直被旁邊的圖吸引過去,常常看圖的時間比看文字多好幾倍 @@
    遠流版所掉的這段文,我去對了ㄧ下網路可查到的法文版,
    也是真的少了這ㄧ段,原因嘛……不知道,要問編輯囉。
    錢春綺是光復書局出的那ㄧ版嗎?

    本貓沒有那個版本的……
    誰要好心貼文嗎? :p

  4. 貼全文嗎?別吧,我打字特慢哩。光最後一段OK?
    有好一會功夫,我堅持要弄懂其中的奧秘;可是不久,不可抗拒的「漠不關心」向我襲來,比起那些被沉重的喀邁拉壓著的人們,我卻是被「漠不關心」更沉重地壓垮了。
    (錢春綺將此篇譯為〈人人背著喀邁拉〉;錢譯本好處之一是附上詳盡的譯註。『喀邁拉』譯註:希臘神話中怪異的精靈,有獅子的頭和頸、山羊的身軀、巨蟒的尾巴,轉義為幻想、空想、妄想。……)
    是的,錢版在台灣可見的就是光復書局〈珍本世界名著〉(32)─《惡之花/巴黎的憂鬱》合集;現在只能上舊書店找了。(就中譯文字內容讀起來,我覺得錢譯本比較優……當然,我不懂法文。)

  5. 能在偶然的情況下,又得知一本好書,真是太棒了^^
    不過,在錢氏所譯之「人人背著喀邁拉」的「喀邁拉」這種生物上,
    似乎還有著其他的含意,而非只有「幻想、空想、妄想⋯」等等的意含,
    獅頭頸可指為「個人的雄心壯志」,山羊的身軀可指為「經濟生活的渴望」,而巨蟒的尾巴則可視為「本能的欲求」。
    跟沙沙貓大大所說的「生之庸俗」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呢!^^

  6. 嗯…翻譯真的是大學問。
    不過我覺得亞丁的譯本給了我蠻大的幻想跟各種詮釋的空間。
    那所謂「生之庸俗」的解讀倒沒有從「喀邁拉」的意義去推論的,
    而是從文中所描述的,被壓負者的狀態去感受到的一種強大的趨力。
    閱讀,真的是非常有趣。^^

  7. 沙浮貓
    來潛水幾次了
    我日前也讀《巴黎的憂鬱》 但讀的是志文的版本
    看到妳提到<每個人的怪獸>這篇 先是一愣  因為~~找不到
    仔細看內容  才發現我這本的篇名是<每個有他的妄想>
    譯者胡品清是把”怪獸”的含意~~妄想 直接譯出來
    且缺點是我這本並沒有提到「喀邁拉」
    比如此書的最後一段 他譯
    ”可是,有一會兒的功夫,我堅持想瞭解那神秘;但那不可抗拒的漠然不久就降臨在我身上,而且我從而感到深深的疲勞,比他們被怪物壓壞的更重,我被那漠不關心壓垮了。”
    翻譯真是大學問...

  8. to 寶兒,
    chimère這個字就法文的意義究竟接近於什麼,
    這個得問法文高手了。
    因為就中文來看,幻想跟妄想似乎還有ㄧ段距離呢…
    《巴黎的憂鬱》真是ㄧ本有趣的書。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